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科技>正文
Facebook帮助特朗普上位?
2016-11-15 16:13:32 来源:腾讯科技 评论:

  10月中旬,在位于俄亥俄州杨斯顿的特朗普办公室,我遇见了科尼·凯斯勒(Coni Kessler)。现年75岁的当地人凯斯勒,让我坐在她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交谈中,她解释了她为什么憎恶希拉里,并欣然地将选票投给特朗普的原因。

  凯斯勒告诉我,希拉里是一个无神论者,在辩论中戴着耳机,以便乔治·索罗斯可以暗中为她提供帮助。凯斯勒说,在希拉里患肺炎的时候,有一次晕倒在了轿车后面,希拉里特地雇了一位年轻的女演员,在她晕倒时跑过去给她一个拥抱,制造一切正常的假象。凯斯勒还说,她曾看到过一个关于比尔·克林顿强奸一个未成年少女的视频,但该视频后来却神秘地消失了。她很想知道为什么没有人谈论比尔·克林顿和一名黑人女子的私生子。

  我问凯斯勒在哪里看到的这些故事,她回答说:“在Facebook上。”

  虽然凯斯勒所说的故事是极端的,但我知道特朗普很希望能够拥有许多像凯斯勒一样的支持者。

  可以肯定的是,Facebook在这次选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Facebook允许虚假新闻(类似Kessler向我描述的故事)扩散,并且可以让我们只看到自己“喜欢”的内容。当然,不能简单地认为特朗普的获胜完全是因为Facebook。特朗普之所以获胜,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这个社交媒体进化的特定时刻里,特朗普以一种其他任何总统候选人(包括巴拉克·奥巴马)都未曾使用过的方式利用了这种新媒体。


  Facebook帮助特朗普上位?真相其实是这样的

  虽然我们可能不知道特朗普究竟有多么富有,但在点击率就是金钱的经济体中,特朗普就是点石成金的麦达斯国王(King Midas)。

  尼克·梅尔(Nicco Mele)和其他人一样,对特朗普的当选感到不可理解。令人称奇的是,梅尔实际上在他于2012年出版的《The End of Big》一书中预测到这一点。梅尔在书中描述了互联网如何通过侵蚀传统的、自上而下的政治权力结构,使奥巴马这样反叛的总统候选人取得了成功。他写道,在许多方面,这种侵蚀是一件好事,因为政治阶层是腐败和分裂的。

  “在加速党派灭亡和赋予新人权力的同时,互联网也为危险的民粹主义者掌握我们的政治制度铺平了道路。”梅尔说。“我们选出了像奥巴马这样可以改变这个制度的、激动人心的候选人,也选出了一些极端主义者或边缘候选人——他们如果当选,可能把整个制度都摧毁。”

  “这正是已经发生的事情。”今天,梅尔这样说道。

  像奥巴马在参加总统竞选时一样,特朗普将社交媒体作为他和美国人民之间的直接沟通渠道。但与奥巴马不同的是,特朗普花了几年时间培养这个社区——他在Twitter发表了大量言论,其话题囊括一切:从奥巴马总统的出生地到罗伯特·帕丁森和克里斯汀·斯图尔特的关系。当特朗普开始竞选总统时,他已经在社交媒体上拥有了大量追随者。

  从去年夏天开始,特朗普一直主宰着Facebook和Twitter上的谈话。他在社交媒体上的频繁露面不仅吸引了选民,也吸引了媒体。 Never Trump运动的领导者帕特里克·拉夫尼(Patrick Ruffini)说:“他有能力通过未过滤的方式进行沟通,之前从来没有候选人这样做过。”

  然而希拉里却似乎总是与她在社交媒体上的角色保持着距离。在社交媒体上,希拉里发布的内容是由竞选团队制作的,其中希拉里以第三人称出现。它们让人感觉不是在与一个真实的人接触。希拉里在泄露的邮件中表现的是一个真实的自己,而在社交媒体上却不是。


  不管好坏,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的表现是本色的。“他似乎是一个在凌晨三点就不安分的家伙。”美国新闻评论媒体网站The Young Turks主持人Cenk Uygur说,“我们都等着特朗普发下一条推文。美国人喜欢娱乐,这是一个节目,是一个人气比赛。”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