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 城乡融合 代表委员专家热议县域经济发展新内涵
2018-03-17 08:25:01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卢志坤,童海华

“扎实推进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完善区域发展政策,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逐步缩小城乡区域发展差距,把各地比较优势和潜力充分发挥出来。”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塑造区域发展新格局,提高新型城镇化质量。

十九大报告同样指出,要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以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

事实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我国发展最大的不平衡是城乡发展不平衡,最大的不充分则是农村发展不充分。

如何深入贯彻学习十九大精神,将改革成果惠及各地区,缩小区域和城乡间差距,推动农村农民全面发展乡村振兴,成为两会期间代表委员持续热议的话题。

业内专家认为,正所谓“县集而郡,郡集而天下,郡县治,天下无不治”,“郡县治,天下安”,“小城镇,大问题”。作为基本的经济社会单元,作为承上启下、沟通条块、连接城乡的枢纽,作为农业与非农产业、宏观和微观、城市和农村的接合部,县域经济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县域经济发展是城乡融合发展的重要载体。如何协调推进新型城镇化和乡村振兴这两大战略,是实现县域经济崛起的重中之重。

推动城乡融合发展

今年两会上,关注城乡融合、缩小城乡差距的代表委员们不在少数。一些代表委员表示,过去几十年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是以城镇化为主线,乡村实际上处于附属地位。实施乡村振兴,推动城乡融合发展,最终目的是把城乡二元结构变成一元结构,才能彻底解决乡村凋敝、“空心化”等现实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委书记林铎表示,县域经济是国民经济的基本单元,区域协调发展的基石,发展县域经济的意义和作用重大。在林铎看来,发展县域经济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能一哄而起,要根据自己的条件和资源禀赋而定,做好统筹规划,解决好空间布局和产业布局之间的关系,构建有自己特色的产业,形成产业链。

“城乡二元结构是最突出的结构性问题,也是导致城乡差距的根本原因。”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连云港市政协副主席、连云港市农科院院长徐大勇认为,推进乡村振兴,不能就乡村论乡村,必须统筹城乡发展,完善城乡要素合理流动和平等交换机制,加快形成工农互促、城乡互补、全面融合、共同繁荣的新型城乡关系。

“长期以来,由于资金、资源、人才向城市流动,我国大多数农村地区长期处于‘失血’状态。推进城乡融合发展,要加大制度创新力度,盯住‘人、地、钱’三个关键环节,促进城市资源向农村流动。”全国政协委员、广西农科院副院长陈彩虹表示,城乡二元体制性障碍把农村的发展空间堵住了,导致城乡不能真正融合。所以,“十三五”期间城乡融合发展的任务就是消除城乡体制性障碍。

国家行政学院新型城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黄锟认为,中国的城镇化率已经将近60%,这在客观上要求发展的战略重心应从“城市优先发展”过渡到“城乡融合发展”。所以要通过城乡关系的改善,通过建立健全的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大力推进县域经济发展。他表示,县域正是乡村振兴和城乡融合发展的主战场。

去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县域创新驱动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部署推动县域创新驱动发展工作。

《意见》指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基础在县域,活力在县域,难点也在县域。新形势下,支持县域开展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全面创新,发挥科技创新在县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支撑和引领作用,打造发展新引擎,培育发展新动能,实现县域经济社会协调发展,对于建设创新型国家乃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意义重大。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