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科技>正文
共享经济正在成为实体经济的“癌症”
2017-05-31 14:41:58 来源:新浪创事记 评论:

仅去年上半年,在单体百货、购物中心以及2000平方米以上的大型超市业态中,22家公司共关闭了41家店铺。其中,百货与购物中心15家,歇业店铺的营业总面积超过60万平方米。被关店铺持续经营时间平均为6.84年,其中,百货与购物中心为8.67年。

比大型经营实体日子更难过的是小微商户。逐年上涨的门店租金、人工成本对应的是实体经营与区域性市场的脱节,零售毛利的大幅下滑,销售提升对互联网流量的依赖,融资困难。在一、二线移动互联网发达的城市,经营不满一年即倒闭的小微商户占比超过40%。铁打的门面流水的店,小微商户经营参与的门槛没有提高,生存的门槛却被大幅提高。

实体经济在面对全球消费市场疲软和国内传统消费市场趋于饱和的大环境下,困境进一步加深的深层次原因还是商业模式之争。实体经济本身分散的特性,实物成本、空间成本有着天然的人群覆盖局限,盈利完全依赖于商品价值本身。移动互联网结合物流在迎合人性,聚拢流量的过程中,省去了实体经营大部分厚重的环节,将节省的成本全部反哺用户,甚至贴钱来迎合人们的贪癫痴实现野蛮生长。

实体商品对于移动互联网企业不过是在新的领域拓展流量的工具,可计入渠道成本来大规模的补贴运营,流量永远是经营的核心。互联网经济与实体经济结合的越紧密,渗透的越深,对实体经济生态的改变就会越剧烈。

一个不计利润求人气和一个追求商品利润最大化的新旧模式在存量市场相互交织,实体经济的雪上加霜是必然的。对于新的变种共享经济而言,它则更像是实体经济上的癌症。

以共享的名义“打劫”

无论是O2O模式让流量与分散的实体经济链条有机整合,还是目前热闹的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汽车、共享雨伞等共享经济对实体经济市场份额的直接替代,互联网经济在实体经济领域都没有创造出新的产品、新的品类、新的附加值、新的增量市场,以及新的利润空间。更多的是借助新的模式,资本助力与实体经济在中低端存量市场进行着直接的份额替代。

实体经济承担着整个社会分工、生产制造、物流、人力与物理空间成本,依赖于商品价值创造的利润保证良性循环。共享经济的不对称模式和反传统的游戏规则只能寄生于实体经济的母体当中,其自身的疯狂成长,是以消耗母体的生命值为代价。

中低端大众市场是实体经济赖以生存的基础,诸多实体共享产品在公共空间里,同质化便宜的充斥着,正在变向的压缩个人性化消费的需求,对多样化的市场空间进行着直接的摧毁。以共享单车为例,以前街头林立的各种单车店铺售卖着不同品牌价格600元至10000元不等的单车产品,骑行爱好者还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和骑行路线选装个性化的配件。不同价位的产品从材料、工程力学设计上兜售着更有附加值的卖点。每个单车店铺还在广泛组织骑行爱好俱乐部以兴趣为链接打造骑行文化。

共享单车只用了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就摧毁了沉淀多年的自行车产业生态。硬件几乎免费,只收相当低的使用费,仅这一点就让绝大多数单车店铺关门大吉。公共空间千篇一律随处可见的共享单车让个人购买一辆单车显得十分多余,愿意花更高的价格去为更具体验附加值的产品买单的高净值人群大幅下降,因为骑行文化随着线下实体店的缺失而消逝。

中低端的不对称替代和高端市场的根基的动摇,正潜移默化的大幅压缩实体经济的生存空间。

很多人认为,消费市场的工具化和单级化短时间内正在创造大量新增的中低端产品需求,至少实体生产制造链条能充分获益。从共享单车下游制造商的业绩报表来看,还远不够乐观。以信隆健康为例,这家全球知名的自行车配件生产企业,因为是摩拜单车的核心零部件供应商在共享单车概念的拉动下股票一度飙升至15元。然而一年多来,共享单车并未给信隆健康带来经营业绩实质性的提升,今年第一季度该公司的净利润在共享单车大势下出现了大幅下滑,股价也几近腰斩跌入8元以下。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