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科技>正文
华强北淘金客的留与走
2017-02-28 10:27:04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评论:

“朋友圈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潮汕人基本都会互相帮忙。”同样在华强北起步的阿凯对这个地方也拥有着深厚的感情。

曾经山寨手机生意的衰败让阿凯和他的老乡们苦不堪言。

“不用看网上的数据,单单是看远望二楼这边的店铺就知道了。”在地铁围蔽期间,阿凯带记者参观过他的“战场”。一眼看上去,过道两边都是做手机背壳的商家。而据阿凯介绍,在过去,这里大多数都在卖水货手机或者翻新手机。

阿凯所说的远望二期位于主街上,与一期毗邻。开年之后,远望二期开始了新一轮的招商,“等了一整天,也没见几个人过来问,更不要说租了。”负责二期的招商经理潘建东告诉记者。

与主街的热闹场景不同,记者走访发现,远望二期二楼店铺的空置率达到了50%以上,大部分店面铁闸紧锁,而零落的商家也是闲庭信步,并无忙碌迹象。“以前,出租商铺的价格都是我们说了算。现在是你要多大我们割多大,再谈价格,就是这样人家都不愿意跟你谈。”潘建东无奈地对记者说道。

阿凯告诉记者,作为山寨手机厂商,从事iPhone外壳业务所投入的资源并不需要太多,只要弄到iPhone的模具,然后迅速开工来抢占市场,同时,原有山寨手机的销售渠道还可以重新利用,相比从事其他行业,做手机壳并不是完全的白手起家,只是将原有的生产产品更换而已。

“虽然和过去相比,每部手机赚的点数波动并不大,但是加上铺租和人流量等因素,生意并不好做。”

寻找新名片

年后的第五个工作日,第一财经记者走访华强北。彼时,每年一度的醒狮贺新春活动刚过,电子竞技嘉年华也如约而至,给这里带来了不少人气。

店主手指在计算机上快速按下一些数字,店里的小工则忙着装卸一盒盒不同品牌的手机。手拖车拉过的声音夹杂着吆喝声,对着店主问价的客人也不自觉提高自己的音量。

四年改造将华强北主干道变成商业步行街,从深南大道入口到红荔路出口,930米长的华强北,从此结束人车混流历史。

此前,淘金客们热爱的华强北已经经历过几轮变革。

1982年深圳特区成立不久,城区面积很小。原电子工业部、兵器部、航空局、广东省电子局等单位迅速进驻当时相当于市郊的上步工业区,成立了一系列的电子工业企业,并建成了爱华、京华、华发等大厦。这时,还没有华强北的概念,此处以电子工业生产为主。

彼时,一栋20层的深圳电子大厦拔地而起,不仅是深圳当时最高楼,也是全国最高楼——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深圳特区的地标。

1988年1月深圳电子集团公司正式更名为赛格电子集团,1988年3月28日成立了赛格电子配套市场,当时由来自深圳本地和内地的160多家厂商以及10家港商,以自营自销、联营代销的方式经营。此时形成了华强北的雏形,上步工业区也从一个工厂区变成了一个国内举足轻重的电子元器件交易市场。再后来,电子产品起家的华强北成了深圳一处商圈。

上世纪90年代到2000年初,华强北从最初的工业区向商业区升级,吸引不少百货进驻;2006年开始,手机零售配件行业迅速占领市场并让华强北名声在外;在2013年3月,由于地铁7号线施工,华强北主干道被围挡,进入四年的改造期。

封街减少了客源,但也正是这四年间,华强北凭借其完备的电子信息产业链,打造“创客天堂”,无人机、LED、机器人、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新型可穿戴设备等科技含量更高的产品正在成为华强北的新名片。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副院长曲建认为,华强北的未来应当是东京秋叶原。

改造后,华强北仅地下空间的增量就达200万平方米。约有一半面积会发展消费电子的展销,将电子商场从地面延伸到地下。另一半将引进餐饮、百货、珠宝、休闲等项目,形成体验式为主的商业业态。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