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煤往事:东北人口外流正在加速
2016-12-12 13:48:39 来源:经济观察报 评论:

2014年4月27日,在把霞光街旅店里的旧物、家具变卖后,他和爱人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他接触到的东北人中,大都在北京做小生意,如开饭馆、美甲、理发、开小吃店等,还有人做中介、办贷款、在超市打工。

根据七台河市政府官网上发布的数据,2009年到2014年的五年间,这个城市的人口总数,由近93万人减少至88万余人。2014年当年,全市有超过12万人迁出。人口下降趋势明显。

根据2010年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辽宁、吉林和黑龙江3省共流出人口400余万,减去流入的人口,东北地区人口净流出180万。而2000年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时,东北地区人口净流入36万。这次人口普查还显示:辽宁省人口流出地主要是北京、天津、河北;吉林省人口则主要是向辽宁、北京、黑龙江流动;黑龙江省人口则主要向辽宁、北京、山东、河北、天津流动。

挣扎

2016年11月,辽宁省鞍山市鞍钢集团某工厂内一片荒凉,因为没有工程,厂内的职工被通知放假。夜晚来临,只有一个打更人,注视着寂寥的灰色厂房。

马阳(化名)是这里的一个电焊工,已经一年多未回厂上班。2015年秋天,工程队长召集队员开会,通知员工因为没有工程,不用来上班了,具体开工时间等通知。马阳于是通过朋友介绍,跟着一支6人的私营工程队来到内蒙古。工作单位是呼伦贝尔草原上的一家屠宰场,这家屠宰场要修建冷库,马阳负责其中的电焊工作。

内蒙古的冬季飘着雪花,比东北冷,雪更厚。但马阳没有想到回鞍钢,因为他知道单位没有足够的工程让他养家糊口。单位每月提供500元左右的基本补助,显然不能满足日常生活开支,他只能出来工作。马阳所在的第三大队,像他这样出来找工作的同事占到一半。

马阳1968年出生,16岁初中毕业时,被父亲推荐到所在单位,即当时的鞍钢发电厂待业。当时处于计划经济时代,工程量饱满,几乎没有休息日,忙的时候要加班到晚上8点。马阳是电焊工,负责焊接工程的管道、锅炉等。当时鞍钢效益好,不断增加厂房、设备,处于扩大生产的阶段。他还记得,当年在钢厂的高炉旁焊接管道时,看到火红的铁水往外倾倒,溅崩的火花直刺人眼。

1995年前后的一天上午,他所在的工程队长召集3队的职工开会说,上面有政策,员工可以以“买断工龄”的形式脱离单位,具体办法是按照职工工龄,每年工龄补助500元左右。“买断”后,职工的医保、社保、保险、公积金等单位不再交。这样算下来,很多老职工拿着两三万元的补偿金,离开单位,自谋生路。当时全队100多人中,有10多人接受了买断。他听取父亲的意见,他没有离开单位。

10年后的2016年,整个东北面临再次振兴的前夜,马阳所在的公司再次推出“居家”政策。该政策意即不够退休年龄的职工可以提前退休,标准是“三龄五龄”,即工龄达到30年,年龄达到50岁。单位根据工资和工龄计算出一个数字,普通职工每个月能拿2000左右。这一次,马阳所在的工程队一半人都回家了,只剩余30多人。今年11月,时隔一年多马阳回到公司。等待他的或许是更不确定的未来。

分流职工的安置是东北去产能过程中的难题。今年出台的《黑龙江省化解煤炭过剩产能实施方案》中提出,在“十三五”期间,黑龙江省拟分流安置人员6.2万人,其中,龙煤集团就有5万人。按照该省的安排,龙煤集团2016年将分流安置职工2.4万人、2017年是1.1万人、2018年是1.4万人、2019年至2020年是0.08万人。

2014年8月,七台河矿业公司党委就“强化管理抑制亏损”等问题,在龙煤集团当年的上半年工作会议作经验介绍。这次会议充满紧迫感和披荆斩棘的精神。“抑制亏损、深化改革、维护稳定”成为接下来的主要任务。龙煤集团董事长张升更是提出,到2017年,实现龙煤主业扭亏为盈的目标。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