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去产能 倒逼煤企多元化布局
2017-01-01 14:39:57作者:王金龙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去产能”俨然成为2016年煤炭行业的热词。2016年年初,国务院发布《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提出用3至5年的时间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2016年则定下了2.5亿吨煤炭去产能目标任务。2016年12月中旬,国家发改委有关人士公开表示,根据地方和相关央企上报的数据,煤炭去产能2.5亿吨的任务目标都已经提前超额完成。全国6000多处年产30万吨以下的小型煤矿中,已经有2600多处列入去产能的范围,煤炭业务板块进一步优化。

   在去产能的背景之下,政策的密集出台影响着煤价起伏。

   “2015年,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陕煤化’)的煤炭主业亏损30亿元,而2016年保守估计煤炭主业盈利30亿元,这30亿元的盈利主要基于2016年下半年煤价上涨。”陕煤化企业文化部部长孙鹏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煤炭行业2016年8月份之前已经连续亏损接近60个月,按照市场规律,也到了反弹的时候。孙鹏表示,国家煤炭去产能政策也是煤价上涨原因之一。

   神华、陕煤、同煤、晋煤等多家煤炭企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2016年下半年,煤炭成为企业利润的主要增长点。

   然而,这对于火电企业来说,超过600元/吨的煤价不仅提前结束了其“黄金时期”,也使得企业在2016年盈利承压,甚至存在亏损的可能性。

   在能源市场化改革中,煤、电两大行业之间如何才能够到达平衡,将成为煤电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所在。

煤电博弈

   煤炭价格的快速上涨,使得煤、电两大行业 “跷跷板”在发展中反转再反转,煤价涨跌也引发了上下游产业的连锁反应。

   在高煤价的时候,电厂需要通过政府去协调才能获得低价电煤,煤炭企业是主角。随着煤价的下跌,煤炭又成了累赘,煤炭企业将煤拉到电厂,却被推三阻四,不愿接收。如今煤价回涨,即便是煤炭企业自家的电厂,想要煤也得走流程,而且价格上也没有优惠。一位电厂企业副总向记者表示,这么多年,煤电企业之间的博弈从来就没断过。

   榆林市榆阳区煤炭局办公室主任张海军向记者表示,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煤炭价格就出现上涨趋势,到了8月20日,榆林地区煤价开始疯涨,仅仅一个月,每吨价格就从260元涨到了360元以上。尽管国家发改委出台相关政策要求稳定煤价,但是到了10月份,煤价又开始猛涨,短短数天就超过500元/吨,不久又超过了600元/吨,达到顶峰。

   煤炭价格飙升之后,火电企业却连连叫苦,要求政府干预煤价。除此之外,火电企业还联名向政府部门提交报告,表示现在的电煤价格已经超出企业成本,要求政府对电价进行上调。但是,由于涉及国计民生,上涨电价很难实施,也并不符合当前国家“三去一降一补”政策,所以压力实质上再度传导回煤炭企业。

   事实上,不管是电力企业还是煤炭企业,均不希望煤价暴涨暴跌。在2016年11月,神华、中煤、同煤等企业多次宣布下调煤价,希望能够以煤企联合的方式抑制煤价过快上涨。但效果并未立竿见影。同期,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仍报收于600元/吨以上。

   那么,煤、电两大行业之间如何才能够到达平衡?对此,在2016年下半年,国家发改委先后召开8次稳煤价相关会议。最后,神华、中煤、陕煤等企业与电力企业签订电煤长协价格,使得煤电博弈形势有所缓和。

“对于煤炭企业来说稳定经营很重要,长协煤价的签订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孙鹏表示,按照神华、中煤的“基准价 浮动价”    “对于煤炭企业来说稳定经营很重要,长协煤价的签订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孙鹏表示,按照神华、中煤的“基准价 浮动价”的长协定价模式,5500大卡动力煤的基准价为535元/吨,其他发热量煤种基准价依此进行换算。浮动价依据上一个月最后一期环渤海指数和其他最后一期现货价格指数的之和,由供需双方风险各担50%。孙鹏判断,在未来煤价可能会维持到535元/吨左右,这个价格不管是煤企还是电企都能获益。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