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等深线>正文
国安府的秘密
2017-07-03 21:47:23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作为项目公司,信达置业于2009年10月20日成立。然而,在信达资产挂牌出让前,北京庄胜参股信达置业20%并未实现。2013年12月,北京庄胜向北京高法起诉信达投资,要求解除协议、返还项目,并支付违约金。

信达投资等则表示,北京庄胜在信达投资和信达置业多次发函催促下拒不办理商务部门的前置审批以及增资手续,庄胜公司未能取得20%股权则是其自身原因导致的。

最高法查明,选择入股信达置业包含商业利益,属于北京庄胜的合同权利,信达资产应予尊重。“只有信达投资和信达置业取得A—G地块开发立项,北京庄胜增资入股才能取得北京市商务部门的批准,但在信达投资对外转让信达置业100%股权时并未取得项目开发立项,北京庄胜不能入股是信达投资和信达置业导致的。”

根据有关规定,北京庄胜作为外资企业进入内地,必须先有项目并在相关部门获得立项,然后向商务部门审批,才能到工商部门办理成立公司手续。

基于合同纠纷中的契约精神和意思自治,最高法最终做出了解除协议返还权益,且信达投资支付10亿元违约金的判决。

B地块土地证

基于最高法判决、以及北京庄胜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纠缠在起诉中放弃了已成型的B地块权益,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甘培忠盛赞,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遵守了合同法,合同解除后返还的权益不仅局限于原有的合同权利,也包括其所指向的、履行过程中衍生的必然权益,因此最高人民法院判决返还与目标地块相关的一切权益完全正确,执行中不应存在任何疑义。“既有利于保护守约当事人、又有利于社会整体。”

北京庄胜为什么宁愿放弃B地块土地及收益,也要坚持选择信达投资,而拒绝中信国安。“北京庄胜有着多年房地产操盘经验,当时与信达合作时沟通顺利,因此虽然是项目公司小股东,但庄胜相信与信达合作时可以发挥相互优势,将项目做好。”北京庄胜负责人张沛表示,“但是换了中信国安,庄胜没有信心,所以也无法把控项目的利润,中信国安现有的表现,已经证明它是一个强势的难以合作的公司”。

北京庄胜方面提供的情况显示,该地块需要拆迁的业主共5200多户,北京庄胜已完成85%,2009年信达投资接收时待拆迁户为362户。

2012年12月,中信国安以40亿元的价格取得项目公司信达置业100%的股权,从而接手信达投资手中的A-G地块,获得土地71877平方米。中信国安接手后,A-G被规划为国安府,建筑规划总面积为396356平方米,其中地上建筑面积为295851平方米。

在B地块上开发的国安府一期面积为56000平方米,2014年开盘均价超过8万元每平方米,户型从160平方米到280平方米。

北京庄胜方面提供的材料显示,信达投资与庄胜合作期间,迟迟未取得项目开发立项,中信国安接收后,A-G地块相关手续进展明显提速。2013年5月10日,A-G地块完成项目立项工作。

根据《城市房地产管理法》规定,土地拆迁没有结案,就无法办理土地证,无法办理土地证,即无法变更开发主体。基于棚改项目可以获得手续办理、税收等方面优待,A-G地块在法律的名义下实现多次辗转。

信达投资与北京庄胜签订合作协议后即面临这一困境。为此,信达投资以收购其湖南中行债权,并与北京庄胜签订协议,借助湘西中院执行将A-G地块变更到项目公司信达置业的名下。

然而,湘西中院于2014年9月28日再次向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为A-G地块项目公司信达置业协助执行办理土地证。2014年9月30日,北京市国土资源局西城分局以“仅B块土地拆迁完成,不具备办理土地证”回复。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国安府的秘密

北京宣武门向南不到千米,庄胜崇光百货东侧,即中信国安府一期的工地现场。2017年6月末,两栋住宅楼的外立面安装工作已经将近..[详情]

富士康退股乐视致新,郭台铭贾跃亭分道扬镳

富士康退股乐视致新,曾经共同豪言要赌一把未来的贾跃亭与郭台铭,如今正在“背向而行”,越走越远。[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