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贝旧改:祸起盆菜 每户分2亿拆迁款是造谣
2016-10-26 10:53:14 来源:第一财经 评论:

  10月末,深圳城中村水贝村莫名成为新闻热词,传言中水贝村村民将复制深圳大冲村、广州猎德村的村民暴富神话,完成普通村民变成亿万富翁的逆袭传奇。

  祸起盆菜。10月23日,深圳水贝村举办盆菜宴。在搜索引擎中输入“深圳城中村+大盆菜”可发现,在深圳福田上下沙村、横岗、上合社区、南园村等城中村都曾举办过盆菜宴。盆菜宴,是深圳城中村最典型的风俗。

  至于与拆迁赔偿款绑在了一起,被公众情绪所消费,实属水贝村民的意料之外。谣言是社会态度和动机的投射,让都市更加浮躁和反智,情绪成为有心人操纵舆论的辅助工具。

  祸起盆菜 水贝村“走红”

  多个建筑工程同时动工,指示牌模糊,原有道路因施工停用或者改道,这样的水贝村并不好找。

  从地铁站出来后,记者向一名骑着三轮车送水的老汉问路,他大手一指,“先向后走200米,过天桥,往右走看到小巷子再问人。”再问之,“您是水贝村民吗?”老汉回答,我要是这么好命还用送水吗?说罢转身奔向10月的南国烈日中。

  在三四线城市中,拆迁常常与粗暴、强拆挂钩,是不幸的代名词。因为信息不透明,村民的土地容易被贱卖。但在一线城市中,拆迁多数跟暴富联系在一起,亿万富翁不在话下,是为幸运。

  因为需要获取房源,在深圳运营青年公寓的猫叔常与城中村的房东们打交道。猫叔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他们(房东)掌握了城中村的大量房源,手上的农民房以栋计算,每天的主要工作是收租打麻将。”不事稼穑,月入租金数万乃至十余万,好一个逍遥人生。

  来自深圳市住建局的数据显示,全市约有1700个城中村。其中白石洲、岗厦村、皇岗村、大冲村、上下沙、向西村、水贝村等城中村因为区位优势、规模较大等原因成为深圳的明星城中村。

  大冲村在华润介入旧改后,变成高大上的华润城,住房均价近10万元/平方米。一名拥有66套回迁房的村民曾经在收房后犯难,房子太多,没钱装修,租不出去。而在华润城旁边,便是深圳最大的城中村白石洲,被誉为深圳普通的聚居地。哭穷的回迁房村民由此完成了一个完美的反讽闭环。

  这次的城中村主角是水贝村。10月23日举办盆菜宴。这是水贝村的传统,在每年重阳节后的第二个周日,全村同吃大盆菜。意外的是,10月24日起,“水贝村”成为了搜索热词,与拆迁赔偿款一道刷屏朋友圈。

  网上流传的消息称“水贝村拆迁,全村人今天全部在工地上摆宴庆贺。拆迁款之后,这里的原住民,每一家赔偿额最低的都接近2亿多现金,高的未知……我这辈子多积德,看下辈子了……”

  同时,一张写着1.98亿元的“补偿款”、并盖有深圳市翠竹水贝股份合作公司的财务专用章的单据在网上流传,尽管没有写清收款人等具体信息,但接近2亿元的“补偿款”,以及水贝等关键字眼,公众很难不把这张单据跟水贝村事件联系在一起。

  10月24日,记者的朋友圈也被中介刷了屏,他们普遍表示,“旧改拆迁,罗湖的房价不会跌,看看这拆迁款就知道了”。但当天晚上,不少中介选择了删除朋友圈信息。当下,深圳楼市正处于“整风运动”中,中介的夸张宣传很有可能被追责。

  真拆迁假赔偿

  水贝村,明代永乐年间开村,是深圳最古老的城中村之一,也是全国最大的珠宝聚集地。水贝村的楼龄普遍达到20年以上,年久失修,配套缺乏,似乎与珠宝产业聚集区的定位不那么匹配。

  2012年,深圳市水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水贝实业”)与京基签订了水贝村更新改造项目合作协议书。水贝实业董事长张兴祥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我们全村人召开股东大会,在京基、佳兆业、华润、新世界和卓越五家开发商中选一家,最终我们决定选京基。”京基在罗湖蔡屋围旧改(建成深圳地标“京基100”)中一役成名,当下,该公司正与华超投资争夺上市公司康达尔(000048.SZ)的股权。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水贝旧改:祸起盆菜 每户分2亿拆迁款是造谣

祸起盆菜。10月23日,深圳水贝村举办盆菜宴。在搜索引擎中输入“深圳城中村+大盆菜”可发现,在深圳福田上下沙村、横岗、上合..[详情]

北京小客车指标压缩 再减5万摇号中签更难

十多年来,交通发展成就显著,交通累计投资6827亿元,轨道交通运营里程增长386%,交通指数比2007年下降22%,交通拥堵加剧的势..[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