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等深线>正文
国安府的秘密
2017-07-03 21:47:23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2014年10月8日,湘西中院再次致函北京市国土资源局西城分局:“B地块完成拆迁,请3日内办理土地登记手续,其他地块待成就后,可独立分宗办理。”

根据庄胜方面的向《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提供的情况,由于是一份土地出让合同,庄胜二期A-G七个地块是不可分割的宗地,是一份土地转让合约。经上述操作后,中信国安得以将庄胜二期B地块抵押融资,才有了国安府一期项目启动和销售。

两年多后,2017年3月22日,中信国安取得了国安府剩余地块的土地证。而2017年2月16日,中信国安已取得上述土地的开工许可证。

法律规定,只有先取得土地证,才能申请开工许可证。对此,中信国安以及国安府负责人并没有对《等深线》记者做出解释。

成本争议

2013年7月,西城区规划局发布信息,A-G地块被纳入北京市棚户区改造和环境整治项目。而4年之后,最高法做出裁决,信达需将地块还予北京庄胜。

最高法判决后A-G地块面临易主后,2017年4月20日,中信国安出具给法院的成本说明中载明:项目取得费用37亿元、拆迁26亿元、建筑安装62亿元、市政园林5亿元、配套10亿元、利息及融资费46亿元、期间费用11亿元。

上述材料显示,截至判决书出台之日,中信国安资金投入的项目包括362户总共8317平方米的拆迁以及B地块56000平方米的住宅建设。北京庄胜负责人张沛对其中一些数据提出质疑, “比如,建安成本62亿元,则意味着每平方米的建安成本高达11万元。”

“市政园林还没有开始做。”国安府负责人在接受《等深线》记者采访时表示,不知道这些数据的来源。

中信国安接受有关媒体采访时,还曾表示拆迁费花了150亿元,意味着每平方米高达180万元。北京庄胜负责人张沛认为,从市场操作经验看,2013年到2017年间,该区域平均拆迁价格约25万元每平方米,因此即使这8317平方米全部按住宅类拆迁算,总拆迁费用最多也就20.8亿元。

《等深线》记者获得文件显示,中信国安以国安府所在的A-G地块做抵押并担保,获得了三家公司160亿元的信托贷款融资。其中,上海爱建信托60亿元,平安信托70亿元,太平资产管理公司30亿元。

国安府项目因最高法的判决处于重大变化之中,带来的风险则是信托受益人的信托收益危机。国安府项目负责人对《等深线》记者表示:“对融资不知情。”

中信国安有关负责人在接受《等深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北京庄胜胜诉后国有资产面临重大流失。“希望有关部门予以重视。”

不过,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11月摘牌时,中信国安是中信集团全资国有企业。而两年后的2014年8月,中信国安启动混合所有制改革后,100%国有股权已经降为20.945%。

另外,信达投资在2012年挂牌转让A-G时,还设置了诸多受让方的资格条件。其一,上一个财务年度总资产不低于200亿元人民币。其二,自2011年1月1日至今,受让方或其同一母公司控股的房地产公司在北京开发过危改项目并拆迁单个危改项目1000户以上,或在其他省会城市开发过危改项目并拆迁单个危改项目3000户以上。

这被业界称之为“量身定做”。彼时,中信国安仍为全资国有企业,两个国有企业之间的转让并没有引起多大关注。两年后,中信国安转为混合所有制企业。

一法律人士表示,最高法判决解除信达投资和北京庄胜之间的合约,并判决信达投资支付10亿元的违约金,信达投资真正面临的中信国安的索赔问题。“最高法判决后国安府继续施工带来的损失,信达投资可以拒绝。”

在国安府现场,施工仍然在紧张进行中。有知情人士告诉《等深线》记者,在最高法做出判决后,D地块的施工紧急启动。“等我查清楚准确时间后告诉你。”国安府项目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国安府的秘密

北京宣武门向南不到千米,庄胜崇光百货东侧,即中信国安府一期的工地现场。2017年6月末,两栋住宅楼的外立面安装工作已经将近..[详情]

富士康退股乐视致新,郭台铭贾跃亭分道扬镳

富士康退股乐视致新,曾经共同豪言要赌一把未来的贾跃亭与郭台铭,如今正在“背向而行”,越走越远。[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