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科技>正文
郭台铭的焦虑和鸿海转型
2017-03-09 10:34:42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评论:

过去一段时间,郭台铭跟他的鸿海略显被动。2016年增长乏力,以致出现上市19年以来首度负增长,比2009年遭遇金融危机冲击后还略显难堪。这背后,是它的代工版图面临巨大的结构调整。过去郭台铭虽然也为集团制定了所谓“八屏一网一云”的蓝图(2014年6月公布),但截至目前,仍是手机、PC类产品代工更有声量;其他领域虽有持续布局,包括一些巨资并购,但对整个蓝图的落地,似乎一直没有进一步明晰的动作。

而近期一天宣布两大合作,先夏普后软银,随后又传出消息联手台积电竞购东芝闪存业务,峥嵘顿显。

虽早已收购了夏普,但是双方之前的既定路径,基本设定在面板与太阳能领域。如今,延伸到了医疗与健康科学领域。

双方将成立Sharp Healthcare and Medical,鸿海间接子公司Fabrigene Limited为控股方。郭台铭表示,将锁定夏普在生命科学领域深耕数十年的人才、技术、设备、专利,利用公司原来汇集的国际医药管理人才与经验,以及大中华区销售能力,拓展生命科学、健康环境、影像医学三大面向。

可以看到,这里面有一个核心,那就是三大方向虽然都是相当专业,但幕后都有显示技术支撑。当然,现在的显示技术与半导体越来越高度融合。通俗地说,已经是一个半导体显示的时代。

这到底反映了鸿海的什么趋势?笔者个人觉得,这是郭台铭主掌的变革动向,就是朝行业互联网、物联网迈进。而它选择的健康医疗,既是国计民生无法脱离的刚性部分,也是现实产业中利润非常高的领域。

对鸿海来说,这一步不但跳出了面板产业局限于家电与手机等狭隘用途,开始走向更广泛的无所不在的显示时代,朝工业互联网领域迈进,更是意味着它基于制造业的平台化战略得以深化。要知道,鸿海可不只是一个硬件代工企业,它是一个远胜IDM模式的综合性的巨头,在全球电子业领域,除了处理器不生产之外,其他几乎所有部件、软件都不在话下,而且它还有强大的模具与材料布局。

这能让它走出过度侧重PC、手机及其他消费类电子代工的风险。过去的业务虽然规模非常庞大,但力弱稀薄,而且波动非常剧烈,几乎是每隔几年就来一次巨大的震荡。当年它是整个PC业代工巨头,PC成长乏力后,它强化手机代工,一度是摩托罗拉全球最大的代工厂,但随着它转型失败,加上2008年遭遇经济危机,鸿海一度遭遇巨大挑战。不过,当苹果引领的新一轮智能手机热潮开启后,它迅速依靠整体优势,切入苹果产业链,成功完成了替代。这也是2009年郭台铭重新回归集团担任CEO的危机背景。

与它竞争的另一巨头伟创力,当初被鸿海超越后,很快剥离了PC与手机等消费电子的大部分订单,全力冲刺其优势领域,即2B代工,从而避开了郭台铭的强悍冲击。截至目前,虽然伟创力规模远不如鸿海,但业务版图相对稳定。

之前鸿海也曾有过直接的2B布局,如服务器形态,但因为直接依托PC产业链,越来越透明;较早时候还布局过汽车,至今也在积极渗透,甚至还有不错的无人驾驶专利,但两年前,它将无人驾驶的部分专利卖给了谷歌,似乎在等待更为成熟的涉入机会;至于在能源领域的布局,其中的太阳能已经有了不错的基础。

这种重度垂直的领域,比如能源、健康、医疗,也是GE、西门子、飞利浦、东芝等巨头的地盘。而这几年,韩国三星也在强力冲刺,在其版图里这部分恰恰也是它面向未来转型的方向,且连续的危机一定会推动三星转型速度加快。

就是说,郭台铭的危机感应该是非常强烈的。当人们为三星担忧的时候,笔者感觉它的老对手的焦虑似乎更重。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