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转型的三大命题
2017-05-12 10:31:33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论:

进入新常态之后,中国经济面临的困难是多层次、多方位的。从外部环境看,国际主要经济体经济形势总体不景气,预期潜在贸易纠纷上升,保护主义抬头;从内部看,国家层面面临汇率、流动性、金融稳定和增长四重目标的平衡,地方层面面临经济增速下滑、产业结构调整难、潜在政府债务压力依然较大等困难。

本文着重从政府与企业层面探讨经济转型面临的三大问题:产业升级、产业淘汰以及寻找新兴产业。

产业升级

经济转型简单说是用朝阳产业替代夕阳产业,提升产业的活力和附加值。从这个意义上说的经济转型可以理解为产业升级。产业升级事实上是永恒的主题,在经济繁荣时期存在,在经济不景气时显得更为迫切。从产业升级的角度,无论是企业还是政府,一般都有更多的应多策略。比如,传统钢铁厂通过升级转型为特种钢厂等等。这种程度的产业升级从哲学意义上依然属于“量变”的阶段。改革开放三十多年,这种程度的“量变”亦积累了不少,可能诱发一些“质变”:如钢铁厂可能变成了新材料厂,从冶金行业跨到新材料行业。这样企业发展的天花板大幅提升,竞争力和附加值一般也得到了提升。围绕产业升级这种意义上的经济转型,政府能够给出的如专项基金补贴等等政策,主要是给予企业适当引导和支持,这种转型的主导力量主要还是来自企业内生的演化。

从政府层面,这种产业升级毫无疑问是有益的,值得大力支持的。从企业层面,在产业升级过程中将面临优胜劣汰的残酷竞争,在市场经济体制下,企业的内在动力是较强的。但笔者观察到在我国,企业对产业升级的重视程度似乎不够,相反,企业更愿意重视市场营销。笔者认为这背后主要原因是国内市场环境。中国虽然在绝大部分产品和服务都是全球单一最大的市场,但市场的集中度较低,各区域市场割裂、国内贸易的市场壁垒较高、物流成本较高,使得价格机制无法准确传递产品真实的供求。市场的割裂削弱了企业自身升级的动力,同时也成为经济转型的绊脚石。

因此,在产业升级的层面上探讨经济转型,对政府而言,需要有更大的勇气和更强有力的政策打破国内市场割裂的情况,对企业而言则要更多地向华为等先进企业学习,把市场营销的优势最终转化为产业优势,加快实施企业自身的升级。

夕阳行业的淘汰

任何行业都有其共同的发展规律,一般都会经历初创期、成长期、成熟期、衰退期,并最终必可避免面临淘汰。面临淘汰的行业就是夕阳行业。可以理解,对身处夕阳行业的企业而言,现实是很残酷的;对以夕阳行业为主的地方政府而言,经济增长的压力是巨大的。

市场机制强调资源的最优配置,因此对于夕阳行业,应该用最快的速度、最小的成本淘汰。我们可以列举出很多“公认”的夕阳行业,比如人工缝纫机、黑白电视机等。淘汰这些行业估计对企业和政府来说,都不会有太多疑问。但困难往往存在于一些“相对”的夕阳行业,比如传统的彩色电视——代表着远远落后于主流显示技术的电视行业,以及传统的非智能手机——代表着远远落后于主流智能手机功能的手机行业。身处这种行业的企业,有的会对市场需求复苏抱以幻想,有的会精算沉没成本,有的会伸手向政府求援(这种做法较为常见),很少有企业会干净利索地甩掉包袱。这种困难笔者认为是企业家管理能力的缺乏所致。虽然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中国企业家的管理能力提升很快,但对市场趋势的判断依然略显“短视”。解决这个困难有一个简单办法,就是发挥资本市场的作用,当企业上市以后,资本市场对企业的估值可以作为一个前瞻性的指标。可惜的是,中国的资本市场目前还是一个行政审批的市场,所以这种资本市场红利还无法覆盖大多数的企业。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