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等深线>正文
与“空气监督者”谈谈北京空气
2017-01-13 21:33:34作者:李艳洁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北京有12个国控点位,最早的建于1986年,最新加入的也是2005年之后。这12个点位中,1个是清洁背景点,全市空气质量考核所依据的数据则是基于11个国控点位计算的,这一方面是国家的统一要求,二是考虑到数据延续性,国控点不能随意变动。虽然我们也建设了很多其他点位,都不会参与计算城市的总体空气质量情况。

  《等深线》:监测交通污染源的路边交通点,在《环境空气质量监测点位布设规范》(征求意见稿)编制说明中,是“一般不参加”所在区域环境空气质量评价,但是在正式发布的《环境空气质量监测点位布设规范》中没有提到这一点。交通点位的分布区域和环境空气质量评价点的点位区域并不重合,为何不考虑计入污染物浓度数据呢?

  李云婷:在评价空气质量时并不是只考虑比较清洁的点位和污染物浓度较重的点位,北京市的国控点位分布在城市里,是城市平均状况。交通点位是用来监测交通污染源的,只要硬件条件允许,我们是尽量离马路近的位置,比如南三环西路的点位是放在主辅路之间的,去反映交通环境空气质量情况。

  PM2.5颗粒比较轻,会在空气中悬浮比较长的时间。我们每年发布PM2.5的空间分布图显示,北京PM2.5的分布是很明显的南高北低的梯度,其他污染物的分布则呈斑块状的特征,比如交通源附近二氧化氮比较多,有些城市的PM10比较高,二氧化硫也是,但PM2.5不同。

  交通点位的PM2.5浓度并不像想象的那样与一般城市环境站有很大的悬殊。但是因为汽车尾气主要是气态的,比如二氧化氮这些来自于机动车的污染物的浓度却比城市环境的高很多,颗粒物(PM10和PM2.5)也有一些。交通点位的PM2.5比其他点位略高一些,这种差别与北京PM2.5南高北低这种显著的空间差异比起来是相对微小的。

  但交通尾气包括二氧化氮、有机物等,这些都是PM2.5前体物,在大气中会和小水滴、其他凝结核等结合或附着,并在空气中发生二次反应,形成气溶胶,是一种介于液态和固态之间的混合物,是PM2.5的主要组成部分。此外,交通会造成道路扬尘,与工地扬尘一样,也都是PM2.5的来源。

  周一鸣:大气是流通的,污染物是会扩散的,即使点位在看起来环境比较好的地方,监测的也是一片区域的空气质量,在污染源附近的监测、比如靠近烟囱,显然会失真。考核区域空气质量和考核污染源是不同的,要考虑扩散因素。实际上一个区域内的空气质量,只要不是在污染源附近都差不多。污染源在线监测是另外一个监测系统,和空气质量考核不同。

  《等深线》:有学者认为机动车污染被低估了。这是否和对交通点位的污染评价有关呢?

  李云婷:北京市的污染源解析中,机动车污染贡献31.1%,是国内比较高的城市。源解析是一个基于大数据量的统计和分析工作,环境和污染源的数据样本越多,越有代表性,就越接近真实。但是实际的路况和车况非常复杂,很难做到获得所有的样本。但随着技术手段的进步,数据样本会越来越多,所反映出来的结果和现在的结果是否有很大差异,很难说。

  但北京现在工地、工业、燃煤污染控制的都很有效,机动车保有量很大,所以机动车是主要污染源之一是肯定的。具体的量有多大,肯定需要更精确的样本数据、更系统更精细的综合源解析体系,来获得结果。结果到底是怎样的,我们只是推测,机动车的污染贡献也许不止31.1%。

  我们的监测点位也在扩建,交通点位数量将会增加一倍。

  《等深线》:2016年北京两会时提出,将现有的35个监测点位增加到70个,请问现在已经建设完成了吗?增加的都是哪些点位呢?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这个不亚于徐翔的炒家,命归何处?

这个春节,黄信铭夫妇未能回到家乡湖南。55岁的黄信铭尚未归案。2017年1月23日,徐翔案件在临近春节之时进行了宣判,罚款110亿..[详情]

与“空气监督者”谈谈北京空气

我们呼吸的空气质量到底如何?空气质量指数是否能反映真实的空气质量?空气监测站的选址是否能反映真实的污染情况?就这些问题,..[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