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等深线>正文
等深线|李文星身后的蝶贝蕾生存法则
2017-08-14 10:45:41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1分钟速读提示

1.“上个星期突然间就全没了,这两天警车天天来转,搞传销的人早就跑了。”

2.王朋从南京飞到北京,又从北京辗转到了廊坊某地,终于见到了他的“女朋友”——一名传销组织的男性成员。

3.“这裤子根本不是我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脏。”

4.当数个传销组织聚集在同一个村子,他们就会互相联系,形成统一的“安保系统”。

5.北派传销正是利用了一些年轻人渴望有大城市奋斗的机会,以各类工作机会的名义欺骗年轻人,例如河北燕郊镇传销屡禁不止,也是同样的原因。

《等深线》记者 孙吉正  天津 沧州报道

“我不会出卖朋友。”被假“女友”骗入传销组织一年后,王朋(化名)被营救出来,接受《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采访时“申明”道。

“领导”意志决定一切、“管家”负责喂饱你、“扛家”负责收拾你;经常“忆苦思甜”、规定“三谈三不谈”、只抽“行业烟”;拥有统一的“安保系统”、自称“游击队”演习“跑负面”、唱着《从头再开》搞重建……

蝶贝蕾,一个自2005年即已出现的传销组织,至今仍活跃在河北、天津等地。大学生李文星生前即被骗至蝶贝蕾天津静海一处窝点,后意外死亡。此事引发公众高度关注,相关部门亦开展大规模打击行动。

静海,一时变得异常安静。但蝶贝蕾仍在,只是暂时转移了阵地,其精神、暴力控制体系,已有十二年成长史,这从王朋这样的“受害者”表现可见一斑。

假工作和假女友骗术下的传销蔓延仍在继续。

风暴后的静海

李文星意外离世20多天后,8月6日凌晨,天津市静海区共出动执法人员2000余人,开展打击传销的“凌晨行动”。截至6日上午11点,已排查村街社区418个,发现传销窝点301处,清理传销人员63名。

1994年出生,毕业于东北大学的李文星,通过BOSS直聘平台找工作,疑遇 “李鬼”公司,2017年7月14日,李文星的尸体在天津市静海区G104国道旁水坑里发现。事发后,媒体报道称其生前进入蝶贝蕾传销组织。

传销人员往往住在村中,其住宿点极为简陋。图为一次查处行动中发现的涉传销人员。   受访者供图

距离李文星遇害地点最近的,是大口子门村,村子向西几公里即事发的104国道,两者中间的公路两旁是绵延的荒草山地;村子向东则是静海区城区,静海区第六中学正位于大口子村与义渡口村之间,当地村民称,村子离静海老城区三四公里,但没有公交经过,只能打“黑出租”。

“上个星期突然间就全没了,这两天警车天天来转,搞传销的人早就跑了。”一间开杂货店老板告诉记者。大口子村内,只有零落的几个村民在墙边乘凉,鲜有行人。

“这些传销的人一般都会交付几个月的房租,且租金给的比普通居民给的要多,有时候住了不到一个月人就没了,房东相当于白捡几个月的租金,村民知道租给的人是搞传销的,就将出租的院子的物品全部搬走,但他们也不在乎。”大部分院子大门紧闭,记者只看到两名老人在门前乘凉,其中一名老人告诉记者。

在院子内玩耍的小孩听到对话后,也从院内跑来告诉记者:“以前有个传销的人就在那边岔口蹲着玩手机,家里的人都说不要接触他们。”

“我出来溜达一圈就知道他们全跑了,在村口、路边站岗的人都没影了。”另一名老人说。村民表示:“少说也有七八年了,传销窝有多少这个可说不清,这几天在这个地出没,再过两天就没了人影。”

乏味、简单的伙食却被传销“领导”称为“忆苦思甜”。 受访者供图

大部分村民都告诉记者,“那些人”平时并不是特别吵闹,没有太影响居民的日常生活。村内一个小超市的老板告诉记者:“平时他们都是三三两两地过来买东西,一般只买些矿泉水、鸡蛋、火腿肠之类的东西,有时会来买低廉的烟,且都是成条的购买。”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等深线|李文星身后的蝶贝蕾生存法则

蝶贝蕾,一个自2005年即已出现的传销组织,至今仍活跃在河北、天津等地。大学生李文星生前即被骗至蝶贝蕾天津静海一处窝点,后..[详情]

等深线|九寨没有天堂

“你必须加速通过,越快越好,上面一直在掉石头,”8月10日凌晨1点,阿坝州工程机械应急救援大队的一位救援队员对《中国经营报..[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