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改步入深水区:地方盐业管理条例进入修改倒计时
2017-03-10 13:17:5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论:

盐改的焦点不在产,而在销。允许食盐批发企业开展跨区域经营,食盐定价由企业根据生产经营成本、食盐品质、市场供求状况等因素自主决定。在坚持食盐专营制度基础上,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才是盐改的主要目的。

三千年盐政,步伐之开放从未如今天这么快。

与百姓性命攸关的食盐,无论盐课还是专卖,古今从未松绑。但时值盐产能过剩,随着打破垄断的呼声高涨,国务院于去年5月出台了《盐业体制改革方案》(下称盐改方案),为保证用盐安全,虽坚守专卖,但市场已放开。

巴盐,中国有实物例证最古老的制盐,如今,在国有企业重庆市盐业集团的手里吐故纳新:该企业一度成为盐行业唯一的改革标兵。

“由传统的垄断型盐商向现代型网络盐商转型,我们将牢记国企的责任。既然我们是一个以盐销售为中心的电商平台,一定要维护好食品安全,这也是我当代表4年中最关注的问题。”3月6日,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盐业集团(下称重盐集团)采销中心副总经理张洪川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当日,恰是运销平台重盐云商正式上线的日子。

据记者了解,利用互联网优势,实现供应商和零售商线上线下对接,重盐集团在盐业改革中又开先河。

从卖盐到开矿

重庆市盐业集团,是新中国盐政的一道缩影。

民国时期,巴蜀一带有“无盐不成军”之说,盐课为筹军饷、稳民生做出巨大贡献。解放后,大京九铁路的首倡者邓存伦曾任西南盐务局长。重庆市盐业集团的前身重庆市盐业总公司,这个集监管、批发于一体的体制内产物,也悄然孕育。

1965年,重庆盐业运销站从重庆市糖业烟酒公司分离出来,到1983年,前者更名为四川省盐业公司重庆分公司。

直辖给重庆盐业带来了壮大机遇。1997年,重庆市政府批准设立重庆市盐业总公司。重庆盐业,在现代史上第一次以独立的姿态示人。

和全国大多数盐企一样,在专卖体系下脱胎于商贸的重庆市盐业总公司既得益于此,亦受制于此。“由于只做食盐的批发经营业务,比较单一,所以做不大。”张洪川说,一有风吹草动,抗风险能力比较小。因为缺乏上游资源,和众多的盐业批发企业相比,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也难以打造。

3月6日的重盐云商新闻发布会上,现任重盐集团总经理陶可回忆,自重庆直辖后直到2006年以前,集团的销售收入才4亿元,徘徊不前。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发现,也许是巴盐古道上独有的“开放包容”性格使然,国务院去年提出的盐业“产销一体化”,重庆盐业人早已付之实践。

2002年,合川市人民政府和重庆市盐业总公司签订了控股协议,由重庆市盐业总公司控股合川盐化工业有限公司61%股份,合川市国有工业资产经营公司持股后者10%,公司员工持股基金会参股29%,三方共同出资650万元股本金。2007年后两大股东的股权悉数转让给重庆市盐业总公司。

合川盐化从事岩盐地下开采、液体盐、食用盐、工业盐等盐化工产品的生产销售。重庆市盐业总公司的势力版图还延伸至采集地下3700米高纯度井矿盐的云阳盐化。至今,坐拥4个国家食盐定点生产企业,制盐产能为140万吨,产销一体化的重庆市盐业总公司于2008年更名为重盐集团。

为进一步做大盐业,2009年,重盐集团将全资拥有的合川盐化进行增资,引入战略投资者山东圣花实业有限公司。双方共同出资1.2亿元,重盐集团持股51%。

而本次盐改方案也指出,鼓励食盐生产和批发企业产销一体化,鼓励社会资本进入食盐生产领域,与现有定点生产企业进行合作。

从盐商到酒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