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邓聿文
张、林之争与政府干预
2016-10-18 15:25:06作者:邓聿文 来源:中国经营网

  张维迎、林毅夫前不久关于产业政策的争论搅动了学界和政策界,很多学者公开或私下里表达了他们的看法,政府也出来进行了回应。根据我的观察,市场派人士一般赞成张的主张,而政府派和客观派人士则多赞成林的看法。

  这不是两人的首次争论,从上世纪90年代后,两人围绕“国企改革的路径”“政府要不要干预市场”等话题也争论过。本质上,这些争论都可归结为如何看待政府的作用,政府该不该对市场进行干预。如果我们放宽历史的视角,这也是自亚当·斯密以来,经济学家一直争论不休的一个话题。当然,对这一问题,永远不会有标准答案,不同学者基于自己的学术背景、人生经历和对宏观环境的判断,会做出或偏向政府或偏向市场或持平的看法。

  我是市场派,主张由市场发挥作用,但不赞成张维迎废止产业政策、不要政府干预的观点,因为要不要产业政策,它都现实地摆在那儿,不是经济学家说一声不要就不存在的。世界各国政府都有产业政策,不过或显或隐(美国有没有产业政策,没有研究,但按照常识,应该是有的),都会对企业进行补贴或协调,而且各国政府的规模和职能越来越大、越来越多。小政府或许在亚当·斯密时代存在,但在全球化的今天,不可能存在。所以,在要不要产业政策和政府干预的问题上,我赞成林毅夫的意见,不是政府要不要干预,而是哪一种政府干预能够促进经济发展,哪一种干预会失败。当然,政府不是神仙,预先不可能知道哪种干预好,只能试错,试错就有成本,但没办法,这是发展经济必须付出的成本。除非不要政府,可显然这是办不到的。

  然而,这也不是说张主张废止产业政策,反对政府干预就没有意义。鲁迅曾经有一个“铁屋子”的比喻,说的是在一间铁屋子里,如果你说要开一扇窗,会没人理你,但你大声嚷嚷要把这个屋顶掀掉,他们就会妥协,同意你开个窗。这也就是古人讲的“取法乎上,得乎中”。张维迎就是那个嚷嚷着要掀铁屋子顶的人。

  比较张、林的多次争论,除了两人不同的学术背景外,他们不同的工作经历对各自观点影响很大。前者推崇哈耶克,是典型的市场派人士,早年参与中国经济改革的设计,后来虽然游离于政策圈外,但一直孜孜以求地呼吁市场化改革;后者推崇凯恩斯,主张政府作用,曾经是模范青年,成名后深度介入政府决策,特别是世行5年首席经济学家的经历,对亚非拉发展中国家的政策失败有着直接感受和研究。这使得两人都坚定地维护自己的观点,都认为自己的观点是适合中国的药方。

  要准确评价两人的争论,还是要回到基本的问题和国情上来。前面说了,小政府或许只存在于亚当·斯密时代,原因在于,在中小企业处于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发展早期,市场的盲目性和周期性的危机并不明显,直到19世纪中后期和20世纪初,随着市场的扩大和垄断的加强,市场的盲目性才带来了频繁出现的经济危机。垄断资本把持公共资源,导致公共产品价格暴涨,引发公众不满,要求政府干预。在这一形势下,一些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不得不成立专职机构,增加国家投资,控制公共产品价格。

  可以说,在20世纪30年代大危机前,资本主义国家特别是一些大国,政府由于管理的事务少,规模一直不大。 但30年代资本主义的大危机改变了这一格局。罗斯福“新政”及战后西方国家普遍采取凯恩斯经济主张,加大了政府在经济发展的调控和干预作用,增加社会福利等,政府部门普遍增加。虽然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凯恩斯主义的发展范式造成政府财政支出过大,经济发展缓慢,美国等国重新走向自由主义发展道路,减少国家干预和调控,重新评估市场的作用和价值,政府的功能和作用有所收缩,但规模并未缩小,普遍还加强了公共服务职能。之所以如此,原因是在民主国家,福利是刚性的,一旦享受,就不可能下来,否则,选民会用投票把卸责的政府赶下去。尽管如此,在2008年还是爆发了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从而迫使西方国家不得不又加强对经济的干预,收紧对金融的监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邓聿文

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副编审。 主要从事中国改革与社会转型研究,出版著作三部。

热文排行
不能用形式主义反对形式主义

作为官场顽疾,形式主义一直以来在我们的舆论和意识形态中受到鞭挞和批判,党的几代领导人谈起形式主义都深恶痛绝,指“形式...[详情]

让改革走出图纸(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