首页>等深线>正文
“纠结”粮食收储:产量大县有农民粮食难以直卖中储粮
2018-01-03 08:59:44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危机源于2013年,当时,徐荣有300多万资金,但他想扩建厂区,那需要2000多万资金。为筹集资金,徐荣赊购了溪河镇、白旗镇等多个村农民的稻谷,在将大米卖出后,徐荣挪用了本该付给农民的钱。

按徐荣的计划,工厂建好后,很快可以从银行贷出款来,然后还给农民。但就在厂区和办公楼建好后,启动贷款程序的时候,信贷员因违规操作被问责,贷款一事因此搁浅。

之后,徐荣曾找过其他银行贷款,但因授信额度问题未果。徐荣也找过多位朋友借款、融资,均未成功。至今,徐荣仍奔波在找投资者的路上。

而另一方面,因未履行2015年1月法院调解书约定的还款义务,松花江米业被欠款的农民申请了强制执行。

但2015年11月,舒兰市人民法院下发的执行裁定书称“暂无可执行财产”。

对此,农民表示不理解:“为什么没有财产可执行?办公楼和设备都在那里摆着呢?”

据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显示,2017年1月,舒兰市人民法院对舒兰松花江米业等徐荣实际控制的资产进行拍卖,但该拍卖最后显示流拍。

《等深线》记者向负责此案的舒兰市人民法院法官李玉成了解情况时,被告知“案件还在执行中,不方便透露更多信息”。

过去四年里,被欠款的农民曾多次前往法院,但问题始终未能解决。

有农民粮食难以直接卖入中储粮

舒兰,源于满语,意为“果实”。舒兰市,是全国商品粮基地县之一。中储粮方面提供的信息显示:舒兰是优质水稻核心主产区,水稻年产量在45万吨左右。

为保护农民利益,防止“谷贱伤农”,国家在稻谷主产区实行最低收购价政策。

2015年11月,国家粮食局印发的《粮食收购资金筹集和兑付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各省级粮食局以及中储粮等粮食收储部门,要严格遵守“五要五不准”粮食收购守则:“要敞开收购,随到随收,不准折腾农民;要公平定等,准确计量,不准克扣农民;要依质论价,优质优价,不准坑害农民;要现款结算,不打白条,不准算计农民;要优质服务,排忧解难,不准怠慢农民”。

但被欠下粮款的李桂芝却告诉记者:“我们根本不知道国有粮库啥时候开库,去了不是不收,就是收满了,最后我们不得不卖给粮食经纪人或者加工厂”。

而中储粮方面表示,他们已通过吉林省粮食局网站、吉林日报等,发布相关收购政策,同时有人民网、搜狐网等多家媒体进行转载。

《等深线》记者获取的音像资料显示,2015年11月份,在当地卖稻谷的高峰期,溪河镇农民张建国拉着一拖拉机斗水稻,去中储粮白旗分库等5个粮库卖粮,最终未能成功。粮库方面给出了各种理由和解释。

根据2015年年小麦和稻谷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吉林省水稻最低收购价执行时间为2015年10月10日至2016年2月29日。按规定,吉林市执行水稻最低收购价期间应该敞开收购。

时间回到2017年,国家粮食局批复:从2017年11月24日起在吉林省启动2017年中晚稻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最低收购价1.5元/斤(三等稻)。

吉林省在2017年11月初,公布了舒兰市第一批2017年稻谷最低收购价收储库点9家。

中储粮吉林分公司表示:根据市场价格监测情况和相关工作程序,12月7日,舒兰直属库辖区正式启动最低保护价收购,政策执行期截止到明年2月末。

12月12日起,《等深线》记者跟随几位农民走了8个执行最低收购价的收储粮库。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莲花粮库、平安粮库、白旗粮库和舒兰粮库四家中储粮舒兰直属库分库称仓库已满,完成收储,不再收储。


白旗粮库称仓库已满,完成了收储任务。 《等深线》记者 李超 摄影白旗粮库称仓库已满,完成了收储任务。  《等深线》记者 李超 摄影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纠结”粮食收储:产量大县有农民粮食难以直卖中...

2017年12月13日,吉林省舒兰市笼罩在一片茫茫白雪中,气温降至入冬以来最低点——零下二十七度,阳光耀眼,但路面上的雪丝毫没..[详情]

官员指认“幕后老板”李彬,曾否认与郭伯雄家族有...

面对镜头,地方官员承认,在一个拖了七年的城中村改造项目上,和他们打交道的是一个幕后老板——李彬,同时这名官员承认政府提..[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