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陈功
中国可能需要给美国相当大的利益
2016-12-06 11:38:17作者:陈功 来源:中国经营网

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对世界是个震惊和冲击,世界各国都在评估,这位非精英、非建制派的未来美国总统将给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变化。作为世界上经济体量最大的两个国家,中美关系未来如何发展,显然是牵动未来全球态势的一个重要影响因素。

有资深政治家和外交家不同意美国走向“新孤立主义”的看法。 如美国外交界泰斗亨利•基辛格就认为,所有国家必须在理解自己国家利益的基础上讨论外交政策,必须知道做出的决断在何种范围内是安全和稳妥的。所以,美国没有“新孤立主义”的选项。对于今后的中美关系,基辛格认为两国仍然会从大格局来考虑问题,美中两国的领导人要认识到,两国间的战争不符合两国国民和人类的意愿,两国虽然有竞争的要素,但也存在共存这个重要的要素,双方领导人都必须深刻认识到这一点。

面对这看似纷乱的格局,安邦智库(ANBOUND)研究团队照例进行了跟踪研究。在内部讨论中,我对未来中美关系的看法归结为两点——“大格局均衡”、“小格局博弈”。所谓“大格局”,指的是美国的地缘策略调整带来的全球格局变化,美国将进行的战略收缩和专注内政,为中美两国在这种大格局上的均衡提供了基础。所谓“小格局”,是指大格局下的小格局,是指具体而实际的局部利益和热点问题。在具体利益和热点问题上,未来美国务实的新总统不可能让步,相反会要争取更多的利益。

“大格局均衡”与“小格局博弈”,实际上为分析未来中美关系建立了一个框架。与基辛格关于中美仍着眼于“大格局之争”的看法不同的是,未来谁愿意加入变化的世界大格局当中,在其中扮演一个角色,那么就无可避免地要付出“小格局”上的重大成本。分析特朗普的背景特点和施政思路可以发现,注重实际、拿到实质利益再说,这是特朗普与建制派之间的最大不同。特朗普将会利用这种小格局上的“实”,来交换大格局上的“虚”。

如果说,未来中美之间在贸易合作,在南海问题,在汇率问题上,在世界各地竞争的越来越激烈,这可以相信;要说这些具体问题上,特朗普会让步于中国主导,要什么给什么,还真不能让人信服。与奥巴马总统时期不同的是,在获得具体利益的同时,特朗普愿意承认中国的世界地位,愿意与中国来谈,来交换利益,这就是大格局均衡。

作为一个生意人出身的总统,特朗普要做的买卖是,大小转换,以实博虚。值得注意的是,这种策略并非只着眼于短期利益,而是为特朗普之后的未来的美国新总统搞“新全球主义”奠定了基础。因为从历史来看,从二战之前到二战之后,从战后再到70多年后的现在,美国这个国家就是在孤立主义和全球主义之间来回折腾。所以,特朗普搞的这套,并不出乎预料,而是符合美国历史逻辑的。

尤为值得重视的是,对中国而言,在未来中美关系的大小格局转换中,必须要支付出一定的成本,才能获得“大格局”的利益,大格局上的均衡不是白来的!中国可能需要让渡相当大的利益给美国,才能换回一定的国际地位和利益。不过,即使支付较高的成本,也比奥巴马时代的中美关系要强,那时候在“亚太再平衡”之下,中国很难得到相应的国际地位,甚至连坐下来谈都很困难。这个“成本支付过程”即便完成了,大格局上的改变可能也是很严酷的,绝非唾手可得。

中国可能会赢得一定的空间与国际合作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能否创造利益,取决于很多条件——中国的制造业要走出新路,重振竞争力;高技术起码不能太落后,要仅仅跟随,最好能有自己的路子;外汇储备要有活的循环,人民币国际化要有较高水平,中国社会的文明程度要提高,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中国还要有一套可为世界所接受的价值观,能够为世界所尊重、所信赖等等。我的总结是,或许可以这样说,未来的中国,如果在“成本支付过程”中没有散架,那肯定会成为真正的世界大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