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海油如何一步步泯然众人:业绩下滑 人才流失
2016-09-30 09:33:31作者:李毅 金焱 来源:《财经》杂志 评论:

  这一场景背后是中海油迅速成长的LNG业务。中海油在国内三大石油公司中最早布局LNG,很早便完成了沿海LNG产业的全面布局。作为中国第一座LNG接收站,中海油大鹏接收站2016年进口总量已超过4500万吨。

  目前中海油已投入商业运营的接收站有7座,LNG年接收能力达到2780万吨,累计接卸LNG突破8000万吨,热值相当于1亿吨原油。陆地天然气长输管线达到4309公里。公司同时还在加速布局天然气发电、LNG汽车加气等业务。

  中海油向天然气业务转型,基本与全球主要IOC同步。后者也将天然气视为未来重要增长点。壳牌集团在五大IOC中对天然气重视程度最高,在天然气一体化方面的发展战略较有代表性。金融危机后,壳牌继续大力发展天然气业务,天然气储量占比始终保持在50%以上。

  壳牌现任CEO范伯登(Ben van Beurden)2014年上任后,将天然气一体化经营确定为集团中期的利润增长点。他的名言“与其说壳牌是一家石油公司,不如说壳牌是一家天然气公司”,在行业广为传颂。目前,天然气一体化和新能源业务是壳牌四大业务板块之一,其他三个分别是上游业务板块、下游业务板块和项目与技术(P&T)业务板块。

  壳牌执行委员会成员、天然气一体化及新能源业务执行董事Maarten Wetselaar告诉《财经》记者,壳牌始终致力于构建包括常规和非常规油气、液化天然气(LNG)、天然气凝析液(GTL)以及天然气化工在内的天然气一体化产业链。

  范伯登也曾表示,公司一直在为低油价的到来做准备。2015年对英国天然气集团(BG)高达540亿美元的并购就是壳牌的应对之举,也成为此轮低油价周期中最大一笔收购。收购完成后,公司天然气一体化业务迅速壮大,总规模已达90亿美元——占总资产三分之一。

  BP也在低油价周期中大力布局天然气业务。当前天然气已占BP上游业务组合的近50%,而2020年,这一比例将上升到55%。“我们现在越来越偏向天然气业务,天然气的政策导向是非常关键的,中国在政策导向上也会加强力度,引导这方面的发展。”BP中国区总裁杨恒明对《财经》记者说。

  就中海油而言,尽管与壳牌、BP同步发展天然气,但尚未达到构建天然气一体化业务板块以及天然气价值链的程度,主因在于中海油天然气业务缺乏上游资源支撑,纯靠港口贸易难以形成持续、可观的利润。

  年报显示,中海油2015年海内外共生产天然气251亿立方米,但仅销售126亿立方米。公司从2012年至2015年海内外天然气可采储量分别为:1700亿立方米、1790亿立方米、1906亿立方米和1980亿立方米。尽管不断增长,但距离IOC尚有距离。

  壳牌2015年报显示,该公司已探明天然气储量为3800亿立方米。收购BG后,壳牌还占有了全球20%的LNG市场,其产能几乎是埃克森美孚的2倍。

  由于缺乏LNG资源,中海油主要靠在国际市场购买后转手销往国内,且在当前需求不振的市场环境下也持续亏损。

  近日,中海油与李嘉诚旗下公司控股的赫斯基能源公司之间关于南海荔湾3-1气田天然气长期合同的纠纷,凸显了中海油LNG业务不掌控上游资源的短板。

  荔湾3-1气田是中国首个深水气田,由赫斯基能源和中海油合作开发,2014年3月投产后向珠三角地区供气,由中海油进行销售,并签订“照付不议”销售合约。

  “照付不议”是天然气供应的国际惯例和规则,是指在市场变化情况下,付费不得变更。用户用气未达到此量,仍须按此量付款;供气方供气未达到此量时,要对用户进行相应补偿。

  随着国际油价的断崖式下跌,LNG价格也不断下跌。2015年,美国天然气标杆价格HenryHub全年均价为2.62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下跌39.8%;英国标杆价格NBP全年均价为6.62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下跌14.0%。日本进口LNG全年均价估计为10.64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下跌34.4%,其中LNG现货全年均价为7.46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下降46.9%。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