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营网首页|上海|陕西|四川|广东|浙江|辽宁|湖北|湖南|江西|河北|河南|福建

秋风:政府公开预算不需要什么条件

深度阅读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秋风 2010-06-18 17:05:37 阅读: 评论:0

\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主任高强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推动政府预算公开,一是法律有规定,二是群众有要求,三是政府有积极性,所以,各方面条件已经成熟。

  这话完全正确,也显示了全国人大对预算公开的积极态度,值得欢迎。不过,公开预算,没有什么条件成熟不成熟的问题。条件永远都是成熟的。换言之,公开预算无须什么条件,它是政府无条件地要做的事情。

  高强似乎过分强调了预算公开面临的技术难题,即预算管理的很多基础性工作还不够完善。他举了两个例子:第一个例子,公众很关注“三公”支出问题,高强说,从当前预算管理的基础工作来看,公开这些开支还存在一定困难。因为我国财政实行“分级管理”制度,全国各级政府的“三公”支出不能由中央政府的财政部编制出来,只能由各级政府自行编制。

  这样的说法让人不解。公众希望公开公务员的“三公”开支,各级政府都应当对公众的这一要求作出回应。公众也没有要中央政府的财政部公开全国各级政府的“三公”开支预算,但它能否率先公开中央预算范围内的各部门的“三公”开支?

  高强举的第二个技术难题是,部门预算中既包括部门机关本身的支出,还包括所属事业单位的支出。比如,教育部的部门预算既包括教育部机关运行所需的支出,还包括所属100多所大学的收入和支出。既包括财政拨款支出,还包括所属单位自己组织事业性收入安排的支出,政府各部门也不可能将所属单位一年的各项支出都编制出来。

  按照常识,这一点不应构成预算公开的障碍。预算公开的含义是,预算内的项目都应公开,不论由谁最终支出。为满足预算公开的要求,教育部完全可以要求获得拨款的大学制定预算。这些大学也必然制定了预算,否则,教育部凭什么拨款?这些大学既然有预算,公众也有权利知道大学如何花费纳税人的钱,那教育部就应当公开它们的预算。

  由此看来,技术理由不能支持政府拒绝或拖延公开预算的做法。话虽如此,在很长时间内,预算确实没有公开,现在即便公开,项目也比较粗疏。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说来并不复杂:第一,民众不够主动。第二,各级人大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

  预算资金主要是通过政府,严格来说是由政府的行政分支支出的。基于人和机构的本性,这些部门肯定倾向于不公开预算。谁愿意接受监督呢?另一方面,民众作为纳税人,作为公民,肯定希望预算全部公开,以便知道官员是否合理地花费纳税人的钱,是否用公共资源最有效地服务于公众。因此,预算公开,首先是民众呼吁、争取的结果。

  不过,民众的这一利益在宪法上也有制度保障,那就是人大的预算审查、批准与监督权。现行宪法第六十二条规定全国人大的权力,头八项都是立法和人事选举权,接下来就是“审查和批准国家的预算和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这也是地方人大最重要的权力之一。人大作为国家权力机构,有权审查和批准预算。换言之,宪法让各级人大担当了替人民管好预算的责任:人大应当审查和批准预算,要求行政机构在制定预算的时候把钱用到符合公众利益的地方;人大在完成了预算的审查和批准后,政府自然可以详尽地公开给国民。

  应当说,过去若干年来,预算公开情况有所改观,主要就是公民和各级人大推动的结果。比如,民众申请地方财政部门公开政府的部门预算,获得一些部门的积极回应。要进一步推动预算公开,当然也得主要依靠公民的积极行动与各级人大的努力。

分享到: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6
标签

相关阅读

关注中国经营网,每天了解商业天下事!

深度阅读

中欧贸易战:总理亲自公关

一场关于中国光伏产业的保卫战正在打响。中国政府高度重视,...

国美亏损盈利模式迷失:开店还是关店?

线上线下协同发展是国美3年内战略的核心,但这对国美无疑于是...

内幕调查

农夫山泉创始人起底:与宗庆后恩怨情仇可拍电影

“水质门”、“水源门”的关键在于环境治理做与不做。没有任...

真实的《中国合伙人》是这样的!

王强感叹,在看完《中国合伙人》之后,他终于能清晰地表达自...

人物

刘志军罪名过轻遭质疑 被曝卖官好色痴迷权力

刘志军涉嫌“卖官”,买官者名单覆盖六名...

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疑涉倪发科案被调查 数名商人被带走

近日,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被调查,有消...

解码创业

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只投好玩的项目

薛蛮子已投资了100多个项目,从做头发的、做羊奶的,到电子商...

去哪儿网创始人庄辰超的投资逻辑

入口、垂直搜索、流量,这些都可以作为去哪儿网成功的关键词...

先锋话题

托尔斯泰:莎士比亚作品让我感觉极度恶心

托尔斯泰这篇《论莎士比亚和戏剧》,写成于1903年,在这一百...

《富春山居图》为何一分为二:藏主欲焚画陪葬

弥留之际,气如游丝的他死死盯着枕头边的宝匣。家人明白了,...

观点

金岩石:万福生科罚得太轻

如果万福生科案发生在美国,处罚最重的一...

周其仁:城镇化要避免走“工业化老路”

周其仁认为,应该倡导PPP(Public—Privat...

本网站全部内容版权归中国经营网所有,并经中国经营报社独家授权。
Copyright© 1985-2012 China Business Media Corpor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京ICP备030098号 | 公安备案编号:11010851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