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新风口:“互联网+”提升传统产业
2018-03-17 08:40:47作者:李甜,吴可仲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优化创新生态,形成多主体协同、全方位推进的创新局面。深入开展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实施普惠性支持政策,完善孵化体系。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水平。

《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发现,报告中多次谈及创新、创业。比如“运用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打理改造提升传统产业”。“鼓励大企业、高校和科研院所开放创新资源,发展平台经济、共享经济,形成线上线下结合、产学研用协同、大中小企业融合的创新创业格局,打造‘双创’升级版。”

据《人民日报》报道,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13次提到“创业”,55次出现“创新”。互联网+、人工智能等领域将迎来创业的黄金时代。

冲击传统健身房商业模式

事实上,如今诸如互联网健身等新兴的创新创业模式已经兴起,线上APP聚集流量+线下小型实体店相结合是主要形式,具体分为以超级猩猩为代表的团课工作室模式,以乐刻为代表的小型自助健身房模式。2017年8月份,由于单人健身仓共享模式出现,又令互联网健身走俏。

3月15日晚上7点,在北京尚都SOHO地下一层神鹰勇士健身房,29岁的韩瑞虹正在跟一名女性沟通如何使用器械。

经历了乐视网裁员风波后,韩瑞虹选择不再找新工作,而是在2017年8月1日,与合伙人一起成立了自助式健身房去抓住互联网健身创业风口。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觅跑的投资人处独家了解到,目前觅跑单仓单天的交易额峰值已经突破100元,使用时长突破8小时一天,“单仓已经开始盈利。”

而对于互联网健身来说,能否解决获客和用户留存这两大魔咒,依然是它们成败的关键。

互联网健身产品扎堆出现于2015年和2016年,带来的创新首先在于改变了付费模式,通过低价月卡、低价预约团课,甚至推出了次卡来撬动用户消费。

健身行业实际正在走向零售化。在业内人士看来,付费方式的改变使用户的决策成本降低,直接冲击着采用年卡预售制的传统健身房。

根据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传统健身房,面积一般在800平方米以上,不售卖私教课的话,房租成本难降。而如果会员购买了私教课,但并不怎么去上,健身房反而由于不需给教练提成,盈利更多。

韩瑞虹此前在百度、乐视商城做UI,她因此清楚地知道用户体验的重要性。她将第一家店面选在了北京的核心商务区,定位于更具有消费力和接纳度的高端白领。正在装修的两家店面也位于该区域,同时,选址提升至更为显眼的第一层和第二层。

互联网健身房面向的是增量市场,其本质与传统健身房比,“换汤不换药”,依然是提供运动场所。互联网性,主要体现在能够在选址、价格方面下功夫,以引流用户。

“通过提供完善的体验,让用户主观上自觉前来健身。”韩瑞虹表示。

本报记者对觅跑共享健身仓创始人毕振的采访得知,由于看到了父母在寒冷与雾霾天气中依然戴着口罩外出跑步的情景,毕振受到了触动,于是产生了围绕社区场景创业的想法。

觅跑健身仓的地方的模式也是24小时自助式,不同在于其面积仅四五平方米,仅容纳1人健身,按每小时12元计费,更加地“碎片化消费”。

互联网健身产品设定的费用通常不会高于传统健身房。据悉,在北京、上海,乐刻运动的月卡价格为199元,在其他城市则仅99元,与传统健身房月卡相比低出不少。为了维持更多的人流量,低价起步企业也面临着一旦加价,售卡量便快速下降的情况,因此,价格吸引力仍要保持。

韩瑞虹在经营中发现了一种新趋势。很多顾客此前并未经历过这种24小时且无教练主动推销私课的健身房,有部分顾客反而在锻炼数日后,主动提出希望进一步塑形,并办理了私教业务;此外,在下午下班时间,部分白领会先选择健身,然后回家,根据监测,半夜时也有人前来健身过。

韩瑞虹不打算放低标准,她希望能在核心商务区铺设多店,使用户能一卡多用,并打造出品牌。据记者了解,开店七个月,目前这家店面能够实现收支平衡。

据了解,会员卡、私教课、广告合作收入是互联网健身房盈利模式组成。在韩瑞虹的商业计划中,将来,广告收入占比或将达到30%。

模式难“轻”之困

无论如何强调互联网性,开设线下店面,是创业者难以避免的,这也是这个行业的特殊性。以纯线上起家的Keep为例,其也在今年3月份布局了第一家线下店。

目前,人们的健身观念初启,互联网健身创业者通过规避掉传统健身房的一些弊端从中谋利,但同时也需要提供健身场所,这也是这个时段下不可避免的牺牲。

“健身,归根到底还是需要有一个地方来维持用户锻炼习惯,在家自觉锻炼的还是少。”韩瑞虹表示。

对于整体健身市场来说,占据主流的传统的实体店高度分散,每天也有不少时段被闲置,这部分时间如何才能进一步挖掘仍待解,目前的主要商业模式,仍然是售卡售课,并一次性缴纳,迅速变现,以此扩张店面。

而在增量市场中,如何提升考量互联网企业价值的用户数、日活量,让各玩家使出浑身解数。这个赛道刚开始与互联网接轨,远未有巨无霸,参与者总体还在砸钱铺设店面中,严重依赖着资本。

毕振拿到了三轮融资,总额过亿元。铺设一台的成本是一到两万元,觅跑目前与超过3000家物业公司签约,由于一家物业常常管理着多个小区,按照一个小区铺设两台计算,目前预算或已接近融资总额,后期要扩大签约量,就需要资本进入。

神鹰勇士健身房唯一一家店面是300平方米左右,租金是两万多元。此前,因为选址问题,韩瑞虹与合伙人产生过分歧,合伙人认为应该选择租金便宜的地方,韩瑞虹坚持选择CBD商圈中。据悉,如果租在地面一层,租金就会达到四万多元。

此前,这家健身房一直靠创始团队的出资来运转,但是高昂的技术与扩张成本,使得韩瑞虹正急需资本进入,目前她已经见了十几位投资人。

实际上,即使拿到投资,如何在资本的助推下快速开店也是行业桎梏。

目前拿到C轮融资的玩家有乐刻运动、超级猩猩、Liking健身等。公开资料显示,乐刻、Liking健身C轮时分别拿到3亿元融资,而超级猩猩则拿到数亿元。

本报记者了解到,即使是入局较早的乐刻运动,目前在北京市已开设店面也仅41家。

本报记者从觅跑投资人处了解到,从2017年8月份第一个健身仓落地到目前为止,实际只投放了1000台左右。

有分析人士认为,在强调风口的互联网中,慢速意味着掉队,但是互联网健身由于迎合了人们日渐增强的运动需求与全民健身的国家战略,因此得以存活。

“我们目前的痛点主要是如何引导用户自觉自愿地去跟教练学习相对专业的健身。而不是停留在‘我跑跑步’就等于健身,健身这个行业在国内其实还比较落后,大家一提到健身,想的就是‘我要瘦’,实际减脂只是最低的一个健身要求。”韩瑞虹感到,一方面互联网健身在避免让用户产生被强烈地兜售健身课程之感,但与此同时也受困于此。

如今的年轻人与互联网高度接触,“所以要做全民健身,就离不开互联网。”在韩瑞虹看来,健身是一个朝阳产业,但现在国内健身市场杂乱无章,老百姓的健身意识也还是萌芽阶段,因此发展的时间段也许需要很长。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创业新风口:“互联网+”提升传统产业

如今诸如互联网健身等新兴的创新创业模式已经兴起,线上APP聚集流量+线下小型实体店相结合是主要形式[详情]

中曼石油掘金“一带一路” 延伸上游产业链

中曼石油表示,本次公司获得新疆塔里木盆地温宿区块石油天然气勘查探矿权将有助于公司向上游产业链延伸,符合公司“三个一体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