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科技>正文
华强北淘金客的留与走
2017-02-28 10:27:04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评论:

“以前,出租商铺的价格都是我们说了算。现在是你要多大我们割多大,再谈价格。”在华强北负责远望二期的招商经理潘建东无奈地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华强北的今时已经不同往日。

上世纪90年代,深圳电子商圈华强北迎来了它最辉煌的时刻。这里的商家,生意好的时候甚至日入百万。这里成为了许多年轻人南下淘金的第一站,在华强北拥有一家自己的店面是他们奋斗的目标。

华强北彼时拥有一种罂粟般的魔力:上下游供应链、信息流、物流以及人流在此处交汇,形成了这个庞大的电子集散地的内核。在最好的日子里,这里1平方米的柜台可以卖到30万,一张商铺申请登记表可卖到5万。

那时的华强北,是创业者的摇篮,是草根的天堂。在这小小的1.4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至少诞生了50个亿万富翁,也孕育了腾讯、神舟电脑、同洲电子、金证、洪恩软件等一批在国内响当当的知名企业。

随着互联网发展,线上电子元器件崛起,实体店人流逐渐稀少。电子商务扫荡旧经济,华强北失去了往日风光。技术浪潮起伏,财富在此聚散。有人留下了,有人散去了,华强北和它的淘金客们正在经历一场漫长的蜕变。

以前,商铺价格“我们说了算”

2013年3月,是华强北的一个重要时间节点。——由于地铁7号线施工,华强北主干道被围挡,进入四年的改造期。

主街道被围挡之后,交通不便、漫天尘土的施工环境让人流量骤减,另一方面,线上的元器件电子商城呈现出锐不可当的势头。

改造期间,跑路潮、空铺潮之说喧嚣不止。高峰期时,离开华强北的企业大概在三四千家,这比郑州或济南等城市电子市场的总量都要大。

华强北街道2013年公布的数据显示,商圈中14家代表性单位,有13家日均人流量下降10%~20%,4家营业额出现下降,6家出租率降低,出现较大空置,并且有5家出现了租金下跌的情况。

新买主盘下已经亏损经营的旧楼,最后不得不在亏损中寻找下一任买家——店铺频繁易主成为常态。

“那段时间只能熬”,张坚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张坚的柜台设在远望数码城的二楼中心,原来主要做水货手机的生意。和众多来深圳的淘金者一样,带着梦想和干劲一头扎进了华强北。在他的观念里,这里是创造奇迹的地方。

坊间有这样的传闻,华强北一条900米的街每年的销售额能达到4000亿元。一个月赚二三十万对于肯吃苦的年轻人来说并不是遥不可及的梦。

不过,一夜暴富的神话最终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相反,随着华强北商圈优胜劣汰的产业链整合,张坚在华强北开的档口生意越来越差。

和其他地方论档口出租的形式不同,在寸土寸金的华强北,大多数电子市场都是按平方米收租。一个看上去不到5平方米的小档口,通常会有两三家共享,而租金便宜些的柜台也常常被分割成几块,一张每日更新的水货单,一个十几元就能买到的卡西欧计算器,就组成了交易的店面。

在最困难的时候,张坚选择了和别人合租,一个不到1平方米的柜台租给了三家人。但这样的日子也没有过多久。

如果说零售品牌直营店的崛起压缩了水货手机的空间,那么深圳的大力度打击走私手机市场则成为了张坚的噩梦。

此前,淘宝上3C类产品中,超过50%的货源都来自华强北,每天吞吐苹果的产品都在四五千部以上,货源一断,像张坚这样的小批发商就会很“受伤”。并且,不少供水货商存货买货的卖场自华强北改造起已经打出了转型升级的口号,张坚不得不再找新的地方来维持稳定的客源。

“小卖家必须要适应商场的规划和节奏,不过,表面上怎么变化,生意还得继续。”张坚关闭了自己的店铺,还在寻找新的商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