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患追问:谁偷走了武汉的“海绵”?
2016-07-11 13:55:53作者:杨玲玲、张家振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过去一周,武汉再演“看海”套路,只是细节更加“骇人”:万人大转移、最大城中湖出现溃堤险情、多个地下隧道被积水吞噬、地铁被灌、南湖十几个小区变为“孤岛”……

  从6月30日20时开始至7月6日10时,武汉国家基本气象站记录的本轮强降雨已累计降下560.5毫米,突破武汉自有气象记录以来周持续性降水量最大值。

  此轮降雨,最集中的时刻发生在7月6日凌晨。黑夜里,武汉市电闪雷鸣,雨如瓢泼。市民早上出门时发现,放眼望去,大武汉已成一片“泽国”,呈现出“半城街巷半城水”的景象。

  因严重的内涝和渍水现象,武汉中心城区交通几近瘫痪。6日上午,武汉全市因渍水导致车辆无法通行的路段达206处,230条公交线路停运,中南路、梅苑小区、武昌火车站等多个地铁站出现雨水倒灌情况而不得不临时关闭。

  “降雨多、范围广是洪水灾情点多面广的重要原因之一。”湖北省气象局减灾处处长王丽称。四轮强降雨接踵而至,加剧了灾情。此前湖北已经经历了三次强降雨,很多中小河流、湖泊前期已经蓄积大量的水,又遭遇强降雨,很容易超过设防水位或警戒水位。

  “优于水”的武汉缘何多涝?

  一千多年前,由于长江江水的冲刷与泥沙淤积,逐渐形成陆地洲滩,诞生了武汉的雏形;而后在长江灌溉出来的沃土上,“湖广熟,天下足”,江汉平原成为天下粮仓。

  多轮暴雨的轮番浇灌后,这座曾经“优于水”的城市陷入对水的恐惧。

  早在2011年6月,武汉就遭遇过1998年以来的最强暴雨袭击,三镇88处地段严重渍水。那时起,逢暴雨必涝、逢涝必堵,到武汉来“看海”成为雨季民众相互调侃的话题。

  “武汉地势低,地下水位高,排水存在着先天不足。本次的降雨强度非比寻常,短时期内出现的持续暴雨和特大暴雨,对城市的排渍考验很大。”湖北社科院长江经济研究所所长彭智敏在受访时提出。

  “你必须承认这次的暴雨和洪水与往年相比更大。”武汉大学发展研究院院长李光对记者说,“不过,我站在办公室的窗前,看着外面武珞路上的车流,与24小时前已经发生相当可观的变化,说明城市的防洪和排渍能力正在提高。”

  但是,人们对城市生态的破坏、规划与建设没能跟上发展脚步,也是不可回避的问题。

  武汉被称为“百湖之市”,城内湖具有天然的泄洪作用,然而城区湖泊数量由新中国成立初的127个变成现在的30多个;与之相对应的,武汉市城市建设区总面积从2006年的455平方公里增加到2011年的507平方公里,5年间面积增长了11.53%。杨汊湖、范湖等武汉人耳熟能详的名字仅仅成为带“湖”字的符号,已不见“湖”影。

  “从前,武汉自然湖泊多,能容纳的降水也较多,近20年来,武汉的发展突飞猛进,沙湖有近三分之二的水域面积消失,南湖也有一半的水域被填为陆地,自然的吸纳能力大打折扣。”他举例称,老城区的管网需要修缮和改进,渍水能力亟待提高。而诸如东湖高新区、南湖片区等近20年才出现的新城区,在本轮强降雨中淹水严重,原本都是湖泊、湿地,承担着蓄水、分洪功能的区域,被填成陆地建起住宅小区。如今,大雨已过,渍水却不能消退,其中,最为严重的南湖,几乎成为一座“孤岛”。

  除此之外,武汉近年来加快城市建设,规划存在一定问题,在大拆大建中部分工地存在野蛮施工,造成一些地段排水系统不畅,也加剧了城市内涝。李光提出:“城市建设加速,工地遍布,施工中的泥浆、建筑垃圾等容易淤塞地下管网。”武汉市水务局排水处相关负责人坦言,目前武汉处于大建设时期,出现了许多大工地,这些工地在建设过程中或者将排水管道掩埋,或者破坏了管网。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大选后美经济政策有四个“不变”

随着美国总统大选最后一场电视辩论的结束,民主、共和两党候选人希拉里与特朗普的角逐步入最后阶段。本次美国大选自党内初选阶..[详情]

东北,为何会成为“最没前途”的土地?

东北的失败,就是移民社会的失败,只移民了人,只填饱了肚子,没有在这个移民社会中孕育出新的、完善的理念体系、信仰精神、共..[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