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营网首页|上海|陕西|四川|广东|浙江|辽宁|湖北|湖南|江西|河北|河南|福建

对朝边境贸易中的“讨债群体”

深度阅读 来源:商界 2013-09-13 12:05:14 阅读: 评论:0


  朝鲜从来不缺机会,也不缺“潜规则”。反而是这种机会和潜规则过盛,造就了机会主义,把朝鲜生意变成了一场赌局。只不过,如果在这个未开化的封闭市场中,商人都变成了玩弄千术的赌徒,你又怎么能奢望朝鲜这个“庄家”按规则出牌呢?

  走近这个群体比记者想象中难。

  “朝鲜仍是一片尚未开垦的商业处女地。”在丹东,这几乎是所有边贸商人的固定开场白。他们更愿意谈论市场、商机、各种财富传奇。的确,隔江相望就是朝鲜最大的边境城市新义州。过去二十多年,各种物资经由这些边贸商人之手穿过中朝友谊大桥抵达新义州,换回的,是矿产、木材、海产品、药材,甚至最直接的美元。那是他们的黄金时代。

  然而鲜为人知亦被人避而不谈的是,即便在他们最风光的时代,他们也很难摆脱“讨债”的命运。

  —讨债就意味着生意失败、困于朝鲜、求告无门?不,事实上,那些讨债无路甚至被朝鲜方面扫地出门的中国投资者,包括本刊曾经报道过的西洋集团,仅仅是这个朝鲜讨债人群体的冰山一角。

  这是对朝贸易中一个独特的群体。变幻莫测的朝鲜政治、经济风云,让这个“几十、上百人”的群体并不独立,也不固定。它如同边贸商人圈子里的一道阴影,徘徊在所有人的身后。不管你是成功者还是失败者,不管你是“急先锋”、“关系户”,还是“中间人”,似乎都逃脱不开这道阴影。于是,当边贸商人们前仆后继地开垦“商业处女地”时,讨债人的故事也在不断更新。

  2013年8月,记者经人介绍来到丹东,试图走近这个群体,从侧面一窥对朝边境贸易与投资的独特生态。

  闹而不僵

  尽管中朝贸易降低至历史“新低”的报道此起彼伏,但在中国最重要的对朝贸易口岸—丹东,对朝贸易与投资仍然是边贸商人们生活的重心。

  与很多边贸商人一样,李扬的公司设在丹东市紧邻鸭绿江的佳地广场。记者见到他的时候,据说他刚刚接待了辽宁某企业派来的代表。这个企业之前在朝鲜投资了上亿元的矿产生意,因“合同纠纷”与朝鲜方面闹得沸沸扬扬,如今讨债无门,“他们想尽了办法,现在却连朝鲜大门都进不去。”李扬告诉记者,“现在他们只求收回一点成本。”

  事实上,这样的遭遇,在中朝边贸商人中屡见不鲜,大小都有。李扬明白对方找上门来,多半是期望他出手接管生意—毕竟在朝鲜,李扬关系更熟,路子更多,通过这种转让的方式,这个企业也许还能收回部分投资。

  但是李扬拒绝了。他只给对方提了几点建议,让他们考虑放弃大宗投资,改做小额投资,“这段时间朝鲜房地产放得开,投建材厂就不错,见好就收。”李扬预计,如不出意外,他们也能在一两年内赚回损失。不过,“对方虽然满口感谢,表情却很失望”,李扬感叹说,“他们要不放弃,老像这样想玩大的,我看债是永远收不回来了。”

  李扬这样说,并非落井下石。作为硕果仅存的丹东早期边贸商人之一,李扬与朝鲜的政府、商社打了二十多年的交道,算是成功者,他如今在朝鲜境内的投资项目包括了船舶运输、服装厂、矿厂等,多达10个,金额都在千万元级别。

  但同时,他也是朝鲜方面的“大债主”之一,“九几年对朝贸易的高峰时期,朝鲜对李扬的欠账超过了2000万美元。”李扬的合伙人周斌告诉记者,20多年来,李扬一直在清账,但现在他手上的欠款总额仍然高达1亿元。仅仅几天前,李扬还前往平壤与一家商社的会长大吵了一架,就是为了“讨债”。

分享到: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6

相关阅读

关注中国经营网,每天了解商业天下事!

深度阅读

中欧贸易战:总理亲自公关

一场关于中国光伏产业的保卫战正在打响。中国政府高度重视,...

国美亏损盈利模式迷失:开店还是关店?

线上线下协同发展是国美3年内战略的核心,但这对国美无疑于是...

内幕调查

农夫山泉创始人起底:与宗庆后恩怨情仇可拍电影

“水质门”、“水源门”的关键在于环境治理做与不做。没有任...

真实的《中国合伙人》是这样的!

王强感叹,在看完《中国合伙人》之后,他终于能清晰地表达自...

人物

刘志军罪名过轻遭质疑 被曝卖官好色痴迷权力

刘志军涉嫌“卖官”,买官者名单覆盖六名...

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疑涉倪发科案被调查 数名商人被带走

近日,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被调查,有消...

解码创业

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只投好玩的项目

薛蛮子已投资了100多个项目,从做头发的、做羊奶的,到电子商...

去哪儿网创始人庄辰超的投资逻辑

入口、垂直搜索、流量,这些都可以作为去哪儿网成功的关键词...

先锋话题

托尔斯泰:莎士比亚作品让我感觉极度恶心

托尔斯泰这篇《论莎士比亚和戏剧》,写成于1903年,在这一百...

《富春山居图》为何一分为二:藏主欲焚画陪葬

弥留之际,气如游丝的他死死盯着枕头边的宝匣。家人明白了,...

观点

金岩石:万福生科罚得太轻

如果万福生科案发生在美国,处罚最重的一...

周其仁:城镇化要避免走“工业化老路”

周其仁认为,应该倡导PPP(Public—Privat...

本网站全部内容版权归中国经营网所有,并经中国经营报社独家授权。
Copyright© 1985-2012 China Business Media Corpor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京ICP备030098号 | 公安备案编号:11010851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