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梦熊:“一带一路” 融通香江
2017-07-01 09:51:57作者:周远征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这里是看维港焰火很好的地方!”刘梦熊指着窗外说。雷暴雨前的维多利亚港上空阴云密布,港湾内行进中的船只纷纷亮起照明灯,灯光星星点点地投射在看似平静的海面上。

四十四年前那一次惊险而疲惫的长距离泅渡途中,他可曾想到会有如此悠游写意的今天?

1973年9月的一天,住在广东佛山(原籍台山)的知青刘梦熊,冒着鲨鱼撕咬以及军警围捕的危险,尝试了人生中最艰难的一次游泳。他从深圳红树林下水,差不多九个小时后才在香港新界西北部的尖鼻嘴附近上岸,全身上下唯一剩下的物品,就是一条内裤。见到在岸边等候的“蛇头”(偷渡组织者)后,又累又饿的他没有先要吃的,却首先讨要最近几天的香港报纸——曾在华南师范学院(今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上学的刘梦熊喜爱读书,古文功底颇深,时至今日,谈论金融、时政之际,古诗词名句往往脱口而出。

那时候,逃往香港的内地知青将偷渡暗号设定为“起锚”。时年25岁的刘梦熊的人生,也由此真正“起锚”。经历四十余年的奋斗,他在香港政商界有了可观的江湖地位,也成为特殊年代“逃港”知青中最知名的人物之一。

刘梦熊曾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也在国际资源(01051.hk)、东方明珠石油(00632.hk)等多家上市公司担任过主席等职。他在收购合并、借壳上市、引进策略性投资者等方面的见解和实战经验,对内地和港澳投资界影响甚大,有“香港期货教父”“香港壳王”之称。

今年4月,《中国经营报》记者登门拜访时注意到,刘梦熊位于香港中环皇后大道中9号26楼的办公室里,只有几幅素雅的字画,并没有像一些香港和内地商人喜欢的那样,挂着众多与各界名人的合影照片。他的名片上除了“博士”两字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头衔或公司职务。到了5月份记者再度到访,连那些字画也撤走了,他座椅背后的墙上,一片清清白白。唯一让人感兴趣的是,他办公桌上有一本特大号的名片册,包括李嘉诚、郑裕彤等香港大亨的名片都在其中。这本特殊的名片册,似乎也浓缩了那个“逃港知青”蜕变成政商大腕的漫长岁月。

香港回归二十年前夕,《中国经营报》记者数次赴港,就“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香港资本市场等热点话题,对他进行了深度专访。

“一块钱带动九块钱”

《中国经营报》: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的战略机遇中,香港可以扮演怎样的角色?

刘梦熊:在“一带一路”倡议中,香港扮演的角色,需要有新思路和新思维,不能再像有些人提出来的那样,把香港作为“超级联系人”。“超级联系人”是二十年前的说法,那时候中国尚未加入WTO,中国内地还没有全方位对外开放,确实需要香港作为中转和通道。如今内地已全方位对外开放,没有什么关税壁垒,香港原来在这方面扮演的角色自然会淡化。我认为,未来香港可以充分发挥金融中心的作用,充当“一带一路”重要项目的上市集资平台,争取打造围绕“一带一路”项目的上市公司集群。

《中国经营报》:香港是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全球最具规模的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也是亚洲最大的资产管理中心,成为“一带一路”的重要集资平台,应采取何种具体方式?

刘梦熊: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透明度和效率都很高,比欧美日等发达国家更自由。具体来说,香港可以成为“一带一路”重要项目公司的注册地,充分发挥本地资本市场的融资功能。

假定我们要在柬埔寨的西哈努克港(编按:柬最大海港,位于该国西南海岸线上)投资300亿美元建设港口,那么中国出资30亿美元,把项目打包在香港上市,借此可完成所需全部的300亿美元融资,实现“一块钱带动九块钱”的强大效应。而且在项目融资上市的过程中,要注重吸引合适的战略投资者,比如有些股东是货运公司,它们就有动力开通来往西哈努克港的航线,这样一来,不但可顺利集资,也能为项目运营提供更多的国际资源。

我们再假定要在巴基斯坦境内建设一条高铁线路,同样需要300亿美元投资,项目打包在香港上市后,吸引高盛、摩根等顶级机构投资者,融资目标很容易就能实现。中方作为第一大股东和项目发起人,掌控董事局,不必担心其他投资者股东对项目公司的控制。完成资金募集之后,该高铁项目可以在全球招募工程技术人员,吸引国际化的管理团队,起到四两拨千金的作用。

项目或公司在香港上市,有严格的监管条例监督,可以让国际投资者更放心,毕竟香港在管理人才、制度等方面都是国际化的,商业运营模式也很成熟,有助于推动国际资金更多地投入到“一带一路”建设中来,同时也能够凸显“一国两制”的成功。

“一马当先,万马奔腾”

《中国经营报》:“一带一路”倡议既要引进来,又要走出去,你曾经在“一带一路”上的重要国家印尼开发金银矿,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

刘梦熊:我在印尼是用6500万撬动了47个亿!2009年我出任上市公司国际资源(1051.hk)的主席,当时公司只有6500万港元现金,但我们看准了澳大利亚OZ矿业公司旗下的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一个大型金银矿项目。由于资金紧缺,面临着诸多强劲的竞争者,必须通过资本市场尽快募集所需资金。最终我们两个月内就实现了募集47亿港元的奇迹,顺利收购了苏门答腊岛金银矿。我们只动用了17亿港元进行收购,还有30亿元流动资金。我相信,这次成功,对“一带一路”项目的资本运营也有极强的借鉴意义。

前几年,国开行陈元先生(原国开行董事长)曾经请我讲讲海外投资模式,我向他提议,国开行支持企业走出去,可以按照“一加九”的模式,自己投一块钱,登高振臂一呼,八方响应,让外面的九块钱汇集起来。这种模式,同样可以运用到“一带一路”建设中去。正如雷锋所讲:一滴水只有融入到大海里去才不会干涸。中国资金起的是一个种子作用,要把庞大的国际资本力量集结起来。

如果用“一加九”模式去运营,那就不是牺牲国内落后地区建设来推动“一带一路”,充分利用国际资金。改革开放以前,我们的口号是“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现在我们是要把全世界资金整合起来,跟其他国家一起,打造命运共同体。同样道理,香港作为“一带一路”募集资金的重要平台,不是“一马当先,一马奔腾”,而是要实现“一马当先,万马奔腾”。

《中国经营报》:中国过去在海外的一些项目运行并不顺畅,包括首钢秘鲁铁矿等还爆发了与当地人的冲突,对于海外投资项目避免冲突和顺畅运营,你有什么建议?

刘梦熊:中国有一些海外投资项目运行不畅,钱都是中国出了,但相关国家却并不领情,不算经济账,最后“肉包子打狗”,今后要积极吸取教训。比如我们在投资印尼金银矿时,就聘请了国际化的团队以及当地人,让项目实现国际化运行之外,也有效避免了文化、宗教等方面的冲突。此外,选择在香港上市的公司,受香港特区法律的监管,这套法律制度,与“一带一路“沿线”很多国家的法律体系有共通之处,可以尽量消除投资合作中的法律分歧。

“粤港澳大湾区” 应更注重实效

《中国经营报》:时下火热的“粤港澳大湾区”概念,你如何看待?

刘梦熊:“粤港澳大湾区”概念的提出,应该是参照了世界上一些成功的“湾区”开发理念。但此湾区不同彼湾区,比如日本的东京湾、美国加州的三藩湾(旧金山湾)等,都是在同一个经济和法律监管体系之下开发的,而“粤港澳大湾区”的特殊之处,恰恰在于它是“一国两制”之下的经济区块,社会制度、监管制度都是不一样的。

如今粤港澳三地之间要真正全方位协同起来,还有很多难题存在,光是人们的价值观以及法制方面,落差就很大。就金融保险领域来讲,现在内地的银行和保险业进入香港是放开的,但香港的银行和保险业进入内地,还受到一定限制,双方的准入是不平衡的。金融资本服务本应是双向流动的,眼下还办不到。

《中国经营报》:今年是香港回归二十周年,但不少人对香港未来的经济发展前景感到担忧,打造”一带一路“资金募集平台,真的能给香港未来提供重大机遇吗?

刘梦熊:前面说过,通过打造“一带一路”资金募集平台,可以进一步稳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为香港经济界带来更多的商机,让香港民众更深地认识到“一国两制”的成功,对于人心的“回归”大有裨益。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早逢春”。参与“一带一路”建设,香港的律师、会计师等大量成熟的专业人才,将获得更大的舞台。即使是香港的普通百姓,也可以借购买“一带一路”资本化运营项目的股票的机会,分享到这个宏大规划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好处。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