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海油如何一步步泯然众人:业绩下滑 人才流失
2016-09-30 09:33:31作者:李毅 金焱 来源:《财经》杂志 评论:

  2016年上半年,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00883.HK,下称“中海油”)净亏77.4亿元,这是中海油2001年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中期业绩亏损,主要是受原油价格下降影响而计提油气资产减值准备。

  业绩下跌激化了长期积累的内在矛盾,也导致部分人才流失。一位中海油前员工对《财经》记者说:“现在的中海油已经有一种劣币驱逐良币的趋势,我很痛心。”他表示,公司过去十几年培养的具有国际化背景的精英团队大半离职,财务团队、业务发展团队和法务团队原部分骨干人员星流云散。

  长期以来,中海油及其母公司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下称“中国海油”)被外界视为国际化程度最高、管理最规范的央企“优等生”。如今,这名曾经的优等生正面临严峻考验——董事长杨华在近期召开的2016年领导干部会议上称,异常严峻的生产经营压力,已让公司面临“能否活下来的问题”。

  比业绩下滑威胁更大的,是中国海油定位的迷失。这家通过海洋石油对外合作起家的公司,曾被称作“中国最西化的石油公司”。

  但在最近几年国企大环境、行业中环境和公司小环境的共同影响下,它似乎逐渐丧失了早期的“国际化、规范化”基因,泯然于那些政企不分、积重难返的传统国企之列。传统优势逐渐丧失,“老本”越吃越薄。

  在业界看来,这一切始于低油价的冲击。持续50美元/桶上下的国际油价揭开了此前被高油价掩盖的低效管理和战略失误,退潮之后,裸泳者现形。

  产业链失衡

  以业绩而论,在持续的低油价冲击下,中国三大国有石油上市公司今年上半年的业绩均属惨淡。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600028.SH,下称中国石化)虽然实现净利润199亿元,但同比下降21.6%;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601857.SH,下称中国石油)上半年的净利润仅5.31亿元,同比下降98%,相对于其天文数字的营业额,几乎等于半年白干。

  与中海油有所不同,这两家公司均属石油产业上下游一体化模式,按理说,可以更有效对冲油价风险。中国石化下游的成品油和化工产品销售利润增长受益于低油价,弥补了上游的亏损。中国石油尽管产业链偏重上游,但中下游资产规模也较大,因此盈亏基本持平。

  这也是全球产业规律。数据显示,几家主要国际石油公司(IOC)在上半年也通过一体化的风险对冲方式保持盈利。除了BP石油公司继续受2010年墨西哥湾漏油事故影响而亏损20.02亿美元,埃克森美孚、道达尔和壳牌公司等几大全球油企,今年上半年分别实现利润35.1亿美元、37亿美元和18.5亿美元。

  在业界看来,将中国海油逼到“生死存亡”地步的主因,是公司产业链的失衡——此前漫长的高油价周期中,公司大部分资源都向上游(油气田勘探开发)聚集,“上岸”拓展中下游(炼化、管网运输、销售)的思路虽然早就提出,但该业务一直发展缓慢,在低油价冲击下难以实现风险对冲,导致业绩受到很大影响。

  从中国海油建立之初,主要依靠拥有垄断性质的海上油气对外合作专营权。该专营权意味着一个油田从初期地质普查到获得油气发现再到最后建成油田的全部成本都由合作伙伴承担,但在进入商业生产阶段后,中国海油却能分享51%的收益。因此,从1999年到2009年,中国海油的主要利润都来自合作油田,由此逐步积累成为一家油气巨头。

  中国海油2015年报显示,公司总资产中,上游资产占50.3%,中、下游资产加在一起占24.4%,但公司收入的62.2%却由中下游资产贡献,上游仅贡献26.4%。

  因此在高油价时期,公司业绩鲜亮,成为“央企优等生”;但财务数据掩饰了内在弊病,缺乏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在油价陡然下跌时期,业绩下跌幅度也最大。由于上游大、下游小,当市场供过于求,强大的上游供应出现过剩时,其相对弱小的下游无法消化如此多的上游资源,也无法通过外部市场消化,因此造成严重消化不良,从而导致危机。“头大身子小”的结构使公司抗风险能力较弱,难以适应外在环境的改变。高油价以来的鲜亮业绩恰恰由于过度注重短期收益而忽视了长期收益。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