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营网首页|上海|陕西|四川|广东|浙江|辽宁|湖北|湖南|江西|河北|河南|福建

首家碳纤维民企的生存实录

深度阅读 来源:《中国经济和信息化》 2013-11-11 13:31:19 阅读: 评论:0


  11月初的兰州略带一丝凉意,湿漉漉的路面上停着几辆正在工作的洒水车。据说这是政府改善空气质量的新举措——用洒水来除尘。

  这个办法效果还不错。从没干过的街道,让兰州在9月份全国重点城市空气质量状况排名上跃居第六,老百姓自然拍手称快。

  然而,同是兰州人的郝相国却高兴不起来。身为甘肃郝氏碳纤维有限公司创始人之一,他正在为第二条年产能200吨的碳纤维生产线何时开工而殚精竭虑。时下,刺骨的行业秋风让他思考更多的是如何“过冬”。

  “12K的我们卖350元,你嫌贵还是买进口的吧。”在挂掉一个采购商的询价电话后,郝相国对《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解释,这样的电话每天都有很多,但基本没有谈成的。“我报的都是亏本的价格,但市面上同样的进口产品只要100多元。”他的脸上满含着无奈。

  这并非郝相国一个人的无奈,而是一座所有碳纤维生产企业无法逾越的大山。目前,我国碳纤维的生产存在着原丝质量不过关、生产成本高、生产线规模小和产品质量差等诸多问题。以12K的碳纤维产品为例,国外产品当前市场销售价格大约在150元~220元/千克,而很多国内企业的生产成本都比这个还高。

  国外碳纤维巨头低价竞销的策略让国内碳纤维企业迅速陷入全行业亏损的泥沼。同时,超过八成的进口依存度,更是让他们心惊肉跳地游走在生与死的悬崖边缘。

  这些巨头主要集中在日本、美国等少数发达国家,其中日本的东丽、东邦人造丝、三菱人造丝三大集团,就垄断了全世界78%的产量。

  觊觎中国碳纤维市场这块大蛋糕的何止日本。前不久,土耳其本土黑马Aksa公司在短期内生产出的碳纤维更是以110元/千克的售价抛向中国市场。“这是绝对的倾销。”国家碳纤维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徐华告诉《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这个价格比我们能算出来的160元/千克的理论生产成本还要低。”

  被冲击得支离破碎的市场背后,正是中国碳纤维产业化的缺失。10月份,在宁波举行的全国碳纤维产业发展大会上,徐华就曾坦言,我国碳纤维生产企业并没有真正地抱团发展,形成自己的产业。虽然踉跄地走完了10多年的产业化之路,但如今又再次站在了十字路口。

  郝相国对此感同身受。作为这一切的见证人,他目睹了新兴产业大跃进时的巅峰,也经历了全行业亏损的低谷。他所在的郝氏企业——全国首家碳纤维民企——在这场碳纤维产业化试错道路上备受磨难,不仅在20多年的碳纤维之路上没挣到一分钱,还要在内耗与围剿中挣扎求生。

  有人对郝氏企业存活至今倍感意外,也有人笑称这是适者生存。深谙游戏规则的郝相国并没有马上给出答案。但整个郝氏企业的生存之路,却足以给中国碳纤维乃至新材料产业敲了一记警钟。

  门外汉的抉择

  大多数碳纤维生产企业最初都是门外汉,他们的跨行业转型源自一条消息——“碳纤维以后能挣大钱”。郝相国也不例外。

  郝氏企业是由来自兰州的郝氏三兄弟一同创建的,郝相国排行老三。在进入碳纤维领域之前,由于家境贫寒,三兄弟高中毕业后就跟着父亲学手艺,一起做起了制毡生意,勉强维持生计。

  1988年制毡厂成立后,一个偶然的机会,父亲所在单位接到当时兰州炭素厂一个项目——给碳纤维领域的一个产品做配套。这让郝相国对碳纤维开始有了模糊的认识。

  正式成为卖“碳”翁是在1994年。“那时许多客户和专家来和我们说,搞碳纤维以后能挣大钱。”在郝相国的记忆里,当时对碳纤维的理解只能用“啥也不懂”来形容。

分享到: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6

相关阅读

关注中国经营网,每天了解商业天下事!

深度阅读

中欧贸易战:总理亲自公关

一场关于中国光伏产业的保卫战正在打响。中国政府高度重视,...

国美亏损盈利模式迷失:开店还是关店?

线上线下协同发展是国美3年内战略的核心,但这对国美无疑于是...

内幕调查

农夫山泉创始人起底:与宗庆后恩怨情仇可拍电影

“水质门”、“水源门”的关键在于环境治理做与不做。没有任...

真实的《中国合伙人》是这样的!

王强感叹,在看完《中国合伙人》之后,他终于能清晰地表达自...

人物

刘志军罪名过轻遭质疑 被曝卖官好色痴迷权力

刘志军涉嫌“卖官”,买官者名单覆盖六名...

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疑涉倪发科案被调查 数名商人被带走

近日,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被调查,有消...

解码创业

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只投好玩的项目

薛蛮子已投资了100多个项目,从做头发的、做羊奶的,到电子商...

去哪儿网创始人庄辰超的投资逻辑

入口、垂直搜索、流量,这些都可以作为去哪儿网成功的关键词...

先锋话题

托尔斯泰:莎士比亚作品让我感觉极度恶心

托尔斯泰这篇《论莎士比亚和戏剧》,写成于1903年,在这一百...

《富春山居图》为何一分为二:藏主欲焚画陪葬

弥留之际,气如游丝的他死死盯着枕头边的宝匣。家人明白了,...

观点

金岩石:万福生科罚得太轻

如果万福生科案发生在美国,处罚最重的一...

周其仁:城镇化要避免走“工业化老路”

周其仁认为,应该倡导PPP(Public—Privat...

本网站全部内容版权归中国经营网所有,并经中国经营报社独家授权。
Copyright© 1985-2012 China Business Media Corpor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京ICP备030098号 | 公安备案编号:11010851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