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等深线>正文
等深线|李文星身后的蝶贝蕾生存法则
2017-08-14 10:45:41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衣服是从后来的朋友那里拿来的。”王朋想了想后又告诉记者。

“如果有人生病了没钱看病怎么办?”记者问道。

“那只能等发工资有钱了才能去买药。如果实在撑不住了,就得由‘管家’去跟‘领导’汇报,由‘领导’决定是否去看病吃药,看病钱以后还要从工资里扣。”王朋说。

组织的“安保系统”

静海一直被传销人员视为蝶贝蕾组织的发源地、北派传销的代表地区之一,虽然近年来当地政府对于打击传销的力度有增无减,但民间仍流传着“中国传销看天津,天津传销看静海”的口头禅。

对于传销组织为何在静海“阴魂不散”,马胜玲认为:“因为静海是蝶贝蕾的发源地,最初蝶贝蕾的传销成员就是从这里散布到全国各地,一些传销头目不敢在自己的家乡搞传销,只能在比较熟悉的静海搞,由于熟悉静海的地形,所以方便指挥和带领成员逃跑,且各个传销窝点距离较近,可以互相通风报信。”

当谈到如何规避警察的抓捕时,王朋颇有几分自豪地告诉记者:“我们就像‘游击队’一样,警察想抓到我们很难。”

通常,传销组织喜欢扎堆集中在某个区域。根据王朋的说法,曾经有超过十个传销组织藏匿在同一个村中,其中大部分是蝶贝蕾的传销组织。为了区分不同的组织,各组织往往以“领导”的籍贯命名。王朋所在的组织领导为甘肃人,对外就自称蝶贝蕾甘肃分部。

当数个传销组织聚集在同一个村子,他们就会互相联系,形成统一的“安保系统”。

以蝶贝蕾传销组织为例,“扛家”和“管家”需要轮流在村口、路边、交叉口等地点站岗。有时,一个村中每隔三四十米就有一个站岗人员,且相邻的岗哨均为不同组织的人员。

一旦发生情况,站岗的人会用约定好的暗号相互通知,窝点内的传销人员在收到逃跑信息后,立马按照之前“演习”的路线向庄稼地、草地逃跑。

王朋还告诉记者,有时候组织在不同的地方都租有房子作为预备,一旦一个窝点被查,立马转移到另一个窝点。“最远一次逃跑,我们在树林里穿行了十多公里才到了另一个窝点。”

蝶贝蕾不同的分部之间也有相应的联系,往往几个分部会共用一个或几个备用窝点。由于信息互通,一个村子遇到抓捕,邻近几个村子的传销人员就已经提前逃跑了。

“他们跑得真的特别快,有一次遇到他们逃跑,我们这些拿着瓶矿泉水瓶的人,硬是没有追上背着东西逃跑的人。”在交谈中,一名反传销人员笑着告诉记者。

“那是,我们平时都有锻炼,天天吃素养身子,你们不锻炼还吃肉,怎么可能跑得过我们。”王朋回应道。

躲避警方的逃跑行为,在传销组织内被称为“躲负面”。

“经历很多了,经常半夜三四点钟被通知逃跑,我们就跑到树林中一直待到第二天晚上一两点才回去,睡了不到几个小时,又通知我们‘躲负面’,有时真的遇到警察来搜捕,会把家里的东西全部带走,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就在一起唱《从头再来》互相激励……”王朋回忆道。

静海之后会是哪儿?

“这次静海的抓捕行动端掉的窝点远比抓到的人员要多得多,说明大部分人员已经流窜了。”一名反传销人士告诉记者。反传销人士对传销组织常规的逃跑路线略有掌握,以静海为例,一旦有风吹草动,大部分涉传人员一般会逃到廊坊、沧州等地,小部分则会去往天津武清区一带。

“静海传销之所以猖獗,有几个点是非常重要的,静海毗邻天津,与北京的交通也较为便利。北派传销正是利用了一些年轻人渴望有大城市奋斗的机会,以各类工作机会的名义欺骗年轻人,例如河北燕郊镇传销屡禁不止,也是同样的原因。”马胜玲说。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等深线|李文星身后的蝶贝蕾生存法则

蝶贝蕾,一个自2005年即已出现的传销组织,至今仍活跃在河北、天津等地。大学生李文星生前即被骗至蝶贝蕾天津静海一处窝点,后..[详情]

等深线|九寨没有天堂

“你必须加速通过,越快越好,上面一直在掉石头,”8月10日凌晨1点,阿坝州工程机械应急救援大队的一位救援队员对《中国经营报..[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