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科技>正文
中兴美国困局:妥协是唯一选择 关键是筹码
2016-03-15 18:01:00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近日美国以违反出口管制法规为由,对中兴通讯采取限制出口措施,即中国并不陌生的”禁运”,这已经不单纯是经济问题,也不仅仅是国内选举诉求问题。而是一次战略性试探,也是一次国家间的要价。

  精心选择的一次要价

  美国对企业违反类似法律的制裁强度不一而足,背后规律难循。比如,在伊朗、古巴和苏丹等问题上,美方对汇丰的罚金高达19.21亿美元,法国农业信贷银行被罚款3.3亿美金,瑞信、德国商业银行等也都缴纳过类似罚金。但是,如果你仔细观察会发现,处罚名单当中,美国本土企业占比很低。

  2012年,爱立信因将电信设备销售给古巴,同样违反了美国的禁运法案。事后,爱立信支付175万美元处罚了事;再之前对阿朗和诺西的行贿制裁等也没有到禁运的地步。现在,对中兴的处罚结果还不得而知,但是,从前期已知的禁运来看,已经远远超过了对爱立信及其他相似企业的处罚力度。值得关注的是,2015年11月,爱立信宣布与美国企业思科结成研发等合作关系。

  制裁欧洲选银行,制裁伊朗选石油,制裁中国选IT,这并非偶然。这样的选择不可能是随机的,更可能是暗藏玄机。毕竟,这个事件已经长达4年,而且中兴最终也没有实现伊朗的该项订单,而是因为提前被发现而取消。

  并非美国不想制裁中国金融产业,而是难度较大。一个重要的因素在于,中国银行在美国很少有业务,国际化程度也不高,且结算体系不完全依赖于美元,所以,一度受制裁的俄罗斯、伊朗等都希望通过人民币结算,以减少依赖美元的风险。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与美元的逐步脱钩从理论上成为可能。

  这时候,选择中兴,更像是美国一个筛选过之后的选择。因为相比金融行业,中国的IT整机制造领域,更加离不开美国,美国有必杀技。即使是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在Android、iOS等操作系统和服务器等方面,也一样离不开美国上游厂商。

  但是,此前美国也曾经制裁过中国的超算,为什么失手了?因为超算并非民用产品,对美国依赖的部件种类要少很多,主要是CPU,而且对单颗粒CPU依赖较低,中国已经有了替代品。

  但是,民用整机则不同。无论是中兴、华为这样的电信设备和手机,还是联想这样的电脑厂商都离不开美国的很多部件产品,比如,电信设备零部件数以万计,有数百种来自美国,有CPU、也有光元器件、操作系统等产品。中兴、华为、联想的国际化依赖度又比较高,无法只靠中国市场,制裁它们的效果无疑更加显著。事实上,在伊朗事件当中,华为同期也是受调查的厂商,美国是否扩大制裁不得而知。

  综合各种背景来看,此时,美国选择中兴大张旗鼓开刀,无疑会有其经济和政治要价。但是,对于这种要价,目前真的有办法直接对抗吗?短期内不能。

  无奈的裸奔

  自从斯诺登揭开棱镜门内幕之后,全世界所有国家才突然发现,自己国家的政府、企业、甚至普通民众都是美国的监视之下,无异于裸奔——德国、法国等所谓的美国盟友的政府和企业也不例外,甚至波及德国总理默克尔等最高政要,很多更是最顶尖的、和美国竞争的企业。

  但是,你也会发现。盟友也好、竞争者也好,大家除了抗议之外,几乎没有办法反制。为什么?因为美国在信息产业领域的统治力是独一无二的,CPU也好、操作系统也好、数据库也好、路由器也好、域名服务的根服务器也好……几乎都是美国控制的。因此,短期巨大的抱怨声音之后,生活还要继续。

  没有一个国家具备反抗的能力,这就是基本的事实。德国、法国都力图做过自己的搜索引擎,失败;日本力图做过自己的操作系统和CPU,失败;瑞典曾经有自己的数据库MySQL,被收购……就连一家手机公司诺基亚最终被收购而死的都有点蹊跷。信息产业生态链高度复杂,小国难以独存、弱国没能力开发,这使得欧洲在信息产业时代的存在感很弱;而日本受限本土市场的狭小,文化扩张力不足,最终选择保留部分零部件产业,韩国、台湾更是只能做中下游。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特朗普赢了 硅谷哭了

特朗普的竞选中对科技公司最不利的是他封闭的态度,第一是对人才,这与移民政策有关,第二是对制造回流,他说要把苹果生产线搬..[详情]

贾跃亭拒绝收购 乐视要么伟大要么死亡

11月9日乐视召开投资者交流会上乐视网CEO贾跃亭现场除了回应乐视确实存在资金链问题,并表示乐视绝不会委身于任何一个第三方,..[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