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司机沉浮记:补贴降低 收入断崖式下跌
2016-09-30 10:06:34 来源:新京报 评论:

  王斌现在有点茫然,不知何去何从。

  去年5月,他以20万元的价格,买下了一辆黑色广汽本田轿车,成为一名全职网约车司机。

  那正是网约车平台激战正酣、攻城略地的关键年份。滴滴、优步等几家网约车平台为了抢占市场,疯狂烧钱,大打补贴战。

  王斌觉得自己的生活一下子变得金灿灿的——他从月薪五六千元的快递员,一跃变成月入两三万的中产。一不小心,就实现了阶层的跨越。

  在北京,像王斌这样的网约车司机有9.5万,他们一度沉醉于分享经济带来的红利中。有人甚至觉得,自己就是雷军口中那只在风口里飞起来的猪。

  但好景不长。今年春节后,王斌明显感觉到,补贴降低,收入断崖式下跌,每天还面临着被交管部门罚款的危险。他身边的朋友们陆续转行。

  7月28日,交通运输部联合公安部等七部门公布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网约车获得合法地位,各地也将在11月1日前落实细则;8月1日,滴滴和优步宣布合并。

  政策变化和垄断巨头酝酿诞生,这意味着,网约车行业将面临更多的行政许可和更少的补贴。

  在改变了整个社会的出行方式和网约车司机的生活后,网约车野蛮生长的时代结束了。

  王斌们还没来得及咀嚼分享经济的成果,又被推向了去与留的十字路口。

  飞起来的“猪”

  最近,王斌身边的朋友一个一个转行。

  从8月中旬开始,网约车平台的奖励和补贴降低,以至可以忽略不计,但王斌还想再观望一下。

  王斌是河南人,今年40岁,已经北漂快十年。妻子和三个孩子在老家,每个月都等着他挣钱养活。他没有别的手艺,自从买了车,生活就被绑在了上面。

  9月22日,王斌特意换上白衬衣、深色西裤、黑皮鞋,去滴滴总部面试。这是成为滴滴认证专车司机的其中一环。获得认证后,他将会被系统优先派单,也更容易接到优质单。

  根据即将施行的网约车新政,通过平台的认证后,他还要考取专门针对网约车的运输证和驾驶员证,才能成为一名合法的网约车司机。

  去年,他刚加入网约车行业时,手续还相当简单。只要拿身份证和驾驶证在网约车平台上注册通过,当天就能上路运营。

  网约车和传统出租车行业完全不同——网约车司机不用像出租车司机一样面对严格的准入管制,也不需要向出租车公司缴纳“份子钱”。

  正是这样的自由、简单,吸引了大批尝鲜者。

  最初,网约车平台们打出了“分享经济”的旗号,希望在大量闲置的车辆与庞大的出行需求之间建立桥梁。滴滴专车就曾打出“自由工作、更高收入、美好出行、你我共享”的广告来招募司机。

  今年6月,滴滴还出版了名为《滴滴:分享经济改变中国》的书,介绍传统行业如何搭上分享经济的顺风车。前言里,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写道“分享经济浪潮,中国应引领世界”。

  那时候,坊间到处都是关于网约车司机的财富神话——有司机连开48小时,挣了4000块;有媒体报道,一位杭州的网约车司机,用8个月时间,赚了80万。

  所有的信息似乎都在告诉观望者,顺应互联网发展潮流,成为一名网约车司机吧,这份职业可以满足你对财富和自由的全部想象。

  和大部分网约车司机一样,王斌是冲着“更高收入”去的。他辞去了快递员的工作,借钱买了一辆广汽本田,一头扎进了网约车司机大军。

  优步是他最早接触的平台。当时,优步正在推行“每周拉满70单保底7000元”的奖励政策。做网约车司机的第一个礼拜,王斌就获得了7000元的流水——这比他当快递员时的月薪还要高2000元。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