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陈志刚
互联网大佬角力云通信 阿里为何抢先上了赛道
2017-10-24 13:28:38 来源:陈志刚

技术使能和通信服务场景化才是云通信行业超越红海市场的正确路径,这是余鹏武提出的在万亿级的通信市场实现差异化,避免陷入依靠“资源倒卖”模式的关键。

余鹏武是阿里云通信的掌舵人,在他看来,通信服务已经从资源汇聚和转售形态的云通信1.0时代进化到了云通信2.0时代:技术使能、场景化的通信服务。

这与服务于企业的云通信,必须要适应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需求密切相关。也就是说,只有互联网+通信,才有可能真正理解和满足企业以数字化的方式,打通通信与业务场景。

基因决定赛道

从互联网阵营看,以网易、腾讯为代表的竞争对手,与阿里巴巴有本质的不同,他们的企业基因是服务个人用户的,所以在企业价值链结构上是以服务个人客户为主,在面向政企市场时难以与阿里巴巴匹敌,比如钉钉在移动办公市场的短时间内风声生水起,成为中小企业的主流选择,达到300万客户规模就是一个例证。

此外,在云通信的场景上,就政企市场而言,任何其他互联网公司恐怕都无法与阿里比高低。阿里的场景覆盖了企业价值链的销售、服务、物流、仓储、IT、办公、财务,关键是阿里的电商到后来的支付、云计算、再到云通信,本质上就是解决政企客户信息化的问题的,只不过阿里巴巴用的是互联网的方式。

所以前一段时间,阿里巴巴宣传在云通信市场要All IN,项目级别是S级,是因为通信与即时通信在企业市场有本质的不同,且计算、连接、数据已经成为政企客户数字化转型的基本三要素,而阿里巴巴在连接商家、商品、顾客、生态伙伴过程中,对连接二字的理解相信是要优于其他竞争者的。

为何资源汇聚和转售的通信服务模式只能深陷红海?

在通信市场,以电信运营商为核心,政企市场的通信服务主要有三种模式:电信运营商直销、代理商和集成商分销、虚拟运营商转售,这三种模式的核心都是以通信资源为核心的,商业模式围绕资源的获取、分配、销售展开。

这是通信的1.0时代,竞争优势的焦点是资源垄断的能力和获取通信资源的成本以及与政企客户的“关系”。

由于业务和服务都是源自基础电信运营商,在满足客户需求上,尽管也有定制和创新,但是资源导向的本质只能是拼资源和拼关系。

就客户而言,要么被动的接受纯通信能力的产品,要么自己投入资源开发定制,虽然也有一些准场景化的通信服务模板,比如会议通知短信,但是在与客户业务流程深度耦合的时候,依然需要客户投入大量的资源进行定制。

这也是这么多年了基础电信运营商及其代理商、转售商们在政企客户市场始终进步有限的原因:一直在谋求嵌入行业流程,但是始终差临门一脚,无论如何折腾还是管道的命。

那么既然是无差异化的通信能力管道,竞争就会收窄到比拼资源能力和成本上,毕竟对客户来说,通信1.0模式下提供的服务是无差异化的通信服务,我为何又要支付不必要的溢价呢?

从云通信1.0到2.0,为何是阿里云通信呢?

有两个因素与阿里通信提前进化到云通信2.0阶段有关:一是阿里通信在资源汇聚和转售平台上的成功积累和卡位;二是阿里生态对通信能力的内生需求提供的肥沃土壤。

阿里云通信的发展经历了两个阶段:在云通信1.0阶段,完成了“大于”平台的建设,实现了基础电信运营商资源的汇聚和转售,主要业务以基础通信能力为主,比如短信;

但是不同之处在于,“阿里的大于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它承载了阿里巴巴内部技术保障能力”(余鹏武语),同时阿里云通信在围绕阿里生态的行业沟通的时候发现“在通信运营商和和互联网之间有一个巨大的鸿沟”,使得阿里云通信发现了自己独特的价值。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