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科技>正文
怎样把“机器人大脑”放在云端
2017-09-02 09:15:32作者:屈丽丽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访达闼科技创始人兼CEO黄晓庆

作为一名在中国移动高层工作过8年的国企老兵,黄晓庆曾担任中国移动研究院院长一职,一手主持了我国4G标准的建立,借用中国移动集团党组成员、副总裁沙跃家的话来说,“4G被评为中国科技进步特等奖,客观地讲,黄晓庆是为4G立下汗马功劳的。” 在加入中国移动之前,黄晓庆曾担任UT 斯达康的CTO,在美国工作生活了23年,并先后在贝尔实验室、UT斯达康任职,官至UT斯达康CTO。正是这些经历成就了他在通信领域的国际化视野以及面向未来的思维方式。

2015年,黄晓庆毅然选择从中国移动离职,选择去实现自己的下一个梦想——创立达闼科技。

在机器人、人工智能炙手可热的今天,黄晓庆独辟蹊径,提出了“云端智能”的概念,并将所创公司达闼科技定位为“打造云端智能机器人时代的Google”,而站在他身后的投资人则是孙正义、郭台铭等投资巨擘。

2016年5月20日,达闼科技宣布获得软银、富士康、华登资本等四家机构的300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2017年2月18日,达闼科技再次宣布获得1亿美元A轮融资。仅成立不到两年时间,黄晓庆一手创办的达闼科技,已经是中国移动5G创新实验平台的合作伙伴,迅速站到了机器人时代的尖峰位置。

黄晓庆表示:“达闼科技定位于‘云端智能机器人运营商’,专注于全球安全通讯网络、人工智能、机器人运营服务。”作为全球首家智能机器人运营商,移动内联网云服务解决方案(MCS)是达闼科技战略规划的第一步,他如何理解云端智能机器人?如何引领新一代的移动信息化安全标准?为此,《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了达闼科技创始人兼CEO黄晓庆。

为什么智能机器人大脑只能放在云端?

《中国经营报》:智能机器人已经热了几年,在“云端智能机器人”这个概念中,云端智能机器人的大脑放在云端的依据是什么呢?

黄晓庆:“云端智能”是我在2012年提出的概念,当时从理论上为了论证云端智能机器人条件趋于成熟,我提出了三条假设。首先,云端智能最核心的基础是电脑和人脑的差距。科学家们认为,人脑有100亿~10000亿个神经元,若想让已有技术完成一个集成如此多神经元的电路需要2000吨重的芯片,耗电27兆瓦。这意味着即便能造出一个拥有“人脑”的智能机器人,它也无法扛起自己2000吨重的“脑袋”。不过,人脑的速度比电脑的速度慢100万倍,这则意味着可让100万个机器人共享这个庞大的“大脑”。

其次,从生物学角度来看,通信网络的发展为机器人技术提供了第二个理论基础。人脑发出一个信号传到人体器官会延迟30到50毫秒。而3G移动通信网络延迟时间大概是150到300毫秒,4G移动通信网络延迟时间大概是50毫秒以下,即将到来的5G移动通信网络的延迟时间只有1毫秒,比人还要敏捷。移动通信网络就如同智能机器人的“神经系统”,解决了电脑反应速度慢的问题。

再次,按照云端智能机器人的设想,若机器人“大脑”在云端,移动通信网络是机器人的“神经系统”,机器人还需要强大的传感器、电源、操作系统等支撑,而这些恰恰被谷歌无人驾驶汽车等已经面世的产品所证明,能量存储技术、传感器技术、驱动技术都已达到一个凝聚点,在技术驱动之下,云端智能机器人产业链可以应运而生。

所以,论证的结果是云端智能是机器人发展的必经之路,只有将数据与计算放在云端运算才是解决机器人“智能化”的最好办法,因此机器大脑只能放在云端。

《中国经营报》:软银是达闼科技的投资方,你在2014年拜访过孙正义,他作为投资人有没有给过你一些建议?

黄晓庆:2014年,我跟孙正义提这个概念的时候,当场就打动了他。虽然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努力的空间还很大,但一直是在严格实施当年的想法和计划,我们希望让产业界更多的人一起来推动云端智能的发展。

孙正义讲过“2040年机器人的数量会超过人类”,他很看好这个行业,但他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企业家、生意人,所以他看过我们的商业计划后,他说,“你一定要想办法赚钱。”这也是他投资达闼后非常关注的一点,就是能不能把我们现在安全网络、机器人终端的技术变现并实现商业化。所以,我们公司在技术商业化领域上做的不少工作,就是在他的指导之下完成的。

《中国经营报》:在今年7月20日的2017软银大会上,达闼科技除了展示了其移动内联网云服务解决方案(MCS),同时还发布了全球首款云端智能连接终端DATA手机以及备受行业关注的全球首部实用化人工智能导盲终端——META智能导盲机器人,这是否是商业化的一部分?

黄晓庆:服务型机器人,它的终极目标是家庭保姆。但是一开始我们没有办法在技术上完成特别通用的机器人,所以我们认为一开始是垂直的机器人。在医疗领域,导盲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机器人,在安防领域,也会有很多刚性的需求。在我看来,机器人时代的来临,实际上是人工智能、移动通讯和机器人制造三大科技的发展,只有相互结合,才能够产生效应。

智能导盲机器人的出现,代表着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人工智能技术在民用化、实用化领域的重要突破,我们希望最终它也能帮助到我们对产业标准制定的探讨。在通讯行业,我们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传统就是对产业标准制定是由上而下,由细而宽,对整个产业的规划和量化有非常精密的设计,所以我们用通讯业的标准制定的框架去发展机器人产业对未来会有很大的帮助。

云端智能机器人时代应该合作共赢

《中国经营报》:一些大型的云服务商也在酝酿发力人工智能机器人领域,能否谈谈你们之间的关系?是竞争多一些还是合作多一些?

黄晓庆:我们的云平台也好人工智能也好,我们都希望采取开放布局的方式,因为我们客户都是大型企业,他们的选择就是我们的选择,我们会根据客户的实际需求部署私有云或者公有云,我们很愿意和阿里云、Google、亚马逊的这些云服务商合作,包括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但是安全云是我们的架构理念。

对云端智能机器人产业来说,更多的企业介入是好事,因为云端未来的发展应该形成一个国际化的标准,这个标准就需要更多的人认同人工智能机器人的发展。互联网时代没有永远的合作伙伴,也没有永远的竞争对手,开放的心态非常重要。

举例来说,在美国,在半导体领域有一种非常重要的新型合作方式,被称作“极端的合作伙伴”,就是竞争对手必须要变成合作伙伴。大家都知道半导体的研发投入非常大,当年ARM在做半导体的过程中发现每年需要投入60亿美元资金,但是后来与IBM合作,就节省了大量资金,并让这个行业快速发展。我认为现在也到了这个时代,而且第四次工业革命就是智能机器人的工业革命,这次工业革命大家要一起同心协力,不管是不是竞争对手。

《中国经营报》:云端机器人对数据传输的安全问题如何考虑?

黄晓庆:我们推出的云端机器人的运营平台,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架构就是前面所说的MCS,即我们推出的移动内联网云服务。移动内联网是一个可以通过云端来控制机器人的网络,我们称作“云端机器人的神经系统”。当一个智能机器人服务的时候,如果用户担心这个机器人会被黑掉,那他一定不愿意使用这个机器人,如果机器人在家里看小孩儿,他去上班了,小孩子被黑掉的机器人劫持了是非常可怕的事情。所以移动内联网技术的核心就是把机器人的控制网络和互联网隔离,隔离之后,不管是黑客,还是不知名的第三方,都无法攻击机器人。说白了,该项技术的核心就是让机器人“不可见”,机器人被攻破首先是被看到了它在互联网中的位置,而机器人如果不被看见,对手就没有办法攻击它,所以我们首先做的就是让机器人“隐身”,所以我们用的是内联网,而不是互联网。

商业化的挑战

《中国经营报》:天使轮投资3000万美元,A轮投资上亿美元,都是投资在研发领域,如何应对投资方对于商业化的预期?

黄晓庆:投资者很支持我们在知识产权方面的所有工作,包括我们提出来的专利合伙人计划。这个时代知识产权是非常强大的竞争武器,它也是很重要的竞争壁垒,所以投资人是很尊重并支持知识产权工作的。我们也非常关注技术方面的变现,这是孙正义给我们最大的一个建议,一定要做变现和产业收入。所以现在我们也在做手机,一方面做移动通信的人都有手机情节,另一方面,手机本身是非常有用的设备,不但是机器和人连接的控制器,它也是工业物联网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装备。我也很希望大家以后会喜欢我们的手机,只是我们的手机从安全领域角度来说,它还是一个更专注于TOB(公司对商家)的行业,我们也在研究怎么让它有很强大的TOC(公司对消费者)的功能,比如说你的账户永远不被黑等。

其次,我们的云平台和导盲机器人,全部都可以推到商业化的前台,实现多机构互联,跨国安全网络的建设,这些领域目前在全球是非常热门的领域,我们的云系统现在也在与大企业合作做“云迁移”,并提出“云网端安全迁移”的概念。

《中国经营报》:达闼是一家科技公司,商业化上的可持续创新能力非常关键,如何打造企业可持续化创新的动力?

黄晓庆:的确,我们非常重视这个问题,达闼科技可能是高科技公司里面第一家建立了一个对员工和发明人特别有吸引力的专利合伙人计划,具体来说,就是在我们公司申请专利的发明人,不管他在职还是不在职,只要是在专利有效期间产生的收益,我们都会拿出10%回报给发明人,一些跟发明相关的人也有相应回报。美国有一个专利曾经赚了50亿美元,如果分发明人10%就是5亿美元。2014年,高通的专利收入超过了100亿美元,高通的发明人便可以分10亿美元,这在业内是一个很高的水平。我们相信30年后机器人时代一定会来临的话,我相信这将是非常丰厚的知识产权收入。

深度

距离机器人时代有多远?

对黄晓庆来说,云端智能并不仅仅是一家公司这样简单,而是代表着一个时代。“通过互联网去提供某种服务是无法控制传输的延时,但是通过达闼的网络就可以做到这一点。一个能保证延时和安全的网络服务,都是无法脱离这个架构的,而我们恰巧有很多这方面的专利技术。”黄晓庆告诉记者。

事实上,黄晓庆从不同维度论证了云端智能时代的必然性,甚至把达闼定位为“云端智能机器人时代的Google”。他表达的每个观点,都带着一股技术颠覆者的“味道”,或许,这就是孙正义、郭台铭等投资巨擘与他一拍即合的重要原因。

“我们喜欢把自己定位成云端智能时代的Google,因为Google是一个互联网运营商,也是一个实践自主研发、自主运营的典型与优秀的企业。”黄晓庆说。

与软银合作是与达闼科技的定位密切相关的。黄晓庆坦言,“2014年我决定出去创业时就在想谁是最好的合作伙伴,我深知人工智能一定是要和运营商合作。当时,我曾经工作过的中国移动是全世界最大的运营商,日本第二,如果我们能够联手来做,成功便会有巨大的可能性,所以我就毫不犹豫地去了日本,找到了孙正义。”

不过,对于达闼科技来说,即使有了运营商的合作基础,要想真正实现“云端智能机器人时代的Google”这一目标,实际上还是需要付出很多的努力。

“我们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就是要建立安全的云端连接。同时,我们也迈出了第二步中的一小步,推出了融合智能驱动的云端导盲机器人。未来,我们要做的工作便是在这两个领域里不断拓展我们的实力,比如让我们的平台可以支持更多的机器人。”黄晓庆表示,“从历史角度来看,我认为云端智能同样是一个科技征途。通信业在产业发展规划和产业发展标准推动方面实际上是领先于所有产业的,达闼科技能够用通信方面的一些经验来帮助机器人产业发展,我觉得也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

目前,达闼科技在云端智能领域的专利申请跟评测都超过了Google,“我们在做,他们也在做,大家都在布局,但是我们更聚焦在这个专业领域,这或者就是我们的优势。”黄晓庆很清楚自己事业的价值。

老板秘籍

1.为什么不做通用型机器人?

服务型机器人,它的终极目标是家庭保姆。但是一开始我们没有办法在技术上完成特别通用的机器人,所以我们认为一开始是垂直的机器人。在医疗领域,导盲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机器人,在安防领域,也会有很多刚性的需求。在我看来,机器人时代的来临,实际上是人工智能、移动通讯和机器人制造三大科技的发展,只有相互结合,才能够产生效应。

智能导盲机器人的出现,代表着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人工智能技术在民用化、实用化领域的重要突破,我们希望最终它也能帮助到我们对产业标准制定的探讨。在通讯行业,我们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传统就是对产业标准制定是由上而下,由细而宽,对整个产业的规划和量化有非常精密的设计,所以我们用通讯业的标准制定的框架去发展机器人产业对未来会有很大的帮助。

2. 如何打造企业持续创新的动力?

达闼科技可能是高科技公司里面第一家建立了一个对员工和发明人特别有吸引力的专利合伙人计划,具体来说,就是在我们公司申请专利的发明人,不管他在职还是不在职,只要是在专利有效期间产生的收益,我们都会拿出10%回报给发明人,一些跟发明相关的人也有相应回报。美国有一个专利曾经赚了50亿美元,如果分发明人10%就是5亿美元。2014年,高通的专利收入超过了100亿美元,高通的发明人便可以分10亿美元,这在业内是一个很高的水平。我们相信30年后机器人时代一定会来临的话,我相信这将是非常丰厚的知识产权收入。

黄晓庆简介

黄晓庆(Bill Huang)于1982年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获电子工程学士学位,1984年毕业于伊力诺依州立大学,获电子工程与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在信息通信技术行业拥有30多年的从业经验,是信息通信行业新技术的倡导者。

黄晓庆是中央企业首批引进的海外高层次人才之一(国家“千人计划”专家),现任达闼科技公司董事长兼CEO、鲲海创新研究院院长、电子科技大学教授。担任“千人计划”专家联谊会信息科学与技术专委会主任、DARPA科技创新机制工作组组长、中国电子协会云计算专家委员会副主任等社会职务,并受邀加入了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国际顾问委员会。曾任中国移动通信研究院院长、美国UTStarcom公司高级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等职。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怎样把“机器人大脑”放在云端

作为全球首家智能机器人运营商,移动内联网云服务解决方案(MCS)是达闼科技战略规划的第一步,他如何理解云端智能机器人?如..[详情]

汉能百亿押注薄膜太阳能 移动能源战略全面落地

如今,汉能建成了全球最大的民营水电站,而在薄膜太阳能领域,通过多次海外并购和全球技术整合,汉能已然占据了世界薄膜技术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