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罕坝:国家“生态样本”如何炼成?
2017-08-12 09:04:09作者:柴刚,郭婧婷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李永东称,在塞罕坝种一亩树,成本至少1200元,而国家补贴为500元,意味着“种得越多搭进去的就越多”。

   塞罕坝向《中国经营报》记者提供的资料介绍,截至目前,塞罕坝已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林,林场总经营面积已有140万亩,其中有林地面积112万亩,森林覆盖率80%,林木总蓄积1012万立方米,林木资产总价值约42亿元;单位面积林木蓄积量达到全国人工林平均水平的2.76倍,全国森林平均水平的1.58倍,世界森林平均水平的1.23倍;每年为京津地区输送净水1.37亿立方米、释放氧气55万吨,成为京津冀地区隔风沙、涵水源的天然生态屏障。

   而这一变化,经历了55年、三代塞罕坝林业人。

   “2018年将全部完成剩下的1.4万亩种植计划。”刘海莹介绍,塞罕坝届时完成全部荒山造林,实现森林覆盖率86%的饱和值。

   塞罕坝在2年左右将无林可造,或许这一状况会成为她的另一种“痛苦”。

非木经济账本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塞罕坝当然是“靠林吃林”。

   “但没有一直盲目地‘死吃’下去。”7月12日,塞罕坝党委委员、副场长陈智卿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坦言。

   他口中的“死吃”是指单纯的依靠卖木材生存。公开资料描述,上世纪80年代初,塞罕坝大规模人工造林阶段基本结束,全面进入以森林经营为主、造林为辅的时期。公开数据显示,塞罕坝建场以来,截至目前,国家累计投入资金约10.2亿元。但即便在当时,面对如何管理好百万亩森林、基础设施建设、提高职工待遇等现实问题,资金巨大缺口是最大的障碍。钱从哪里来?

   “靠林吃林”。大面积采伐、销售木材成了塞罕坝当时增加收入的主要渠道。陈智卿回忆称,上世纪90年代中期,林场大部分进入经济成熟期或主伐期,该期间,塞罕坝曾尝试木材加工厂、养鹿场等多种经营,但到2000年左右,木材收入仍占塞罕坝经济总收入的90%以上。即便如此,塞罕坝仍旧缺钱,林木不能随意砍伐,带来的经济效益变得有限。陈智卿介绍,“守着那么大一片林子,却感觉有了上顿就没了下顿”,5年前,时任千层板分场场长的他曾经常为职工每个月的工资发愁。

   塞罕坝党委委员、副场长张向忠向记者算了这样一笔经济账:林场每年需要支付大量管理和经营成本费用,每年营收2.2亿元才能平衡收支,维持林场正常运转。

   那么,公益性质的林场如何挤出2.2亿元?

   产业结构悄然改变了,塞罕坝早已不是“一木独大”。自2012年开始,塞罕坝将每年木材砍伐量从15万立方米调减至9.4万立方米,而林下经济、旅游、苗木等非木经济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陈智卿表示,最近几年,塞罕坝不断优化产业结构,将木材收入比例降至50%以下。塞罕坝一份“经营收支完成情况”显示,2013~2014年度林场经营收入24098万元,包括木材收入9820万元,其他产业收入14278万元。其中:中幼林抚育及其他薪材等收入3573万元、旅游门票收入4300万元、苗木收入2473万元、风电占地补偿费3000万元、其他收入931万元;其他产业收入占总收入的60%。陈介绍,以苗木为例,林场目前8万余亩绿化苗木基地已渐成熟, 1800余万株树苗可供商业销售,平均每年给林场带来1000万元左右的收入。

   “现在一棵树苗,最高能卖到2万元。”陈智卿介绍。

塞罕坝向记者提供的资料介绍,其在林场边界地带、石质荒山和防火阻隔带被充分利用引进风电项目。至2015年末,除一次性收取各种风电补偿费1.3亿元外,还与河    塞罕坝向记者提供的资料介绍,其在林场边界地带、石质荒山和防火阻隔带被充分利用引进风电项目。至2015年末,除一次性收取各种风电补偿费1.3亿元外,还与河北建投公司签订了为期十年的1.58亿元综合补偿费分期付款协议;2016年,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接待旅游者50万人次,门票收入达到4400万元。塞罕坝多名负责人直言,林场目前“不差钱”。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塞罕坝:国家“生态样本”如何炼成?

作为曾经距离北京最近的风沙口,塞罕坝已经从荒漠变为林海。这背后,是当地林业人55年的坚守与创造,也是林业发展模式的一次成..[详情]

推动竞合有序协同发展 粤港澳大湾区将打造金融核心圈

粤港澳大湾区包括广州、深圳和香港三大金融重镇,三地汇聚众多金融力量,尤其在香港,拥有全球大量金融机构等,例如银行、保险..[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