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经济:繁华背后暗影几许
2017-02-24 10:03:27 来源:经济参考报 评论:

近日,一则上海13岁女孩花光父母25万积蓄打赏网络主播的新闻,让本已备受争议的直播行业再次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2016年被称为我国的“直播元年”。不可否认的是,网络直播平台已悄然成为大众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竞相涌入的风投资本更是将网络直播推向“风口”。然而,在掘金“粉丝经济”、主播年入千万等表面繁华背后,与之相伴的天价打赏乱象,色情、暴力、造假、炒作等负面新闻,让直播产业也打上了“野蛮生长”的负面标签。网络直播,究竟是代表着互联网未来的发展趋势,还是昙花一现的一场泡沫?

用户的沸腾与主播的狂欢

沈阳人汤浩然在北京某国企工作,独自在异乡生活的他在手机里安装了六款直播软件。每天下班回到家,他就会轮番打开不同的直播软件。“吃饭的时候看美食直播,饭后看体育直播,睡前看游戏直播,春节还用花椒直播抢了100多元红包。”网络直播已经深深渗透到了他的日常生活中。

像汤浩然一样热衷于网络直播的人并不罕见。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公布的第39次全国互联网发展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44亿,占网民总量的47.1%。其中,演唱会直播、真人秀场直播、游戏直播、体育直播等四大直播类型的用户使用率为15.1%至20.7%不等。2016年网络直播市场中,月活跃直播用户高达1亿户,用户总数较2016年6月增长1932万,增长势头强劲。

屏幕外是用户的沸腾,屏幕里是主播的狂欢。

24岁的文静是一名主持人,去年8月,文静正式成为映客直播的注册用户,经过约一周的“潜水”,文静也变身为一名网络主播。

据文静透露,她最多曾在直播的1小时里提现近300元人民币,而经过专业包装的职业主播甚至能年收入近千万元。

来自沈阳的小鹿是直播平台“一直播”的主播。不久前,小鹿辞去了某知名互联网公司的工作,从公司白领变成了专职主播。2016年2月,听朋友说直播很赚钱,小鹿开始尝试。只要闲下来,她就坐在手机屏幕前与粉丝互动,经常一播就是几个小时。小鹿直播的内容很平常,但凭借出众外表、甜美声音,还是吸引了众多粉丝捧场,一年下来已经收到粉丝送出的价值100多万元的礼物。

“就是纯聊天,唱唱歌,教化妆,我也不理解粉丝们为啥爱看我的直播。”小鹿透露,大家直播的内容都很雷同,“美女+聊天+卖萌”几乎成为直播的标配模式。

2014年,于志超利用网络直播红利,在沈阳打造了一家网红孵化基地。据于志超介绍,他的“造星工厂”专门为YY、花椒、酷狗繁星等直播平台输送主播,目前,其“包装”的主播高达上千人。

打赏:低成本高回报的实现路径

网络直播的兴起,给普通人提供了展示才艺和欣赏互动的平台,一些“草根”跻身“网红”行列。

一部手机、一个话筒——直播的成本极低,回报却可以很高。

“人气主播在直播时有超过5万人在线观看,鲜花、游轮、豪车……只要主播开播,就有大量礼物向主播‘砸’来”,于志超说,这些礼物可以直接转化为现金,成为主播和直播平台的收入来源。

小鹿说,粉丝也分三六九等,那些动辄送千元、万元礼物的土豪粉丝就被称为“大号”。为了吸引“大号”们持续给自己刷礼物,多数主播尽力维护与他们的关系。

“大号给你刷了礼物,就会对你提出要求,甚至想控制你。”在小鹿看来,“大号”们虽然称自己偶像,实际上却是自己的“衣食父母”,“有时候还得和他们一起吃饭、看电影,甚至每天晚上在微信上说‘晚安’。”

近日,上海一个13岁的小女孩偷偷用妈妈手机给网络主播打赏,2个月花掉妈妈银行卡里的25万元存款。此前更有媒体曝出,有人挪用360多万元公款“刷礼物”。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直播经济:繁华背后暗影几许

在掘金“粉丝经济”、主播年入千万等表面繁华背后,与之相伴的天价打赏乱象,色情、暴力、造假、炒作等负面新闻,让直播产业也..[详情]

天然气系列新政将密集出炉 首批试点渐近

《关于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的意见》已结束意见征求,有望近期出台。而河北、河南等地也纷纷酝酿或已出台包含天然气在内的价格改..[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