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上海|陕西|四川|广东|浙江|辽宁|湖北|湖南|江西|河北|河南|福建|安徽|区域

把5块钱生意做到36亿 老干妈是怎么成功的?

公司 来源:中国经营网 2014-01-15 16:16:41 阅读: 评论:0

  除了“干妈式”管理之外,陶华碧在公司结构设置上也有自己的特色。“老干妈”没有董事会、副董事长、副总经理,只有5个部门,陶华碧下面就是谢邦银和王武,一个管业务,一个管行政。谢邦银笑称自己就是个“业务经理”,因为总要扑到一线拼命。

  1998年开始,陶华碧把公司的管理人员轮流派往广州、深圳和上海等地,让他们去考察市场,到一些知名企业学习先进的管理经验。她说:“我是老土,但你们不要学我一样,单位不能这样。你们这些娃娃出去后,都给我带点文化回来。”

  2005年,李贵山离开总经理岗位,总经理职位空悬了一阵后,职业经理人王海峰上任,现任总经理谢邦银时任总经理助理。而李贵山在“下课”之前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只是挂名,不再参与公司管理。

  “老干妈”的管理团队,大概是中国目前大型企业中最神秘的一支,陶华碧对他们的一个要求就是不能接受外界采访。坊间对这支团队的评价大致为:忠诚、勤勉、低调。而其长子李贵山离职的原因,一直是一个谜。

  创业期间,陶华碧从来没有和银行打过交道,唯一的贷款是在她发达之后,银行不断托人找上门来请她贷款,却不过情面才勉强贷的。贵阳市商业银行的一位工作人员说,陶华碧对他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你们就是想找我点利息钱嘛。“

  随着企业不断发展,“老干妈”品牌广为人知。但是,“人怕出名猪怕壮”。东西好卖了,仿冒自然而然就出现了。

  “老干妈”创立初期,李贵山就曾申请注册商标,但被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以“‘干妈’是常用称呼,不适合作为商标”的理由驳回。这给了仿冒者可乘之机。

  全国各地陆续出现了50多种“老干妈”,陶华碧开始花大力气打假。她派人四处卧底调查,每年拨款数百万元成立了贵州民营企业第一支打假队,开始在全国的打假。

  但仿冒的“老干妈”就像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出一茬,特别是湖南“老干妈”,商标和贵州“老干妈”几乎一模一样。

  陶华碧这次犯犟了,她不依不饶地与湖南“老干妈”打了3年官司,从北京市二中院一直打到北京市高院,还数次斗法于国家商标局。此案成为2003年中国十大典型维权案例。

  2000年8月10日,一审法院认定,贵阳老干妈公司生产的“老干妈”风味豆豉具有一定的历史过程,湖南老干妈构成不正当竞争,判决其停止使用并销毁在未获得外观设计专利权前与贵阳老干妈公司相近似的包装瓶瓶贴,并赔偿经济损失15万元。

  这意味着两个“老干妈”可以同生共存,这是陶华碧无法接受的,她很快提起上诉。

  其间有很多人劝陶华碧放弃官司,但陶华碧面对前来劝解的人就一句话:“我才是货真价实的‘老干妈’,他们是崴货(贵州话:假货),难道我还要怕崴货吗?”

  最终陶华碧和湖南老干妈的官司,在两位贵人的极力斡旋下得以终结。2003年5月,陶华碧的“老干妈”终于获得国家商标局的注册证书,同时湖南“老干妈”之前在国家商标局获得的注册被注销。

  2003年,一些政府领导曾建议陶华碧公司借壳上市,融资扩大公司规模。

  这个在其他企业看来求之不得的事情,却被陶华碧一口否决,陶华碧的回答是:“什么上市、融资这些鬼名堂,我对这些是懵的,我只晓得炒辣椒,我只干我会的。”有官员感叹,和“老干妈”谈融资搞多元化,比和外商谈投资还要难。

  即使是在扩大公司生产规模这样的事情上,陶华碧也保持着自己固执的谨慎。贵阳市官员在劝说陶华碧时也是倍感艰难,最后在市区两级主要官员的多次上门劝说下,陶华碧才勉强同意。

  现在,陶华碧几乎不去她的办公室,奔驰座驾也很少使用,因为“坐着不舒服”。除了一个月两三次去厂房车间转转,她生活的全部就是和几个老太太打麻将。

  有一天在麻将桌上,有人问她:“你赚了那么多钱,几辈子都花不完,还这样拼命干什么?”陶华碧当时没回答上来,晚上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这个问题,几乎彻夜未眠。

  第二天,正赶上公司召开全体员工大会,按着会前的安排,作为董事长的她要给员工们讲一讲当前的经济形势以及如何应对“入世”后的挑战,然后具体工作指标由总经理下达。

  按照陶华碧在公开场合发言的惯例,李贵山已经为她拟了一份讲话稿,陶华碧听了三遍,几乎就能一字不差地背下来。

  但在会上讲话时,她突然想起昨天那个问题,转换话题了:“有几个老阿姨问我,‘你已经那么多钱了,还苦哈哈的拼哪样哦’?我想了一晚上,也没有想出个味来。看到你们这些娃娃,我想出点味来了:企业我带不走,这块牌牌我也拿不走。毛主席说过,未来是你们的。我一想呀,我这么拼命搞,原来是在给你们打工哩!你们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为了你们自己,你们更要好好干呀!”

分享到: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6

关注中国经营网,每天了解商业天下事!

深度阅读

基督教与商人

带有深厚商业基因的基督教,正在重塑一些中国商人的家庭、事...

“中国式股市”掠影

“中国梦”已经深入人心,“中国梦”在证券市场中的体现,正...

内幕调查

网购药品售假:为降低成本掺面粉

过去大家都去药店买药,现在网购越来越流行,很多人就又喜欢...

黄金买卖还需货比三家

随着春节临近,南京金饰品及实物黄金的销售也进入了旺季。记...

人物

首富的“财富”观:尊重与经历

回顾历年的富豪榜,同属浙商的宗庆后与丁...

新东方陈向东辞职引俞敏洪收权猜测 未来去向如何?

1月13日,新东方发布消息称,执行总裁陈...

解码创业

美西时尚:奢侈品电商如何借鉴媒体思路

从2008年开始,奢侈品电商的发展像坐过山车一般:在资本的刺...

乐逗游戏商业模式解密:介乎开发与渠道之间

乐逗的角色介乎开发商与渠道之间:它通过自身的研发和技术能...

先锋话题

杨开慧之死:被暴尸三日 身中两枪未死又被补一枪

1957年,毛泽东满怀深情地书写了《蝶恋花·答李淑一》一词,...

真实的可可·香奈儿:曾是纳粹间谍

尽管同盟国方面有充足证据,二战结束后,可可·香奈儿却没有...

观点

房产税:增值税、交易税or空置税

“任大炮”最近又“开炮”了,他在其微博...

刘植荣:遗产税,该不该征?

2013年2月3日,国务院批转的《关于深化收...

本网站全部内容版权归中国经营网所有,并经中国经营报社独家授权。
Copyright© 1985-2012 China Business Media Corpor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京ICP备05052919号-1 | 公安备案编号:1101085109 | |安全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