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科技>正文
腾讯云一分钱中标背后:云市场竞争升级?
2017-03-18 09:08:15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腾讯云在厦门政务云招标中的做法引发业界热议。

3月10日,自媒体——云头条引用了一位不具名业内人士的现场图片爆料称,腾讯云计算(北京)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腾讯云”)在厦门政务云竞标中报出了0.01元的“地狱价”,让业界连日来议论纷纷:腾讯云是在借竞标做广告,还是在发起新一轮云计算价格战?

3月14日,《中国经营报》记者针对厦门政务云一分钱竞标一事询问腾讯云相关人士,但截至发稿前并未收到该人士的正式回复。腾讯云方面通过其他渠道公开表示:“从云计算按需使用和弹性服务的特征看,腾讯云通过先入局,再寄望于通过更多增值服务模式获得长期合作价值的策略,不过是互联网公司惯用的玩法罢了。”

厦门政务云的竞标方之一——联通云数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浩宇在3月14日也表示,联通沃云在多个省份的政务云招标中都看到了互联网公司的身影,这个市场本来只有三家运营商竞争,现在直接与华为、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公司竞争,“我们看到他们非常看重政务云市场,一个是省级政务云市场,还有一个是地市级政务云市场”。

招投标价格战

《中国经营报》记者查询得知,名称为“2017-WS034厦门市政务外网云服务”的招投标项目,于2017年2月17日出现在中国政府采购网站上,采购单位为“厦门市信息中心”,获取招标文件的时间为2月18日上午8:00到3月8日下午5:30,开标时间为2017年3月9日,开标地点为厦门市行政服务中心,预算金额为495万元。

根据“云头条”的图片爆料,共有联通云数据有限公司、厦门纵横集团通信发展有限公司、中国移动通信集团福建有限公司、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分公司、腾讯云5家公司参与此次竞标,报价依次分别为309万元、290万元、269万元、170万元、0.01元。3月17日的消息显示,腾讯云中标厦门政务云项目。

本报记者梳理公开报道发现,在2016年4月温州市政府政务云平台项目招标中,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中国移动温州分公司以1元的价格中标了这项预算金额为100万元的政府采购项目。

更著名的案例是阿里云。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2015年1月23日在瑞士达沃斯论坛上曾披露,与铁道部12306购票网站合作,阿里云“不收一分钱”。

一家在公有云、私有云、混合云领域都颇有建树的国内云计算厂商一位中层人士3月14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云计算项目招投标的过程中,经常会出现一元钱、一分钱的竞标价。这是一种立足于“现在赔钱、未来赚钱”的竞价策略,因为云计算项目一般是分期建设,一期项目完成之后都会有扩建项目,还有服务项目和运维项目,这期不要钱不等于下期不要钱,建设项目不要钱不等于服务、运维不要钱。

李浩宇则指出,在政务云市场出现一元钱、一分钱竞标价,可能与政务云重要性有关,“大量IT投资都是政府主导,根据现在对政务云市场规模的测算,政务云可能要占到整个云计算市场一半的市场份额”。

刚刚发布的《2016年度中国云服务及云存储市场分析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云服务市场规模达到516.6亿元,预计2017年市场规模将达到690亿元以上,最近三年的年复合增长率超过32%。《报告》还显示,目前,云计算使用率最高的五个行业为游戏、电商、金融、视频、手机企业,而从发展趋势看,政务云、金融云、视频云、工业云是潜力最大的四个行业市场。

降价促销跑马圈地

尽管增速惊人,但总体而言云计算市场还处于起步阶段。在IBM负责云计算、2012年联合创办青云QingCloud的黄允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整体IT采购中,云计算份额还很小,2016年美国的比例大约在12%,中国则为5%~6%。

根据Gartner的数据,目前在全球云计算市场,亚马逊AWS、微软Azure、IBM、谷歌四大厂商是主导者,四家公司占据50%以上的市场份额。

中国云计算市场情况更复杂,目前主要有三类玩家,一是以亚马逊和微软为代表的国际玩家,二是以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为代表的运营商,三是以BAT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巨头。在三大势力的夹缝中,也有一些创业公司,如金山云、UCloud、青云QingCloud等。但这类公司一般从行业市场寻找突破口,比如,金山云从游戏云、视频云领域崛起,青云QingCloud从金融等行业云市场爆发。

虽然处于起步阶段,但中国云计算市场竞争异常激烈。数据显示,阿里云已连续六个季度成为全球云计算同比增幅的全球领跑者,向全球云计算市场规模领跑者——亚马逊施加压力。阿里云身后,腾讯云也是急不可耐,明确提出了“5年花100亿赶超阿里云”的口号。

降价促销是云计算厂商“开疆拓土”的主要手段。阿里巴巴2016年财报显示,阿里云过去一年17次下调价格。由于处于领跑者的地位,阿里云每一次“出招”,其他玩家不得不随之降价。本报记者梳理发现,2016年10月14日在杭州云栖大会上,阿里云宣布“中国区核心云产品最高降价50%”;随后百度云宣布开启品牌升级促销活动,抛出七五折福利;腾讯云于2016年11月初也加入战局,宣布“四大核心产品全面调价,最大降幅低至3折”;BAT之后,亚马逊AWS也不甘寂寞,宣布对S3标准存储服务进行降价,降幅从16%到28%不等。

亚马逊AWS从上线至今已经降价52次之多,阿里云2016年降价17次创下纪录,其他的跟随者被动应战,被迫降价几次。

阿里云相关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规模大的云计算厂商周期性地调低产品价格是常见的,例如阿里云和亚马逊都会周期性地降价。这是因为技术升级和规模效益带来成本降低,所以会周期性地把这些降低的成本空间让渡给用户。”

“云计算是典型的规模越大,用户成本越低的产业。”该人士同时表态称,“但在招投标中出现一元钱、一分钱的报价,应该和正常的降价不是一个概念了。”

世纪互联一位内部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态称,在招投标中报出一元钱、一分钱“是噱头,似乎是充了广告费在博眼球”。该人士还认为,“不认为这种竞标行为会使云计算市场变成完全低价的市场。”世纪互联是微软Azure和IBM蓝云在中国市场上的运营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