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等深线>正文
赛龙式宿命:在共青城的复活与死亡
2017-11-11 09:04:22作者:程维 郝成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当然,如果翻开共青城市地方志,即使在2011年,赛龙也不是当地最大的引进项目。

2013年的危机究竟是如何开始并逐步深化的,各方说法存在差异。企业认为是政府换届后出现抽贷导致,而政府则称企业“共青赛龙在2012年起摩托罗拉的订单骤降,其很多贷款都是用信用证或订单做抵押,故银行缩减其贷款规模。”

记者从当地证实,在2013年赛龙出现拖欠工资、原料款及工程款问题后,时任分管金融工作的副省长曾专程前来调研。“对赛龙帮扶作重要指示,要求各金融机构服从大局,支持赛龙,做到不抽贷、不压贷、不减贷。”

记者还从公开出版物中证实,上述调研发生在2013年8月9日,陪同省领导调研的有江西省工信委副主任、中国人民银行南昌中心支行副行长、省银监局副局长、省政府金融办领导等。

不过,对于2013年时赛龙的状况,双方存在巨大争议。代小权则在看守所向钛媒体回忆称:2013年6月开始由于华为手机业务需求上升,赛龙公司两个月的在手订单近10亿元,全年近60亿元。

这一年年底,江西财经大学金融学院系主任詹政,接受省委统一安排到共青城市担任副市长,任期两年。他作为政府主管官员参与了赛龙公司的处置工作。

詹政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政府介入赛龙重组,一是因为代小权恳请政府帮忙;二是政府因为曾给赛龙融资尚未收回,为了保护国资不受损失。

对于为何不先进行破产?詹政称自己曾向市委作出破产建议,但相关领导担心破产会让国资受损未采纳。按照此说,破产已经不再是选项之一。虽然在关于企业陷入困境的诸多论文中,论者普遍认为先行破产再进行重组,是最为合法合规的处理办法。

詹政的一名学生在撰写的论文中,曾以赛龙为例,讲述他们曾根据“收回国资”这一目标,设计了重组路径。其引用的“企业内部资料”及审计报告称,共青赛龙存在向赛龙深圳交易及输送资金的情况。

而记者获得的一份资料称:2010年主营业务收入3.54亿元,净利润0.07亿元;2011年主营业务收入10.88亿元,净利润0.19亿元;2012年主营业务收入20.18亿元,净利润0.68亿元;2013年主营业务收入7.63亿元,净利润则为负4.01亿元,四年累计亏损3.07亿元。

此外,双方还就缴税等细节存在不同说法。比如企业指责政府未将应返还给企业的税收资金返回给企业。而政府则称返还的前提是企业应该先足额缴上……

诸多争议,因为双方均未完整出示相关证据而被舆论指为口水战。但当地官员和代小权的律师都指出,因为赛龙涉逃税案件正在二审阶段,这些证据不适合放出。

代小权在2014年被限制人身自由,企业方称,代系被詹政等人带警察非法拘禁,而詹政则称他是应代小权请求,带警察把代小权从找他讨债的黑社会手中救出并保护了起来……

代小权一方指责詹政借重组索要股权,而詹政则否认并称“问心无愧”。

宿命与启示

记者从当地证实,江西省多个部门已经派员调查此事,而当地相关部门也表示已经将所有涉及赛龙的资料上交并配合调查。

来自当地官方的资料,回忆了赛龙陷入困境之后的四次重组,以及失败的主要原因:第一次为台湾信亿在2013年10月至2014年9月间,由台湾信亿收取一定报酬和资金占用费,向赛龙提供运营资金及材料采购款,但因“双方利益分配不均,导致矛盾重重,最后台湾信亿退出”。

第二次发生在2014年9月至2014年12月间,“在赛龙推荐下”,共青城市市政府与北京猎象资本签署合作备忘录,随后猎象资本引入四海股份主导重组。“四海股份制定的方案,紧紧围绕深圳赛龙的核心利益进行设计,严重损害政府的利益。期望在通过该方案做实深圳赛龙对过共青赛龙的3亿元出资,且忽略了香港赛龙、成都赛龙等外设机构占用共青赛龙资金的现实。”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小马奔腾的最后赌局

小马奔腾前董事长特别助理、编剧孔二狗则告诉《等深线》记者,签订对赌协议时,金燕并不知情。[详情]

中石油紧急向国家发改委汇报:200亿天然气投资遭...

广西管网百色分输站由于土地是租用的中石油的,其设备和建设成本如果透明公开市场化运作最多在200万左右就可以拿下来。即使按..[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