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乐县扶贫困局:精算“面子”却难兴产业
2016-09-19 11:34:00作者:赵锋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28岁的杨改兰,在杀死自己的四个孩子后,服毒自杀。丈夫在料理孩子、妻子的后事后,也服毒自杀——这场发生在康乐县的悲剧,让公众震惊,人们心痛不已,却又无法理解。

  虽然目前没有多少直接的证据,但很多人愿意相信,这一切与当地的贫穷有关。舆论聚焦之下,康乐县的扶贫瑕疵被曝光,人们把情绪指向当地官方。而官方的相关调查仍在继续中。

  《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个黄土高原和青藏高原过渡区内的国家级贫困县,仍艰难地行进在一种近乎“破产”的经济发展模式中,极为有限的产业,几乎仍停滞在初级阶段,且回报率极低,这让扶贫工作异常艰难。

  9月16日,当地对杨改兰事件进行通报,六名干部受到处分。通报还指出“杨家家庭成员之间矛盾复杂、思想隔阂严重”,但同时承认“对杨家危房改造工作不深入”“对扶贫政策的落实不完全到位”。

  就扶贫工作,通报称:“基层在贫困户识别和退出过程中有简单化操作的问题,仅用收入作为衡量标准、用村民投票方式决定是否享受低保,没有综合考虑杨家的实际情况,方法简单粗糙,缺少对杨家有针对性的帮扶措施。”

  扶贫典型村的“算法”

  在山间的梯田里,人们仍在用牛拉犁的方式,耕种冬小麦。从康乐县城沿省道311一路向南,穿行在山地与丘陵间30余公里,景谷镇便出现在山谷之中。

  阿姑山村位于一处山顶。8月24日,杨改兰惨案发生后,当地乡镇干部和公安民警进驻。9月9日,国务院扶贫办小组也进驻调查。9月8日,康乐县官网通报:杨改兰的四个孩子均为钝器所伤致死,其中四个孩子最大的6岁,最小仅3岁,杨改兰与丈夫李克英则是服毒身亡。

  按照该村脱贫攻坚图显示,该村人均年纯收入3015元。从数据上看,2015年该村的脱贫力度大跨步。建档的73户中,67户被算为预脱贫户。也正因此,阿姑山村曾成为康乐县精准扶贫的典型村。在景谷镇党委一位高姓副书记看来,阿姑山村作为该镇最贫困的村子,目前的面貌已经正在发生变化。

  数据之外,可见的变化也出现一些公共设施上:村社主干道硬化、道路防护,暖棚、文化广场和村办公场所等,都焕然一新。此外,村里有15户危旧房改造。

  这是过去两年总投入447.5万元的成绩。新成立的发展互助社,更像是一个周转资金的平台:政府出资50万元,企业资助20万元,村民自筹11万元共计81万元,全部用于村民在种养殖方面发放互助贷款,年利率为5厘左右。

  硬件变好了,但村民认为这种表面变化之外,大部分村民仍然是种庄稼靠天吃饭的状态。

  阿姑山村一户条件稍好的村民杨超(化名)告诉记者,他家六口人,儿子儿媳在外打工,一年挣的钱不够孙子孙女花销。他与妻子在家侍弄十一二亩地,一年到头也存不下三四千元。对于政府所认定的人均三千元收入,他感觉到那肯定说的是毛收入。他表示,尽管吃穿不愁,但手里总是没有余钱。儿子当年结婚借的十几万元,至今还未还完。

  杨改兰家未能被评为贫困户,官方通报认为其收入数据确实无法纳入范围。更指出当地自2013年起,6次对杨家做出危房改造动员,但因杨改兰的父亲杨满堂以危房改造补助资金少、自己拿不出钱为由,至今未进行危房改造。

  在当地村民看来,年人均纯收入2300元贫困标准,对于一个四代同堂的八口人的家庭来说,确实是太低的“低标准”。据本报记者了解,为了实现脱贫任务,一般农户家纯收入中,种粮食、养黄牛等也被算进入收入中,这种做法不被农民所理解。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报告指出:河北是北京雾霾最大区域输入来源

这份报告指出,以2012年-2013年为例,根据北京市环保局发布的数据来看,北京市PM2.5来源中,外来污染的贡献占到了28%-36%,在..[详情]

东北经济观察:16万职工大国企一年亏46个亿

在去年国内生产总值全面垫底的黑龙江,吉林,辽宁三省,经过国家一系列的振兴措施的推动,经济已出现回暖迹象,前三季度吉林GD..[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