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京津人才家园”调查:人才家园沦为个人私产,“配租”变出售
2017-05-06 08:11:48作者:颜世龙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栽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自2011年河北省提出环首都经济圈发展战略以来,由其而生的“京津人才家园”工程也随即提上日程,其目的是吸引北京、天津等高端人才到河北创业、就业和居住,其主要采取宜居、适用原则,选址于京津1小时交通圈以内的重要交通节点、创业园区附近,涉及紧邻北京的14个市县区,并将由各地政府采取配租方式统一运营。

6年过去,京津人才家园究竟运营的如何,有无实现当初的目标?近期,《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多个市县区的京津人才家园或已沦为个人私产和房地产开发,或成为地方政府保障低收入群体的保障房,与当初吸引人才的美好愿望南辕北辙。

14地配租至少13万套

从2010年10月,河北省对北京、石家庄、保定等城市的高层次人才展开需求调查,到2011年年初发布《关于加快环首都经济圈产业发展实施意见的通知》(冀政(2011)12号)(以下简称“《通知》”)等政策,再到2011年3月首期项目正式破土动工,河北省用约半年时间就正式推动了覆盖全省14个市县区的人才家园工程,雷厉风行之下是河北省对人才和产业的渴望,并试图将“环首都贫困带”改写成为“环首都经济圈”,而其中重要一环就是“筑巢引凤”。

如何筑巢,筑的什么巢?据《通知》显示,为加速环首都经济圈产业发展,培育新的经济增长极,河北省在紧邻北京、交通便利、基础较好的环京县市打造环京经济圈,简称为“13县1圈4区6基地”,而13县即涿州、涞水、固安、廊坊市广阳区和安次区等13个紧邻北京的市县区;而1圈即以新型产业为主导的环首都经济圈,全长999.5公里,面积27060平方公里,人口485万人;4区即高层次人才创业区、科技成果孵化区、新兴产业示范区、限贷物流园区;6基地即养老、健身、休闲度假、观光农业、绿色有机蔬菜、宜居生活基地。

其中,《通知》在对高层次人才创业区建设的要求中提到,要以筑巢引凤为平台,在13个市区县各建设一个高层次人才创业园区,每个园区规模不低于5平方公里,以人才家园为载体,每个区县规划建设一个以公共租赁住房为主体的人才家园项目(总量不低于10000套、每套80平方米以上、总计13万套)。而此后又增加兴隆县,达到14个城市。

据彼时多家媒体报道称,在项目推动之初的需求调研中,有58.4%的被调查者对人才家园项目有购买意向或租赁意向。而河北省工信厅有关负责人此前也表示,为“北漂们”打造的人才家园将以租住为主,户型在100平方米左右,预计月租金为500元左右,“目前已经定下来要建9万套房,其中一期先建设5万套。”

据河北省住建厅官网消息,2011年3月6日,河北人才家园首期项目在涿州市开工奠基,与此同时,保定、廊坊等人才家园工程也同时启动,政府有关部门领导出席,重视力度空前。其中有领导表示,要科学制定人才引进标准,抓紧完善人才家园运行管理机制,并要围绕人才需求建设人才家园,为高层次人才子女入学、就医等提供便利,努力建设放心工程、精品工程和示范工程。

公租房沦为高校私产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走访河北省涿州市中国农业大学人才家园项目时发现,数幢高层住宅与花园洋房已经建设完工,除了部分基础设施、绿化等尚待完善外,实际已具备基本入住条件,但据了解,该项目并非是按照原先政府配租方式分配房源,而是由中国农业大学开发建设,以商品房性质对内部教职员工进行销售。

据中国农大试验场售楼部工作人员表示,项目全部为70年产权的商品房,于2013年开发并于当年开始对内销售,到去年上半年还尚未售完,只是赶上这波楼市的好行情,所以总共1100多套房子已经全部售罄。

“当时售价3000多元都没人买,后来担心卖不出去还给了其他单位一部分,后来一听说涨价了就被抢光了,购房者大多数都是为了投资,自住的很少。现在二手房有人直接加价100万元想要对外出售。”上述工作人员说。而记者在多个房产网站也发现,中国农大人才家园已经开始出现被明码标价对外销售的情况。

记者从中国农业大学生物学院官网上了解到,人才家园(二期)房源主要为130~147平方米的高层住宅,共计192套,以及255平方米左右的专家公寓,共计120套,其中高层住宅房源还接受团体认购,最低认购标准为40套。

而其选房规则也按照批次分别为前期缴纳认购款但未选房、农大编制内职工、在校合同工、与学校有合作关系的单位职工和个人。

而对于认购价格,也按照楼层和区域不同而有所差异,其中高层楼盘价格在3844~4067元/平方米,并在此基础上,对校内购房者再优惠10%;而专家公寓认购单价分别为7680~7880元/平方米;团体认购价格将在高层住宅认购基础上优惠5%。

涿州市住建局住房保障科相关负责人杨栋表示,涿州市人才家园工程于2011年开始推动,当时提出要由财政来承担人才家园的开发和建设,但由于资金紧张所以便引入大企业利用其自有资金和土地来投资建设,这种模式也已经得到了河北省的许可。“人才家园模式可租也可售,并不见得完全是出租。因为是企业自己掏钱开发的,所以政府后期也没有继续关注,究竟是租还是售要由企业自己决定。”

为此,记者也就项目建设、销售等情况致函中国农业大学,校方回应表示“相关负责人出差暂无法接受采访”。

变身保障房

记者在涿州市走访时还发现,除了像中国农大将人才家园彻底当作商品房开发的模式,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公租房变身保障房,甚至被公开售卖也屡见不鲜。

当记者来到中胶人才家园项目时看到,5栋高层住宅紧密排列在中胶国际胶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胶国际”)厂区北侧,据该项目居民介绍,中胶人才家园属于职工保障房,没有产权,大多数居民早已实现入住,“名义上房子是给厂区职工提供的,但实际上购房者90%都是外部人,前不久房价刚刚被炒到10600元/平方米左右。”另据中胶人才家园售楼处工作人员介绍,目前项目已经全部售罄,均价在1.1万元/平方米左右,“项目虽然是政府批的保障房,但外人也可以购买,房子将来会有产权。”记者多次致电中胶国际相关负责人均被回应“不清楚”。

杨栋表示,之前河北省出台政策显示,企业可以利用自有土地(工业用地)的7%来建设公共租赁用房,如果中胶国际是按照人才家园模式来进行项目开发是可以被允许买卖的,但如果是按照公租房模式则被禁止买卖。“据我了解,这块地当初是工业用地性质,如果后期要改变土地性质则需要企业自己操作。实际上人才家园的工程和政策到最后没有再具体执行,也就不了了之,只不过至今政策尚未取消才将这块工作放到了我们科室,至于最终是否达到当初的目的和初衷,我不好说。”

而记者从河北省住建厅官网获悉,2011年河北省住建厅就发布(冀政(2011)28号)《关于加快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实施意见》在对大力发展公租房中提出,要拓宽公共租赁住房房源筹集渠道,各地要对当地企事业单位等的各类在租、空置房源及集体宿舍进行排查摸底、统计建档。按照谁有产权谁受益的原则,将其纳入公共租赁住房监督管理,符合公共租赁住房政策标准建设的人才家园项目,也应纳入公共租赁住房规划和年度计划。

此外,记者走访廊坊市固安县、广阳区人才家园项目时也发现,当地均将以面向“北漂”的公租房以保障房的形式所替代,而安次区人才家园项目则尚未发现明确建设地址。

“固安县当时的需求没有那么多,提出申请并符合条件的也就是50户左右,为了不把那么多房子空置,所以就以保障房的形式来运营管理。实际上,当时推进也确实是为了吸引人才,但当时既没有京津冀一体化政策,地理位置也比较偏僻,再加上至今也没有具体的所谓人才的标准,所以最终推动不下去。当时别说是租,就是对外卖也没有人买。”固安县房管局相关负责人王辉说。固安县人力社保局局长郭茂在受访时说,“人才家园和我们没关系,这事说不好。”

而记者在广阳区人才家园项目现场看到,于2012年7月开工建设,2014年8月竣工的两栋楼至今无人入住,也再无动工迹象,工地内长满大片荒草。据现场留守人员介绍,项目已经空置多时。为此,广阳区县委相关负责人就此回应称,“项目尚未入住是因缺手续。”

《中国经营报》记者也分别向河北省政府、涿州市和廊坊市的住建、人力社保等政府部门发出采访请求,但截至记者发稿尚未获得回应。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