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科技>正文
5G这波红利,要比区块链来得更快一些!
2018-03-23 16:07:13作者:kk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朱啸虎曾说,区块链技术正处于初级发展阶段,当下更多以炒币为主,要实现大规模场景应用,还有一段路要走。

与之相比,另一波技术红利——5G,已经来了!按照既定的时间表,2020年将是5G正式商用的日子。

特朗普对此有些迫不及待。1月底传出消息,拟由美国政府迅速建设覆盖全美的5G网络。

对于中国而言,在全球5G商用后坐拥半数以上用户,这波人口红利带来的变革,让政府加大对5G的推动也是有理由的。

5G意味着什么?

2G时代,大多为电脑和电脑的连接;

3G/4G时代,开始向人与人之间的连接转变;

到了5G时代,人与物、物与物将组成一个连接矩阵,形成大的数据网络。

举个例子,在2017MWC大会上,5G采用更短的subframe(0.2ms)带来的超低时延,让自动化控制成为现实。驾驶员带着VR眼镜,便能基于实时视频控制无人机,以及VR转播球赛等。

而以前的低速率高时延网络是远远做不到的。


当然,5G的应用空间远非限于此。外界根据其特性,将5G的应用场景总结为三类:

一是宽带增强,几秒钟下载一部电影,多路4K高清视频同时流畅播放,360度的全景直播,AR/VR等技术将被广泛使用。

二是高速率、低时延,适用于无人驾驶、工业自动化等领域。驾驶员在几十公里外发出的操控信号,10毫秒之内就能传达到车辆上。

三是海量连接,适用于物联网的特性,每平方公里内能够达到上百万的连接。

所谓万物互联,不是口号。当传输速率达到每秒10g的时候,绝大部分事物都可以数字化传输。

运营商的难处

作为未来科技的底层基建,5G已经连续两年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且在2018年,5G位于重点任务的第一大项,位置在集成电路之后,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我国5G已经走过关键技术的研发阶段,距离商业化、产业化越来越近。”东方证券分析师张颖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2017年11月,国家发改委印发《关于组织实施2018年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工程的通知》,明确提出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在2018年必须“在6GHz以下频段,在不少于5个城市开展5G网络建设,每个城市5G基站数量不少于50个,形成密集城区连续覆盖”

对于三大运营商而言,高频的5G可以用来提升运营商形象,而消费者又不会选择“上一代”技术,所以5G的覆盖不能落后于其他运营商。

因此中国移动董事长尚冰、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以及中国电信,近来均表态要加大力度建设5G试验网。

然而无法回避的一个现实是,5G基站数的成倍增长,必将使其投入巨资。专家表示,预计5G基站的价格是4G的一倍,这对运营商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投入。

但中联通董事长王晓初曾在2017年9月表态,中国联通5G前期投资不能手软,因为“当初在4G上的手软才造成了今天的困难”。当年联通在3G上第一个拿到成熟的3G牌照,有很大的先发优势,但后来却在4G时被中国移动抢了风头。

即便运营商肯加大投钱,却未必能换来海量收入。运营商知情人士算过一笔帐:现在,中国移动的用户,平均每个月贡献10美元。而物联网覆盖下去之后,尽管数量庞大,运营商却不一定能挣到钱,甚至可能是亏本服务。

短期来看,5G最主要的商业模式还是靠移动宽带挣钱,其他商业场景还在探索中。王晓初也承认,现在5G的技术和商业模式想的还不是很清楚,还要给制造商和研发机构一些时间。

在巨资投入的市场,技术没有突破,便无法有效降低建网成本。这是运营商发展5G的难点。

手机厂商的野心

面对5G这波红利,还有一波手机厂商跃跃欲试。

在手机同质化现象严重的当下,对于手机厂商而言,卖点着实不多了。谁能握新一代通信技术,就能吃到最大的红利蛋糕。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