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科技>正文
微博、头条还有知乎的三国杀
2017-09-01 17:05:04作者:阑夕 来源:虎嗅网 评论:

有趣的是,它在中国的复刻产品,却在做出了相同的选择之后,不仅没有重演大洋彼岸的惨案,反而在市值上远远将师从对象甩在身后。

2012年,曹国伟把新浪和微博的高管悉数拉到了京郊开会,对于时任微博事业部总经理的彭少彬而言,这场会议毫无疑问有着「杯酒释兵权」的残酷,而将新浪和微博两大系统从人力架构层面进行骨肉分离,也成为权力调动的着重考虑。

这是新浪这家公司自古以来的惯例,由于缺少真正意义上的创始人基因,它的运作高度依赖业绩支撑,事情做得不如人意,板凳自然难以焐热。这种充满马基雅维利主义的管理作风,虽然难以在美利坚的西海岸获得立锥之地,却在东方的商业丛林中大行其道,以致于披上了某种竞争哲学的光环。

带着无线业务的成绩积累,王高飞不仅摘了微博这颗桃子,那些原本对于微博影响至深的新浪势力——彭少彬、陈彤、杜红等——纷纷撞上一层透明罩子,从此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而中国的宫廷史闻则早就证明,只有成功集权之后,才有「总设计师」的发挥余地。

3

在一条热门微博的评论中,有一种内容非常常见:用户并不发表见解,而是单纯的@他的好友,用以实现提醒和分享。

这是相当令人匪夷所思的产品使用行为,因为微博本身就是建立在「转发」的按钮基础上,放弃使用「转发」而是特意在评论里提醒好友,颇有南辕北辙的味道。

然而,站在用户的角度,这种行为存在很多的前置原因,比如他只想和特定的好友分享内容,或是担心对方会在信息流里错过这条转发,以及索性怀疑微博的权重干预会使自己的转发压根就不会被好友看到……而在评论里@对方,则可以使对方通过「@我的评论」这栏独立提醒收到消息,无论是到达效率还是传输可靠性都更为出色。

但是显而易见,这种用户行为其实已经脱离了媒体场景——他们并没有选择把自己作为内容的传播节点,而是半私密性的向好友定向分享——从而进入了近似通讯需求的社交场景。

这是微博选择侧重媒体形态之后必然遗留下来的用户认知矛盾,就像它对时间线的干预和重构总是无法得到部分用户的认同,因为在那些非典型用户——也就是相对较少的将微博当作媒体使用——看来,被系统操纵信息权重是莫大的冒犯,而在另一面,更加乐于把微博视作公众媒体的用户则对此感知较弱,因为媒体本身就具备梳理内容的职责。

用微博副总裁曹增辉的话来说,微博也曾亲历「大家认为这个产品很厉害,什么都能做」的阶段,尤其是在微信横空出世之后——「用户把大量的社交、通讯、互动的诉求,非常快递地转移了过去」——出于恐慌情绪,微博甚至推出过名为「密友」的同类产品,试图重新发明车轮。

所谓冰冻三尺,绝非一日之寒。


事实上,现时状态的微博,既有意的避开了和微信比拼强社交关系的正面战场,也不完全的如Twitter那样执拗而野心勃勃的塑造一个独立媒体品牌——后者甚至和彭博合作共建了一个全天候直播新闻的电视台——在智能手机接管数字生活的首要入口之后,微博正在尽力成为一个最为主流的内容消费平台。

毫无疑问,新浪微博大概可以算作命途多舛的一款产品:

它是各大巨头竞相博弈的微博大战的唯一一名幸存者,本应构成最大挑战者的腾讯微博却因微信过于出类拔萃而骤然失去了战斗到底的意义;

企业上层的权力斗争带来了人力资源的激烈洗牌,不过这也帮助微博筛选出了信奉「移动为先」而不眷恋桌面荣光的合适掌门;

它在最需要资本支援的时候得到了阿里的垂青,但是面对阿里寻求全资收购的要求,独立发展的决心最终还是压过了套现走人的欲念;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微博、头条还有知乎的三国杀

当人人网顶着「中国的Facebook+Linkedin+Zynga+Groupon」概念赴美风光路演,并在纽交所一跃成为彼时市值仅次于腾讯和百度的中..[详情]

微软:拿什么拯救你 我的“中年危机”

20年前的这一周,乔布斯在《时代》杂志封面上公开感谢盖茨拯救了苹果。当时苹果正处于破产的边缘,而微软同意了对苹果进行1.5..[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