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科技>正文
看Google和Facebook如何重塑美国选举?
2016-11-25 16:17:22 来源:百度百家 评论:

  Moore这里实际上是说电子投票可以减少现场投票的成本,从而提高投票率。本期推送公号的翻译文章,即试图以数字时代为切入点,探讨技术进步以及随之崛起的互联网巨头对于政治(而不仅仅是经济)的影响。

  “伴随覆盖人群的不断增加,社交网络已经成为真正的政治玩家:他们可以动员选民,且将某一个候选人集中显现在特定用户面前。明年的德国联邦选举有可能是这个国家第一次面对数据推动的竞选,而一些立法者对此表示了担忧”。

  安吉拉-默克尔最近多次谈到了互联网。例如在上周星期二面对电视台和出版行业重量级人物的演讲中,默克尔提到了包括谷歌和脸书在内的互联网企业的权力问题——更具体而言,这主要涉及搜索结果排序算法和用户新闻订阅推送算法的不透明问题。默克尔提出,问题的关键在于除了社交媒体巨头的内部人士,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在使用何种标准过滤数据。这不仅仅造成了政党人士的担忧,对于社会整体而言也是一种潜在的麻烦。

  默克尔总理对于IT政策的突然关注与一件事有关:即将到来的德国联邦选举。默克尔深知,谷歌和脸书在决定此次选举之后谁将领导这个国家中将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而新任领导人将在2017年下半年履职。

  当我们讨论“数字化”时,不仅仅是德国产业需要重构其本身——传统的政治逻辑同样已经被颠覆,尤其是在大选期间。但是相比于数字化对经济的影响而言,技术对于政治图景的冲击远没有进入人们的关注视野。

  我们真的应该担心算法的力量吗?脸书和谷歌真的能够秘密影响我们的政治观念并甚至进而影响选举结果吗?谷歌偏好的候选人能够被给予不公平的优势吗?

  上述问题的答案是非常明确的:它们具备这样的能力,而且他们的确产生了这样的影响。

  仅仅只是脸书的用户规模就能够使其成为塑造、操纵其他人政治观念的重要工具。拥有大约18亿用户的脸书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全球性大众媒体。

  在德国,脸书拥有接近2900万用户,超过2200万每天都使用它。这相当于整个国家的1/4人口。谷歌的用户数量同样是引人注目的。超过90%的搜索引擎流量集中在谷歌服务器。作为当代“看门人”,谷歌对于其用户生活已经具备了史无前例的影响力。即使是搜索结果在页面上的排列顺序对用户都将产生巨大影响。例如它们会影响商品的销售量,也会影响投票中候选人的排名顺序。

  当前,在线平台已经对我们的政治观念产生了显著影响,而它们本身也并不否认这一点。它们公开的推销其所拥有的权力:从政党或候选人处得到的广告收入是它们商业模式的一部分,谷歌和脸书甚至明确的将政治领导人视为可赚取利润的客户对象。以脸书为例,它已经在柏林为政治热衷者举办了一系列的工作研讨会,并在社交媒体上以德文出版了《政治家手册》。这些工作的核心议题就是解释并宣传“如何在脸书上开展政治竞选活动”。

  自2016年3月之后,《政治家手册》的作者利用多个案例解释了数据推动的竞选策略是如何实现的。脸书可以被用于锚定特定用户的政治兴趣。例如今年2月,有4.4万25岁至55岁之间的德国人对最低工资制表现了明显的兴趣。根据竞选团队所花费的广告经费的多少,一部分、大部分乃至全部“满足一定标准”的脸书用户都可以被推送该政党或候选人的广告。例如政治家可以锚定曾经在其页面上点击“喜欢”按钮的用户,并甚至延伸至这些用户的朋友——政治家也可以锚定某一个年龄段的所有人,或者是与其选举办公室相近的第一次投票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