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等深线>正文
等深线|李文星身后的蝶贝蕾生存法则
2017-08-14 10:45:41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当记者问到了涉传人员是否提高了超市的收入时,老板笑了笑说道:“一群陌生人在村里一天到晚地晃悠还是挺烦人的。”

但并不是所有的村民都与涉传人员和平共处,在大口子村与义渡口村的路口,一名村民告诉记者;“在出事(指李文星意外死亡事件,记者注)之前不久,传销的人和村口开黑出租的人起了冲突,一个开黑出租的人,送走一名从传销窝里跑出来的人,后来一群传销的人去找那个司机的麻烦。”

假招聘与假女友

招聘的戏码仍在上演,目标群体,仍是和李文星一样刚刚毕业的大学生。

沧州火车站,从东北赶来的李明(化名)和从石家庄赶来的李红(化名),决定一个离开,另一个留下。留下来的李明,将设法救出自己的大学同学张刚(化名)。

三人同为某高校应届毕业生,一个星期前,他们三人计划一起去沧州的一家影视公司面试。

李明他们在招聘群众演员的QQ群里看到公告,工作位置在沧州,每月4500元的薪酬,包吃包住。在跟对方电话交谈之后,感觉条件不错。三人决定一起去面试,但张刚到沧州最早,先去公司面试。

“我在来沧州的火车上,张刚给我发一条短信,说感觉不对,让我先等等,再后来和他打电话,说话的语气和平时完全不同,等到了沧州就再也无法联系上张刚了。”李明说。

这里曾常年都有寻找传销者的亲属身影,但现在传销组织在打击行动中逃离。 《等深线》记者 孙吉正 摄影

虽然李明无法联系上张刚,但张刚却仍通过微信和李红联系,且告诉李红到达火车站后,联系公司去接她。但李明制止了李红:“学校之前也发生过学生被骗到传销窝点的事情,再加上这几天在网上看到的报道,感觉他(张刚)已经被骗到了传销窝里了。”

交谈时,李红已经订好了回家的车票,李明说:“她一个女孩子,让她先回去,我在这儿想法救他(张刚)出来。”

但对于如何救张刚出来,李明仍是毫无头绪,“已经去派出所了,但我们不知道他具体在哪儿,根本没法出警营救。”

在反传销人员的带领下,《等深线》记者见到了刚被解救出来的王朋,这位刚满20岁的年轻人,已在蝶贝蕾组织中待了一年有余。

“我自己的事我可以说,其他的人就别问了,我不会出卖我的朋友。”面对记者,王朋申明道。

初中毕业后就一直在南京工作的王朋,网上认识了一名网友,并很快建立“恋爱关系”。为了见到“女朋友”,王朋从南京飞到北京,又从北京辗转到了廊坊某地,终于见到了他的“女朋友”——一名传销组织的男性成员。

后来他才知道,那场网恋中的语音聊天,是由另一名女性成员完成的。而在组织中,他始终也没有和任何成员有过恋爱关系,因为“行业”是禁止恋爱的。对于被骗的事情,他们告诉王朋,这只是一个“善意的谎言”,目的是将王朋“带到行业内发大财”。

“组织”里的规定

加入组织后,新人的手机和证件甚至随身的行李都会被以“帮忙保管”的名义没收。之后,组织会要求新人说出手机的解锁密码,如不服从,“领导”会指挥下属殴打,直到说出交出手机和密码。

在进入传销组织的一年多时间里,王朋没有与父母、亲人联系。“他们不让我给父母打电话,否则就打骂我。”

但随后的交流中,王朋却告诉记者:“他们(父母)根本不了解我的事业,没法和他们交流,只有行业(传销组织内的成员都自称为行业成员)内的人才懂我的事业。”

在蝶贝蕾的组织中,都有着严格的管理制度。每个团队都有一名“领导”,“领导”在组织中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和权力,任何人都必须无条件服从其命令。比如,在吃饭时,必须是“领导”坐下用餐后,其他人才可坐下吃饭,“领导”用餐之后起身离开,其他人才能起立。组织内任何事情都是由“领导”的意志所决定的。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等深线|李文星身后的蝶贝蕾生存法则

蝶贝蕾,一个自2005年即已出现的传销组织,至今仍活跃在河北、天津等地。大学生李文星生前即被骗至蝶贝蕾天津静海一处窝点,后..[详情]

等深线|九寨没有天堂

“你必须加速通过,越快越好,上面一直在掉石头,”8月10日凌晨1点,阿坝州工程机械应急救援大队的一位救援队员对《中国经营报..[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