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等深线>正文
赛龙式宿命:在共青城的复活与死亡
2017-11-11 09:04:22作者:程维 郝成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第三次由北京猎象重组,则出现了前述1.5亿元资金被转走的问题。

第四次则由四川发展资产管理公司在2017年7月开始进行重组,但“共青赛龙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例77起、被9次纳为失信人;深圳赛龙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例有85起,被14次纳为失信人,川发资管认为合作有障碍”。

“这么多次重组,都失败了,可见这条路是不是根本就走错了?破产,也并不一定意味着政府的债务完全灭失啊,所以这件事还是应该从最初的介入上就进行反思才对。”国内一位多次参与企业破产重组的律师告诉记者,他认为这件事背后仍存在一些蹊跷,留待查明。

“过去是全民炼钢,现在是全民招商。尤其是县级政府,落后地区,竞争很激烈,大家争着给企业更好的政策,但这会不会导致有的企业就是为了套政策资金来的?”九江市以为要求匿名的官员认为,这些年国内的招商,正在引导企业家变为“外商”“外国人”,再回来享受政策。

共青城商务部门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在过去几年中,先前引进的40家手机及相关产业企业,“跑得只剩下10来家”。

那个曾经年产1亿台产值300亿元的规划,也被证明未能在2015年实现。不过,记者注意到,当年,《共青城》报还报道称有另一家企业进驻,同样,准备建设手机产业园。

原定于11月2日开庭的,赛龙涉逃税罪上诉案件,因辩护方新提交证据,延期。

代小权的律师谢民告诉记者,两年前既已得知代小权和赛龙的遭遇,一年前正式介入,他们是一个四人律师团队,曾对此事做大量调查,包括上市公司用于重组的1.5亿元的去向问题……他们转达代小权观点:若非政府介入,重组早已成功。

詹政则多次接受媒体采访,指出自己尽力挽救企业,未有对方指控的非法拘禁、索要股权等行为,自己“问心无愧”。他婉拒记者采访时称,自己不是重点,在政府工作序列里,他既非党员,也没有政府工作经历,“仅仅是个来挂职锻炼的教师”。

不过,在等待来自法院及调查人员的答案过程中,如前述官员所讲,当地官员似乎已经开始,从招商导致的政商关系这个层面反思这场“婚姻”,且充满了宿命论的意味。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小马奔腾的最后赌局

小马奔腾前董事长特别助理、编剧孔二狗则告诉《等深线》记者,签订对赌协议时,金燕并不知情。[详情]

中石油紧急向国家发改委汇报:200亿天然气投资遭...

广西管网百色分输站由于土地是租用的中石油的,其设备和建设成本如果透明公开市场化运作最多在200万左右就可以拿下来。即使按..[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