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行业过了风口拿什么趟出新财路 打赏冲动骤减
2017-05-05 10:11:55 来源:南方都市报 评论:

直播中的荷尔蒙经济,可能走不远了。

去年刚大学本科毕业的梁同学(化名)此前是一名兼职主播,从大二开始持续到大四,大学刚毕业她就停止了这项兼职,一来是工作太忙,再者,兼职收入的降低,也让直播这件事情失去了吸引力。主播蓉儿(化名)去年中刚进入直播领域时,第一个月的收入是120元,第二个月1200多元……今年终于迈入月收入万元户。

和整个娱乐直播行业一样,过了风口之后,主播们的收入开始趋向平稳甚至下滑,动辄月入几十万已经成为过去式。此前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的一份数据甚至提到,只有不到一成的主播月收入能够达到万元以上。

旗下拥有1000多名主播的广州华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科文化”)总经理丁京军接受南都记者专访,他告诉南都记者,如果主播月收入5000元以下,离被淘汰也不远了,“5000元以下的,基本是刚进来不到3个月的新主播。”

不仅直播平台本身,主播之间的马太效应也在显现,少数主播赚取了大量的钱,中小主播想要再向上挤的难度比此前更高,“新人想要像之前那样快速上升,基本是不可能的。”丁京军说。

最让丁京军感到担忧的是,用户消费行为习惯的变化,唱着歌轻松赚钱的日子可能一去不复返了。当直播不再新奇的时候,主播们的最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用户打赏越来越少。用丁京军的话来说,以前100个人看直播会有10个人打赏,现在可能只有1个人会打赏。

极少数主播月入10万

进入2017年之后,经过一年半的努力,蓉儿的月收入基本稳定在3万元左右,代价是每天长达8小时的唱歌直播,“10万一个月的,对我来说遥遥无期……”蓉儿坦言,身边月入过10万元的主播是极少数。

和梁同学一样,在大学期间选择直播这一兼职的大学生不少。梁同学告诉南都记者,她的特长是唱歌,进入这一领域也是通过同学介绍,“收入过得去的时候上万还是有的。”不过,现在梁同学的同学圈中,仍继续兼职直播的只剩下数人,至少一半选择了离开。

梁同学说,她和直播公司直接签约,除了用户打赏之外,每个月还有一定的保底薪资,不过对于具体金额她并未透露。按照丁京军向南都记者透露,一般直播平台和网红公司,给到主播的保底薪资会在3000~5000元左右。

“钱肯定越来越少,刚进去的时候公司会捧新人,给你好点的位置和推荐、刷礼物。”梁同学认为,新主播往往能更受平台和用户青睐,收入自然也更高,越往后走就要靠自己了,如果稍微不努力收入降低是很正常的。到后期,梁同学的月收入基本维持在5000元左右。

从全国范围来看,主播这份工作已经不是香饽饽了。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3月份对外提供的一份报告称,其对映客、小米、快手等北京9家公司的调查数据显示,月收入10000元以上的主播一成不到,月收入5000~10000元的同样不足一成。此外,还有33.1%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元以下。

“风光”背后的心酸

也有仍“风光”的。今年的1月17日,花椒直播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布了一封写给花椒主播和用户的信。花椒直播在信中称,“其平台上前100名主播月收入超10万,年收入甚至超千万”。

但高收入来之不易。花椒直播称,很多主播每天要直播8、9个小时,才艺主播要“每天要给粉丝们唱7、8个小时歌,一边唱歌一边吃金嗓子喉宝一边喝着水”。蓉儿也说,直播做久了,都是一身病的,“唱歌多嗓子有毛病,腰、背、颈都不太好。”

国内直播平台鼻祖欢聚时代旗下直播平台Y Y娱乐,采用的是公会制度,平台不直接签约主播,而是由Y Y的合作方,各个公会统一管理、运营。生于1992年的丁京军于2012年偶然进入直播行业,如今旗下坐拥超过1000名主播,属于YY平台上比较靠前的公会之一。2012年,YY才刚推出视频直播服务,距离映客、花椒等直播平台的诞生,还有至少3年时间。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