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助推红利渐显 产业新城、特色小镇成新经济“增长极”
2017-05-27 08:56:58作者:颜世龙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新型城镇化背景下,产业新城与特色小镇成为社会热点话题,国家也相继出台了一系列相关政策来支持其发展。

虽然至今关于产业新城的定义业界尚未统一,但对其产城融合的特性却是一致肯定。而发源于浙江,后2016年住建部等三部委力推的特色小镇虽然至今发展时间不长,但已初具规模和效应,获得社会各界的认可和支持。在多方共举的情况下,产业新城和特色小镇逐渐迈向由量到质的转变,成为新的经济增长极。

与此同时,《中国经营报》记者在走访调研中也注意到,有城无产、有产无城,以及个别地区沦为房地产化现象较为突出。各地在追求高投入、快产出的政绩和经济逻辑之下,有待及时总结经验和教训,巩固、修正和寻找新的方法论。

政策效应叠加

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中明确,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和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分别要在2015年56.1%、39.9%的基础上提升至2020年的60%和45%。要因地制宜发展特色鲜明、产城融合、充满魅力的小城镇。

“产业新城和特色小镇其实就是向城镇化迈进的两条腿和发动机。”业内人士表示。事实上,产城融合概念的提出和实践已经由来已久。中大万泰信息技术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柴磊说:“政府牵头来做已经有很多年了,从最早的工业园到科技园、开发区、高新区,这其实都是产业新城的概念。”

如果以1979年国家批准建立第一个对外开放的工业园区——蛇口工业园来算做产业新城开端的话,那么产业新城迄今已走过近40年的探索历程。据《2016:中国新城新区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7月,我国县及县以上的新城新区数量总共超过3500多个,其中国家级各类新区382个,还有150多个各类综保区、边境经济合作区等,各类省级产业园区1600多个,较大规模的市产业园1000个,县以下各类产业园上万计。

与此同时,住建部于2016年10月也公布了首批127个国家级特色小镇名单,根据住建部三部委公布的《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到2020年,我国还将培育1000个左右格局特色、富有活力的休闲旅游、商贸物流、现代制造等特色小镇。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为了鼓励和支持其快速发展,多个部委也已经联合银行等金融机构为特色小镇等提供资金方面的保驾护航。今年1月13日,国家发改委和国家开发银行表示,国家开发银行各分行积极参与特色小(城)镇规划编制工作,做好系统性融资规划和融资顾问工作,明确支持重点、融资方案和融资渠道,推动规划落地实施。此后,住建部与国开行、中国农业银行等也相继出台支持政策。

发改委、证监会在去年底明确,推动将已建成并正常运营2年以上,具有持续经营能力的传统基础设施领域PPP项目进行证券化融资。而截至目前,首批9单中已经有4单PPP项目资产证券化产品正式挂牌,总规模达27.14亿元,剩余的五单PPP资产证券化项目也将于近期推出。此外,又有消息传出,“第二批PPP资产证券化项目预计污水处理项目占一半,其余的为高速公路、垃圾焚烧和发电项目。”据了解,目前全国PPP落地项目1351个,投资额达2.2万亿元。

此外,各省市也结合自身情况分别从财政、税收、产业、服务等方面在特色小镇方面给予支持。如浙江省对新增财政收入上交省财政部分,前三年全额返还,后两年返还一半给当地财政。而陕西省对重点示范镇每年省财政支持1000万元,文化旅游名镇每年支持500万元。

经济效应初显

正是得益于政府、企业等参与和不断摸索,我国产业新城和特色小镇的经济效应等正在逐步显现,而最直观的则是深度参与其中的产业地产各上市公司。

据火花S-Park选取了华夏幸福、张江高科、宏泰发展等25家A股、港股、新三板的产业地产上市公司作为标本进行数据分析发现,去掉干扰因素后,2014~2016年,25家产业地产商上市公司的总营收分别为503.68亿元、513.54亿元和629.1亿元,呈连续加速上升态势,显示了产业地产商收入状况的喜人改善。

而就25家公司的净利润总量而言,2014~2016年,25家产业地产商上市公司的净利润总额分别为179.95亿元,228.54亿元和328.1亿元,与总营收情况一样,呈连续加速上市态势,2015年相比2014年上升27%,2016年相比2015年上升43.56%。其中,与总营收的情况一样,净利润方面也是17家企业收入上升,8家企业收入下降。

此外在毛利率方面,25家产业地产上市公司三年中平均毛利率分别为46.88%、42.58%和41.24%。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A股和H股传统房企的整体平均毛利率分别为21.95%和26.36%,显然产业地产公司整体毛利率要高于传统房企。

而在2017中国产业新城运营商评价研究成果发布会上,中国指数研究院发布结果显示,华夏幸福、张江高科和招商蛇口综合实力连续位居前三名。评价结果认为,华夏幸福近年正实现产业新城项目的全球化布局,企业依托市场化运作模式,形成了新常态下创新驱动和城市可持续发展的样本与价值理念,位列产业新城运营商综合实力榜首。

评价中指出,产业新城的运营与产业发展和定位、招商、产业链构建、产业集群打造、产业创新、运营及服务等多个环节密切相关。2017年,越来越多的企业参与到产业新城的开发建设及运营中,产业新城发展正在呈现出新的特点,行业发展正形成新的格局,即布局加速,紧随国家战略发展机遇,开启国际化战略布局;创新发展,多维度提升创新驱动力,依托自身特色产业服务体系实现高效招商;强强联合,实现资源共享;产融结合,拓宽融资渠道,进一步推广PPP模式。

而在特色小镇方面,首批127个特色小镇也取得了明显成效。其中新增企业就业人口10万人,平均每个小镇新增工作岗位近800个。农民人均纯收入比全国平均水平高1/3;基础设施方面,90%以上小镇的自来水普及率高于90%,80%小镇的生活垃圾处理率高于90%,基本达到县城平均水平;公共服务能力也在不断提升,平均每个小镇配有6个银行或信用社网点、5个大型连锁超市或商业中心、9个快递网点以及15个文化活动场所或中心。

问题不应忽视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长期跟踪调查中发现,产业新城、特色小镇等的“隐疾”也开始逐渐显现。不少所谓的产业新城面临有城无产,或产业弱化、业态混杂、住宅配套反客为主的现实,而特色小镇也已经有被“退市”或沦为房地产开发的风险。

国家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理事长、首席经济学家李铁表示,特色小镇的发展一旦引入房地产,就会拉高土地成本,最后会演变为房地产一业独大,并带来大量的小镇库存。国家发改委发展规划司副司长陈亚军表示,特色小镇受一些房企的追捧,主要是因为解决了拿地贵的问题,以特色小镇名义向政府拿地成本相对较低,但这和特色小镇建设的初衷是相背离的。

柴磊认为,所有的产业新城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招商,要解决招商问题,更多的是起一个投资孵化的作用。如果现在还是物理的把产业从北京搬到廊坊,上海搬到嘉善,会越来越难做。

职业教育跨界研究者、职教产融智库首席专家胡嘉牧认为,特色小镇或产业新城的发展最重要的是解决谁来落实政策问题,职业教育则在这方面有天然优势,良好运用职业教育的智力和技术输出才能对此有效转化和链接。“培养好当地的职业教育,并有当地的个性化的职业教育来主动贡献智力和技术,不仅能解决单靠引进外来人才而产生的巨大成本,而且能实实在在拉动当地就业,并让实用人才留得下,用得好。”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