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海油如何一步步泯然众人:业绩下滑 人才流失
2016-09-30 09:33:31作者:李毅 金焱 来源:《财经》杂志 评论:

  为了使各地的项目获得更多便利,中国海油开始改变自己原有的文化去迎合一些潜规则的东西,从而逐渐被环境同化,丧失了最初的定位。“真正的生死存亡不是财务报表上的那些数字,而是精神上的蜕变。”一位现已离职的中海油资深员工对《财经》记者说。

  海洋石油前景不明

  同样对中国海油构成深远影响的,是海洋石油尤其是深海石油未来发展前景的不确定性。国内某大型海工装备制造企业前董事长曾下断言:“页岩革命后,所有深水,全部over。”

  尽管没有这么悲观,但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专家均表示,随着油价的持续低迷,高成本的海洋油气板块正面临比陆地石油更寒冷的冬天。约占全球原油三分之一的海洋石油在低油价下迎来了自1998年以来最低的新建项目投资额。

  北美页岩革命后,陆上石油开始重新变得分布广泛且开采成本低廉。常规石油本已不具成本优势,遑论开采成本高昂的海洋石油。

  海洋石油开采成本高昂,是因为采用了各种尖端技术,深海石油尤甚。国际石油巨头雪佛龙公司的发言人米奇朱艾尔(Mickey Driver)就曾将深海油田钻探的开拓性和难度比作美国的“登月之旅”。

  数据显示,浅海油田(500米以下水深)开采成本大约是陆上常规油田开采成本的10倍,而深海油田(500米-1500米水深)的开采成本则是浅海油田的10倍,超深海(1500米-10000米水深)的开采成本更加惊人。开采成本之外,安全成本同样高昂。

  无论海洋石油成本多么高昂,产出的原油也与陆上非常规石油、常规石油同质同价销售。因此,随着页岩油的日益普及和开采技术的日益进步,海洋石油、特别是深海石油,未来前景难言乐观。

  英国能源咨询公司Douglas-Westwood发布的《深水市场五年预测》(2016-2020年)指出,基于油价一段时期内维持低位的假设,未来五年的深水油气项目仍将保持增长,但投资预测较上次预测(2015-2019年)下调35%。

  挪威雷斯塔能源公司(Rystad Energy)的最新评估数据显示,2016年海洋油气板块的新建项目预计总投资额度仅为430亿美元,相比2013年的约2750亿美元下降了约84%,是自1998年的380亿美元以来的最低值。

  自上世纪70年代至今,国际石油市场共经历了四次油价下跌,每次都对海洋油气开发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其中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末的长期低油价造成了海上钻井市场的长期萎缩。

  低迷的油价也让全球海工行业遭遇了十几年来最大的衰退,市场活跃度下降显著。各类钻井平台动用率、日费率均有明显下滑,上游资本支出和工程技术市场规模双降。自升式钻井平台动用率维持在65%左右,半潜式钻井平台动用率持续下降,目前仅为60%左右。

  IOC们尚未大量减持深水资产,这主要因为深水的投资退出门槛太高,此前投入的资金难以短期内撤出,但它们都已减少深水投资。

  资深石油专家、东帆石能源咨询公司董事长陈卫东向《财经》记者指出,回顾石油行业当初从陆上进入海洋再进入深海的历程,就是IOC们被石油资源国有化运动从陆上一步步赶到深海的过程。IOC当时的技术力量尚无法在陆上找到更多资源,因此被迫下海承受高成本。但现在陆上的非常规油气成本低且资源量巨大,分布广泛,IOC缺乏继续深入海洋的动力。

  转型天然气挑战巨大

  鉴于海洋石油前景不明,天然气业务被寄望成为中海油未来发展新的支撑。中海油在2015年报中指出,天然气及发电产业已成为公司中下游的重要板块,也是最具发展潜力的效益增长点。

  8月22日,第一船自美国进口的7万吨液化天然气(LNG)运抵中海油大鹏接收站。该LNG船从首个获得美国政府出口许可的LNG终端——路易斯安那州萨宾帕斯终端(Sabine Pass)出发,历时32天到达中国港口。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