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科技>正文
雷军继续革命 承认小米需要补课但绝不反思
2016-11-21 11:41:16 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

  ‘速度泥潭’

  几乎所有的创业公司都迷恋速度。

  小米也不例外,从某种意义讲,小米是这一波互联网创业中速度的代名词。它几乎是这个星球上最快达到10亿美金和100亿美金销售规模的公司,成立后的每一年,小米估值都翻倍上涨,从2011年的10亿美金到2012年底的40亿,再到2013年的100亿和2014年年底的450亿美金估值,雷军带领小米狂飙突进。

  去年3月份两会期间,雷军在媒体沟通会上表示“小米2015年计划出货量将达到8000万”。以2014年的基数和增长速度来看,小米的野心很有可能实现,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此前和之后,小米从未向外界明确透露过KPI。

  公司高层无法理解,“小米不是从来没有KPI吗?”一位手机业务负责人回忆当时的变化,虽然细微,但公司内部已经开始有些头脑发热。

  2014年年底,王川也开始感到恐惧。“高速路上怎么才能不翻车?”王川是小米联合创始人,主要负责小米电视业务。

  这种担心很快变成了现实。2015年,小米手机出货量约为7000万,华为以一亿台出货量超过小米,成为去年国产手机厂商的第一名。这种情况在2016年加剧,OPPO、vivo依靠强大的线下渠道一冲而上,迅速抢占了三四五线城市的用户和口碑,不仅小米没有反应过来,连以狼性著称的华为都没能在这场换机潮中继续发挥优势。

  在速度问题上,雷军需要正视前四年的飞速发展和眼前突如其来的停滞。“越早摔跟头越好,过两年再摔,说不定都无法挽回。”小米一位高层告诉记者。

  “也就一个月的时间,雷总就冷静下来了。”一位手机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这让他很佩服雷军。

  在手机行业,每一位大佬都有自己的标签,余承东的狼性、贾跃亭的赌性、周鸿祎的爱憎分明,雷军最强的则是复盘能力。

  今年年初,小米公司年会,雷军罕见吐露心声,“说实话,(2015年)我不OK。过去一年我们实在过得太不容易了。”他能听见外界对小米的批评,“面对这样的压力,我们内部也有很多情绪和想法。我们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我思考了很长时间。”

  雷军将这一切归结于有了“心魔”,具化来讲,就是年初提到的“8000万台出货量”,它被“当成了任务,所有工作都围绕这个任务展开”。

  “开心就好”是雷军给小米2016年定下的KPI,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王川放松了,“公司的心态关键是领导人的心态,他调整过来就非常好。”

  雷军擅长思考,网上曾流传一则关于他对金山业务的复盘,“金山在上世纪90年代还很火,1999年互联网大潮起来的时候,我们却忙着做WPS,忙着对抗微软,无暇顾及。到2003年时,我们再环顾四周,发现远远落后了。那一瞬间,我压力非常大,作为CEO,我后面两三年每天都在想,什么地方出问题了,是团队不够好,还是技术不行,还是自己不够努力?”

  王川认为现在小米“很健康”,小米电视今年依然保持两位数的同比增长,而整个行业的平均增长只是个位数。

  “小米就是猪,外界怎么评价都无所谓”,他回应外界对小米如过山车般的评价,从登上神坛到跌落,小米在众人口中似乎只用了一两年。“我们都是创业二十多年的人,见了太多生死。”王川说。

  雷军认为外界给小米的压力和预期都太高,“前段时间一个媒体采访,把我气够呛,说我们跌出世界前五有什么感受,世界前五怎么了?世界第六也很牛啊!”

  小米联合创始人刘德负责的智能硬件生态链也感受到这种速度的变化。

  “手机业务是小米的大盘,大盘速度发生变化的时候,供应链必须要调整。”刘德说。一方面是小米速度变化,另一方面,智能硬件创业在经过2013、2014两年非理性爆炸之后,迅速降温,智能硬件创业者从如沐春风瞬间跌进寒冬。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雷军继续革命 承认小米需要补课但绝不反思

手机销量从第一落到第四,雷军承认小米需要补课,但他绝不反思,也不会向竞争对手学习,而是坚持小米方法论,在颠覆线上之后,..[详情]

乐视两项目未现施工迹象 涉投资额600亿

“当一切被禁锢时,只有梦想可以自由流动。”2016年4月,贾跃亭在乐视生态发布会上抛出金句,7个月后,乐视生态因资金链风波遭..[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