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科技>正文
金立迷途:欠款已逾百亿元
2018-04-14 08:18:35作者:吴俊捷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觉得太快的兔子往往会犯错误”的金立掌门人刘立荣,常以“前行的龟、昂首的龟”自谦。这也契合业内对他斯文谦和、缜密细致的一贯印象。但他那句听似漫不经心的“我们的目标是笑到最后”,或多或少还是散发着进取的侵略气息。

“刘立荣对做手机还是有情怀的。”业内人士提及这位鏖战手机市场十六载的老炮儿,无不感慨金立能顺利穿越,完成从山寨机到品牌机再到智能机的更迭。

然而,情怀难撼钱荒。《中国经营报》记者通过多方渠道获悉,金立拖欠供货商、银行等方面的欠款已逾百亿元。同时,受制于分期偿付员工补偿款的不确定性风险,金立工业园裁员50%的节流措施落地效果并不如意。

此前外界传言金立在今年初被曝出现裁员情况,不过,不少金立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裁员在2017年12月份已经开始。

人事、资金双重考量

“裁员的协商工作在推进中,公司目前还没有规定裁员工作的完结期。”金立方面称。

裁员乃企业惯用的节流组合拳之一。金立于3月底祭出对金立工业园裁员50%左右的断腕举措,并指出“2018年4月底前完成协商解除劳动合同的工作”。如今裁员完结时间点的模糊化表述也部分佐证了裁员推进的不尽如人意。

近日,记者也从金立工业园内部获悉了裁员推进的整体状况。尽管,金立在裁员上遵循协商自愿原则并依照《劳动合同法》等实施“n+1”补偿,但由于经济补偿采取分期支付方式,这恰是不少员工自愿离职主动性不高的主要原因。具体来说,在补偿协议签订的次月,金立开始向离职员工支付月度补偿金,最长8个月内支付完毕。

“公司并非一次性付清经济赔偿款。我担心公司发放几个月补偿款之后,就会停止补发余款。”林晓(化名)的担忧道出了不少金立员工的心声。“毕竟公司目前自身难保。”陈明(化名)等数位金立园区工作人员介绍称,身边同事对自愿离职持观望态度。

记者也了解到,金立于4月2日启动第一批裁员,仅十几名员工自愿协商。第二批裁员工作于4月9日开启。其中,技术工程部员工因对裁员补偿等颇有微词,曾向东莞市劳动局投诉。

面对裁员推进的胶着困局,金立方面坦言:“分期付款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公司既要顾及员工,又要兼顾生产,实属两难。”

“目前公司的核心是自救,采用‘自己生产+部分ODM’的方式出货。公司在兼顾员工利益的基础上设法生产自救,初步规划于6月份推出小型新品发布会。”金立否认了业内盛传的公司已无手机生产订单的传闻。

手机订单不仅是公司员工翘首以盼的,也是供应商关注的焦点。

“由于金立方面的应收账款还未追回。根据公司财务审慎性要求,原有拖欠款尚未结清之前,公司不会恢复向金立供货。”深天马A(供应显示屏)、深圳华强(供应电子元器件)、维科精华(供应电池)、领益智造(供应手机精密结构件)、欧菲科技(供应双模组)、景旺电子(供应电路板)的内部人士均向本报记者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根据可确认的信息,金立对深天马A、深圳华强、领益智造、欧菲科技形成的拟计提存货、商誉等各类资产减值准备金分别为1.86亿元、0.64亿元、1.58亿元、3亿元。尚未公布资产减值准备金的维科精华因金立形成的应收货款为0.84亿元。若参照欧菲科技对金立应收账款的坏账计提风险控制在50%以内水准做粗略推算,金立拖欠供应商款项近15亿元。

本报记者另从深圳某大型国有银行人士处获悉:“金立拖欠银行款项近90亿元。被拖欠款项额度最高的是一家合作多年的股权制商业银行,欠款近20亿元,目前双方正在协商解决。”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超车之后重新定位 金融科技回归科技内核

在京东金融CEO陈生强看来,未来金融的参与者并不完全只有金融机构。[详情]

猛狮科技三改业绩预告 部分质押股权遭“强平”

4月9日,广东猛狮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其于 2018 年 4 月 4日收到控股股东汕头市澄海区沪美蓄电池有限公司..[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