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科技>正文
巨头酣战云市场 腾讯云一分钱中标引热议
2017-10-07 09:41:26作者:张靖超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时隔近半年,腾讯云一分钱中标厦门政务云项目再次引起业内关注。

9月21日,在腾讯云+未来上海峰会上,厦门市经济与信息化局总工程师童平平首次回应“腾讯云一分钱中标厦门政务云”事件。

童平平称该招标并非采用最低价格评标法,而是采用综合评标法,100分的评分体系里,技术、价格、商务因素占比分别为55分、30分和15分。此外,腾讯云未绑定其他服务。

在过去半年时间里,曾有多位业内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腾讯云此举有违常规。但即使如此,政务云市场的低价事件从去年至今,依然持续发生。

多数系Iaas服务

政务云,即运用云计算技术,统筹使用政府已有的机房、计算、存储、网络、安全等资源,为政府部门提供基础设施、支撑软件、应用系统等综合服务的平台。

细看腾讯云在今年3月中标的厦门市政务外网云项目,其采购内容包括专有云平台为分布式架构,应用系统部署、迁移、云架构规划咨询,云平台运维、技术培训及其他技术服务,物理设备托管服务,专有云平台提供运行监测和展示功能等八项需求。

而在服务要求方面,厦门市经济与信息化局提出机房运行环境、传输线路与网络运行环境、数据中心物理设备性能指标、云主机服务、云存储服务、数据库服务、负载均衡服务、虚拟专有网络服务、基础安全服务、高级安全服务、数字证书服务、网页防篡改服务、分布式应用服务框架、分布式数据库、大数据分析服务、应用汇聚服务、应用上云咨询服务要求等27项要求。

“从要求上看,厦门市的这个政务云项目,大多为基础的IaaS(基础设施服务)层级。这就要求腾讯云必须建立起自己的数据中心,进行虚拟化、建立并给出相应的模型,输出计算能力,最后租给客户使用。”阿里云的一位内部人士这样说,“现在包括阿里云、腾讯云在内的国内云计算服务公司,提供的基本都是IaaS层级服务,而PaaS(平台级服务)和SaaS(软件应用服务)层级服务是今后的趋势,目前各方都还在完善和探索。”

而童平平的公开表示也印证了这一点。

“现在我们的服务器大概托管的有600多台,面临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设备都老旧了,而且原来很多的平台资源和架构,都没有办法满足现在的需求。我们的下属单位信息中心,去年年底递交了一千多万元购买设备的预算,但最终被毙了。”童平平说,“现在出现了太多专业的云公司,如果政府自建的话,很多的服务需求包括数据的调取、带宽,是没有办法满足顺时的并发用户的访问需求,因为很多应用可能就是阶段性的,可能就这一个月几百万的用户需要办理某一件事情,所以我们觉得购买服务应该是最好的一个选择。”

低价中标疑云

在明确提出了项目要求后,厦门市经济与信息化局提出了包括技术因素、商务因素、价格因素三项考核指标,其中技术因素满分55分,商务因素满分15分,价格因素满分30分。

据童平平介绍,5个参与投标的公司都通过技术要求,进入了第二环节,而最后的专家评审意见倾向选择腾讯云。

据了解,目前政务云项目的运营模式主要包括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BT(建设-移交)、BOT(建设-经营-转让)等模式。

“目前多数情况下,客户通常会分期付款。但是玩法有很多种,类似腾讯云这种一分钱中标事件,有可能属于BOT模式,也就是说先通过低价中标,再利用其他商业手段赚钱。也有可能是在项目到期、或者需要扩容进行二期、三期建设时再开始收费。”上述阿里云内部人士如是说。

据悉,BOT是指政府部门就某个基础设施项目与私人企业(项目公司)签订特许权协议,授予签约方的私人企业(包括外国企业)来承担该项目的投资、融资、建设和维护,在协议规定的特许期限内,许可其融资建设和经营特定的公用基础设施,并准许其通过向用户收取费用或出售产品以清偿贷款,回收投资并赚取利润。

但童平平在腾讯云+未来上海峰会上却表示,腾讯云并未绑定其他服务,厦门市政务云也不会被腾讯云绑定,未来招标时仍可自由选择供应商。对此问题,记者在9月26日至28日间多次向腾讯云方面询问,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未获回应。

“一分钱中标的案例,应该是为了做个标杆,以便于今后拓展,但这种方式会给客户一种困惑。”对此事,金山云CEO王育林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政府招标是严肃的事情,相信今后的政务云项目招投标会更加规范化。”

浪潮集团王洪添在今年8月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一些企业走入了市场误区,才催生了这种近乎免费的策略,实非正常现象,但很快会过去。

从法律角度看,一分钱中标案例还存在不正当竞争之嫌。

“1分钱或者0元的价格显然远远低于成本价,从价格的角度来看,违反了《采购法》和《招投标实施条例》的规定,而且有不正当竞争之嫌。” 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剑锋对本报记者表示。

据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采购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实施条例》规定,政府采购必须有偿,投标报价不能低于成本价;《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第五十一条也规定,投标报价低于成本或者高于招标文件设定的最高投标限价,评标委员会应当否决其投标。

市场风云背后

腾讯云一分钱中标在业内掀起了波澜,但类似事件却时有发生。

在2016年4月温州市政府政务云平台项目招标中,中国移动温州分公司也曾经以1元的价格中标该项预算金额为100万元的政府采购项目;2017年3月20日,上海移动与云赛智联股份有限公司、中国电信也曾以0元的价格中标上海市金额为1200万元的电子政务云项目;3月31日,中国电信集团辽宁省辽阳市电信分公司、中国电信系统集成有限公司辽宁分公司组成的联合体,以0.01元的中标金额拿下辽阳市信息中心公共信息资源共享平台硬件建设项目;今年6月,中国电信再次以一分钱中标海南政务云。

“友商拿下一个标,我不看是一分线、一毛钱还是一块钱拿下。我们的观点是你要对用户负责、做好它,怕的是如果把它当成一个噱头、一个商业手段,在不成熟的情况下做了这样一件事情,导致两、三年后,那个地方要重头再来。”在3月29日的云栖大会深圳峰会间隙,阿里云总裁胡晓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及腾讯云以一分钱报价中标厦门政务云事件,称对方此举破坏了行业环境。

实际上,阿里云此前也在不断推出降价手段。在2016年12月,阿里云宣布推出“免费套餐”,开放了13大类共计34款产品,包括已有100余款产品中的主流产品;今年1月,阿里云宣布中国区云产品全线下调价格,核心云产品最高降幅50%;在今年3月,阿里云宣布CDN(内容分发网络)开始新一轮的大幅降价,其官网降价降幅最高可达35%,流量单价最低只需0.17元/GB。此外,带宽计费规则从原来的超额累进调整为阶梯到达。

阿里云人士对此表示,阿里云的产品降价一方面是由于经过不断的技术升级和资源优化,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阿里云的规模效应开始展现。

据赛迪顾问发布的《2016-2017年中国市场研究年度报告》显示,阿里云当前占据约30.6%的市场份额,位列国内第一。腾讯云和金山云分别以11.6%和6.8%位列第二和第三位。

“到目前为止,云计算还在高速发展期,还满足不了供给需求时,盈利还谈不上,如果想要盈利,就必须把增速降下来。从行业上看,盈利是需要经过长期耕耘才能完成的,如亚马逊的云计算是在第9个年头才盈利。”王育林说。

近年来低价中标政务云记录

2016年4月,中国移动温州分公司1元中标温州市政府政务云平台项目;

2017年3月20日,上海移动与云赛智联股份有限公司、中国电信以0元的价格中标上海市金额为1200万元的电子政务云项目;

2017年3月31日,中国电信集团辽宁省辽阳市电信分公司、中国电信系统集成有限公司辽宁分公司组成的联合体,以0.01元的中标金额拿下辽阳市信息中心公共信息资源共享平台硬件建设项目;

2017年6月,中国电信一分钱中标海南政务云。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