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等深线>正文
赛龙式宿命:在共青城的复活与死亡
2017-11-11 09:04:22作者:程维 郝成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编者按/来自江西省多个部门的调查人员,正在为赛龙与共青城的“争吵”寻找一种答案,某种意义上,也是一次“政商”关系复盘。一个是刚刚从上一次“死亡”中“复活”的企业,一个是新近建市并雄心万丈的政府,二者从2010年通过招商“闪婚”,到2013年陷入困境,蜜月期结束。此后重组过程复杂,细节众多,双方关系趋于紧张,并最终崩裂。但这一切,若置于手机行业与地方招商的主线条与大江湖中,一切似乎又如同命运般难以逆转,充满隐喻。


一线调查

赛龙在共青城的复活与死亡

究竟是“绑架”还是“营救”,是“正常死亡”还是“谋杀”?江西共青城,一家名为赛龙的企业之死,引发各方针锋相对的“阐释”,造成舆论漩涡,也给招商构建的“政商”关系带来一次特殊的检视。

整整十年前,总部位于北京的“赛龙”就死过一次,彼时舆论惊呼“手机设计产业旗帜”倒下。代小权接过其深圳部分,三年后,2010年,赛龙在共青城满血复活——从过去的设计主业,延伸至ODM。

“两个月签约投产”的速度背后,是共青城这座新建城市的招商饥渴,以及,从中央到省里的特殊重视和期待。共青城一度宣称,要成为“北上深”之外的第4个手机产业基地,规划了万亩产业园,计划2015年实现整机产量过亿台、销售产值破300亿元。

结盟之时,共青城许诺解决两亿元融资——其前一年的财政收入才刚两亿元。更多优惠政策,足以让二者甜蜜启程,飞快推进。此后两年,赛龙税收、就业贡献颇巨,也不断登上地方媒体头条。但2013年,企业走向困境——企业认为地方抽贷所致,而地方则称市场使然。

矛盾在重组中升级,政府认为给赛龙的融资系国资,不容损失;企业则认为政府这个特殊的债权人,已然超出了其权利边界。双方的斗争,最终被媒体具象化为两个人:赛龙董事长代小权和时任副市长詹政。前者因涉嫌个人逃税被限制自由,后又以公司逃税被公诉,一审获刑两年。后者则在卸任副市长回到学校后,仍被媒体和律师追问,被纪委喊去聊天。

反观双方,政府招商和企业发展,都曾依靠甚至依赖“优惠政策”,但当市场开始给出更为残酷的选择之时,这种依托优惠政策发展的模式,便有了宿命的味道。然而,中国经济的升级换挡,却恰恰取决于地方政府和企业,能在多大程度上摆脱“赛龙式宿命”的纠缠与禁锢。

“复活”与“闪婚”

“中国手机设计研发旗帜倒下!”2007年6月29日,中电赛龙正式宣布倒闭,引发行业媒体惊呼,玩设计的,正在没落。

当时,中电赛龙仅拖欠物业公司的费用就达400万元,而媒体报道法院查封中的资产只有47万元。员工讲述,实际上当年4月,即已开始拖欠工资。

Cellon International(赛龙国际),由孙景春等人于1999年11月在美国加州硅谷设立,当年就和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CEC)在北京成立合资公司中电赛龙(中电赛龙通信研究中心有限责任公司,CECW)。

2001年10月,中电赛龙并购飞利浦手机研发中心。当年,飞利浦净亏26亿欧元决定重组手机产业——将其设计及制造业务完全外包。当时外媒称,这是一个熟悉的套路:把亏损的东西交给更廉价的亚洲去做。

伴随收购的,是绑定协议:飞利浦的手机设计必须从赛龙购买。收购之后,2002年,“赛龙系”的发展进入顶峰,员工过千,是世界最大手机设计公司。

“2004年的时候我们曾经创下了出货1260万部的纪录,那年我们的销售额超过了1亿美元!”中电赛龙曾经的“No.7员工”陈征,在2007年向媒体回顾称,2004年时,中电赛龙通过了美国证监会的审核,已经准备登陆纳斯达克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小马奔腾的最后赌局

小马奔腾前董事长特别助理、编剧孔二狗则告诉《等深线》记者,签订对赌协议时,金燕并不知情。[详情]

中石油紧急向国家发改委汇报:200亿天然气投资遭...

广西管网百色分输站由于土地是租用的中石油的,其设备和建设成本如果透明公开市场化运作最多在200万左右就可以拿下来。即使按..[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